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华亭

记华亭县上关镇碾子沟村代课教师程桂兰

时间:2018-04-17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关山脚下的坚守

——记华亭县上关镇碾子沟村代课教师程桂兰


       一个人既当教师又当班主任,还要履行“校长”职责;一个教室,同时坐着二年级、一年级和学前班三个级别的12名学生。

       在这个教学点,今年54岁的程桂兰老师独自坚守了22年,累计带出108名山区学生继续完成学业。



□本报记者 辛亚伟


       上关镇碾子沟村是华亭县最偏远的深度贫困村,地处陇东关山脚下苍茫原始的林缘地带,海拔1886米,距上关镇21公里,距县城19公里,全村95户359人散居在山畔沟底或坡台上,

       由于距邻近的磨坪村磨坪小学七八公里,一、二年级和学前班孩子们实在太小不能每天跑路上学,于是就有了这个位于碾子沟村石桥社的教学点——石桥教学点,群众也称石桥村学。这里高寒阴湿,偏远闭塞,交通不便,2015年道路未硬化前人们到上关镇办事赶集单程要步行4个小时,到县城要3个多小时,即使道路硬化后行车到达镇上也需足足50分钟。

       谁愿意去磨坪村任教呢?1996年暑期,石桥教学点的老师调走后无人愿来,面对20多名孩子无奈每天要去7、8公里以外磨坪小学读书的困难,时任村主任、程桂兰的丈夫张立文,与乡教委、村委会多次商议无果后,便将求助的目光盯在自己的妻子身上。

      就这样,初中毕业的程桂兰便成了一名代课教师。一根教鞭、三尺讲台;三个年级、六门课程。从每学期的开学到放假,从每天早晨7点多赶到学校迎接学生、领取取学生营养早餐,8点准时上课到中午12点下课,再到下午1点10分上课4点放学,一个学校正常运转所必须的教学教务管理和所有课程的知识讲授,以及学生在校期间身心安全监护……

       这一切,成了程桂兰20多年间的全部工作,更需要她一个人如履薄冰、举轻若重的真诚面对与付出,也练就了她人勤快、说话快、嗓门大、办事干练的性格特点。

      程桂兰认为教师是个良心活,需要做足做好课外功夫。针对三个年级同处一个班,别人教一个班课程的时间她要教三个班的课程的复式教学特点,程桂兰坚持做到了勤于学习,充电提高,课前认真备课烂熟于心,每节课前把要板书的部分和自习作业写在小黑板上,准备好教具,再将教本按先后顺序放好并翻到这节课应教的地方,用时随手可取……

       除了寒、暑假和开会,程桂兰几乎没有给自己休过假。2007年快放暑假她带着学生去磨坪小学考试时,因贫血晕倒在地,但还是坚持到放暑假才去医院治疗。2013年4月她无奈休过一周假,当时肚子痛得难以忍受不得不去县医院,经检查是子宫囊肿需要手术切除,想到十几名学生每天要随家长跑着去7、8公里外的磨坪小学上学,她仅在医院治疗一周就匆忙出院上课,随后吃了半年药才痊愈。2016年,她患上了咽炎和甲状腺疾病,嗓子干痛嘶哑,医生让她最好少说话或不说话,但作为一名教师,她不说话咋能上课?就这病她治了两年都没痊愈,直到现在还要吃药。

       由于常常忙碌于日常教务,程桂兰基本顾不上家庭事务。别人的孩子上学放学都有家长接送,而自己的大女儿张莉到上关初中放学后只能步行回家,其中7、8公里是林深人少的林缘区,到现在还记着放学路上的害怕。二女儿张瑜有次周末回家时遇到雷阵雨,天黑尽了不见人影,程桂兰夫妻俩一直寻到7公里外的磨坪村大河滩才接到孩子,当时河水暴涨,女儿尝试了好多次才趟过河。还有一次,小女儿张帅去喊同村的孩子上学时被狗咬伤,去县医院缝了18针,到现在腿上还留着疤痕。

       关山的天气孩儿脸,关山的处境惊又险。每逢冬季或雨雪天气,程桂兰总要起个大早去接远处的学生,下午放学后又要挨个护送回家,或将孩子当面交给家长。每当遇到脚下泥泞湿滑的山路、耳边吼着清冷的大风、时有让人惊悚不已的野兽叫声时,她也常常担惊受怕,但作为教师她只能自个给自个打气壮胆。

       22年来,程桂兰欣慰地看着教学点一次次翻修变好和生活条件的不断好转:1997年县民政局帮扶4500元,村民出义务工盖了4间土木结构教室;2007年村上翻修村部后分出3间房子、半片院落用作教学点直到现在;原来冬季取暖要靠她带着孩子们拾柴生火,烟熏火燎眼泪直淌还是受冻,近几年用上炭火炉子后干净暖和多了。她更高兴今年要新盖教学点了,县上已列支上百万元兴建标准化校舍,4月份开工建设,8月底学生们就能在新教室上课。

       2018年,按照上级有关政策,华亭县52名县聘民办教师将全部转正,但程桂兰因无教师资格证、且不是县聘民办教师而无法参加相关考试无缘转正。今年3月,程桂兰荣获华亭县“三八红旗手”称号。

       当代课教师22年,程桂兰的工资“涨”了4次,每月112元拿了6年,220元拿了4年,420元拿了5年,800元拿了6年,2017年8月涨到了1200元。如此报酬,对于孩子全部成家、丈夫还继续担任村支书、自己也过天命之年的程桂兰来说已是淡然处之,她最看重的是教师这份职业的神圣与崇高,最开心的是每天能够听看到孩子们那充满希望的朗朗读书声和天真无邪的求知眼神。2015年她家在县城买置楼房后,有人请她当保姆带小孩,也有人邀她务工挣钱,工资远高于从教800元,但她一一拒绝了,因为她有自己的价值追求。她说:“金钱任何人都能挣到,但教师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22年如一日,支撑程桂兰坚守至今的唯有她朴素的人生信仰——让山区孩子们获得知识走出大山实现梦想!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