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平谭

在变与不变的永动中锁定美好

时间:2018-06-04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本报记者 柳娜


     蓦然惊觉,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了。

     四十年前,平凉的夜空,那颗孤独的月亮,照着一个百废待兴、民生凋敝的城市。四十年后,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的平凉,可与天上的星月争辉。

     风雨四十年,平凉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衣食住行用等日常生活的变迁,到精神生活、文化生活的丰富,无不折射出社会的变化。

    这是属于你我的荣光,因为每一个推动平凉社会经济发展的个体都为之贡献了力量。四十年来我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与改革开放的时代脉搏同频共振,努力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建设着我们的家园。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取决于我们自己,这是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自由和权利。

     在变与不变的永动中锁定美好,在确定与不确定的更替中确定幸福。本报今起将推出系列报道,让老百姓自己讲述这40年来的故事,从衣、食、住、行以及教育、通信、旅游、文化艺术等方方面面,为我们描绘、勾勒一个富有生机的四十年平凉老百姓生活之变的景观。


     从追求相同到追求不同


     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到随着季节、时尚的变化不断地添置新衣;从单一的“老蓝布”到多姿多彩的服饰;从自己做衣服到在商店、网店里随便挑选……改革开放以来,平凉服饰文化的变迁,可谓时代风貌的生动反映:欣欣向荣、丰富多彩。尽管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趋势或潮流,但一以贯之的是,平凉老百姓用服装来体现精神状态、表达美学主张的愿望。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今年63岁的郭长敏家住崆峒区步步高附近。她向记者展示了家中的一件珍贵老物件——缝纫机。这台缝纫机是她的陪嫁之物,一家人的衣服全出自于它。每个季节交替时,郭长敏就用缝纫机做衣服。衣服的布料是花棉布、的确良和毛布,两个孩子也不挑样式。等到孩子逐渐上初中时,才到商店给孩子买衣服。那个时候买衣服要特意买大两号的,为了能多穿几年。

     “给孩子们买和做的新衣服很少是合身的,每件都又宽又长,等个子高些衣服也旧了,直到现在孩子们还抱怨我,说他们的童年就没有好好穿件像样的衣服。”郭长敏有些抱歉地笑着。

    郭长敏的女儿文丽今年已经35岁了,她回忆,妈妈给她买的第一件衣服是滑雪衫,36块钱。“那件滑雪衫虽然也大,但是非常美,红色的,穿上全班同学都羡慕极了,我穿了足足有5个年头,都穿出了破洞,缝缝补补的,舍不得送给别人。小时候没有穿过几件好看的衣服,穿得漂亮简直是人生的最大梦想。”文丽说。

 

    健美裤,黑板鞋,一个时代的记忆


     上世纪八十年代,伴随着国外文化和港台时尚迅速传入,年轻一代接触到最新的潮流信息。戴蛤蟆镜、穿喇叭裤成为平凉大街小巷的时尚。健美裤、板裤、黑板鞋也流行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凡是女生,无论年龄大小几乎都穿过几条健美裤。而板裤和黑板鞋也是很多年轻人的“标配”。幸子头、慧芳服……影视明星的服装、发型经常也被平凉人争相效仿。

    在事业单位工作的周凡今年42岁,想起十几岁时的穿着打扮,他忍不住笑了。“那时,全班男孩几乎都有板裤、黑板鞋,就我可怜,穿的是姐姐觉得肥大的健美裤,可没少叫人笑话。后来爸爸给我买了板裤、板鞋,我觉得帅得不行,舍不得换,星期一常穿着洗了还没干的板裤、板鞋上学。”


   不追逐流行成为一种时尚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平凉人的生活越变越好,人们穿衣打扮讲求个性和多变,很难用一种款式或色彩来概括时尚潮流,强调个性、不追逐流行成为一种时尚。

     “我那时在平凉中山商场卖衣服,多半是从广东、深圳发货,年轻人喜欢不同,喜欢个性的衣服,越是新奇越卖得好。”曾在中山商场做过服装生意的李志杰说。“在九十年代前,平凉人生怕和别人穿得不一样,九十年代后,生怕和别人穿得一样了。社会越来越包容,人们穿着越来越有个性,希望穿出品位。”李志杰说。

     改革开放,就好似打开了门窗,让平凉老百姓和世界在融合,在同步。人们不断通过服装来改变自身,不仅是外观层面,还包括审美趣味。    

 

   执着“人衣合一”


     进入21世纪,平凉人购买服装更注重品牌。今年36岁的小敏18岁走上工作岗位,那时是2001年,她当时工资300元,她花光三个月工资在新世纪商厦为自己买了一件品牌为的“太和”羊毛大衣,产自武汉,算是人生第一件最贵的衣服。

     在21世纪的最初几年,拥有几件名牌衣服,对于平凉人来说不再是什么新鲜事。国际品牌开始进入了平凉人的视野,去兰州、西安采购国内、国际名品服装成了平凉时髦女性的日常。

 v平凉三彩专卖店店长司宁娜从事服装销售7年了。她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始,平凉人对衣服的款式、色彩等方面有了更多的关注和讲究,购买方式也更为多元,采取实体店与网店相结合的方式。“现在服装面料繁多,有棉麻、天丝、锦纶、氨纶、桑蚕丝等等,人们对服装的材质运用、剪裁方式、款型效果、色彩搭配以及品牌都有了非常高的要求。这几年休闲运动风渐起,平凉百姓对服装的选择又有了新变化,大多数人认为材贵、技繁、奢华未必是美,他们大都会选择适合自己的,舒适的,体现自己气质的,认为这样才是真正的美之所在。”司宁娜说。


    从填饱肚子到注重健康


     改革开放40年来,平凉告别了货物短缺、凭证供应的历史,迎来了市场繁荣、供应充足、“米袋子”品种丰富、“菜篮子”琳琅满目的时代。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消费结构日益优化,生活逐渐由生存型向发展型、享受型过渡。在饮食上,人们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吃饱、吃好,逐渐要求吃出健康、吃出文化、吃出品位。

   当年吃饱都成问题

    现在吃啥有啥


    5月31日,崆峒区南环路年过六旬的甘小鹏拎着大大小小的袋子从菜场回到家中,开始准备当天的中饭。“中午儿孙要来,所以买的菜也比较多。”

     中午,甘小鹏一家四代人围坐在饭桌前。饭桌上放满了菜肴,有鱼、有鸡,还有各式各样的蔬菜。孩子们在寻找着自己喜欢的食物,年轻人在聊着各自的生活,老人们则在看着孩子们,满脸笑容。

     甘小鹏告诉记者,如今的生活真的很好,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过上这样的生活。说到吃,他说,40年前平凉人吃的多为杂粮;白面和肉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吃到,那是相当稀罕的。在当时特定的条件下,粮食往往在人口众多的家庭里是不够吃的,只能在亲戚邻里之间相互讨借,或想法添加一些野菜,以添补粮食的不足。那时,人们一旦农闲,就起早贪晚,成群结队,上山采挖野菜。

     “你相信吗,油碗里面的油用完了会兑上水继续用,一点点都不敢浪费,一小块猪皮可能要烧几顿饭,就为了那么一点点的猪肉味。”甘小鹏笑着说,现在的孩子和自己当时比起来要幸福太多了。

 

   当年上酒楼难有机会

    时下进餐馆成“家常便饭”


     昨日中午,李萧兰约了几个朋友在平凉一家餐厅相聚,他们坐在靠窗的餐桌上一边闲聊,一边吃着桌面上丰盛的菜肴。“我喜欢这里的环境,近窗,通透,光线好,而且还能看到绿地广场的美景。这样吃东西会更有味道。”李萧兰转头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

     桌面上,几道菜肴做工精致,配菜讲究,在明亮的光线下,更显色泽鲜亮,菜式的视觉感受马上传递到了舌尖。“是不是看了就很开胃啊,你看看这盘‘梅菜扣肉’,做得非常精致,不仅讲究色香味,还讲究摆盘工艺。不但有味觉享受,还有中国工笔画般精雕细琢的美感。”李萧兰说。

     “要是在40年前,吃上这样的菜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啊!那时候连肚子都吃不饱,哪有这么精美好吃的食物。”李萧兰告诉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平凉一些饭馆陆续开了起来,但是当时工资低,李萧兰看着别人进出饭馆特别羡慕。有一回,朋友在平凉宾馆举行婚礼,他才第一次有机会进了大酒店吃饭。“当时我看着婚宴酒桌上八菜一汤的阵势,先是惊呆了,之后心里乐开了花,好好饱腹了一回。不像现在,八菜一汤是普遍的事。”

     李萧兰说,从1978年到现在,40年过去了,平凉餐馆遍地,荟萃了各地的美食佳肴,不论是餐馆环境,还是服务质量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上餐馆谈生意、聚会、会客已经成了不少人生活的一部分。到餐馆吃饭,不再只是为了满足口腹需求,享受餐馆的环境和服务,品尝新鲜独特的菜式,好好的放松休闲成了上餐馆的最大目的。我们今天就是小聚来的,放松第一,品菜第二。”

     如今,走在平凉各县区的街道上,宛如走在一座座美食城内。沿街的面包房、环境优雅的咖啡馆、商场内的美食广场、具有异域风情的餐馆……各式各样的餐饮带给我们不一样的味觉体验。国外的饮食也大举进入我市,从快餐到正餐,从汉堡、炸鸡、披萨到牛扒、寿司等,食物的种类和花样越来越多。


   追求饮食健康

   注重饮食安全

 

     现在,吃变得容易了,许多人便开始抱怨,抱怨猪肉不如以前香,鱼肉不如以前鲜,鸡肉也不是以前那个味儿了。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人们对“吃”这件事有了更新更高的追求,那就是吃得健康、吃得安全。

     “从前,我们想吃一顿大餐需要进城,现在你们城里人一有空就开着车跑到乡下吃农家饭。”在崆峒镇开“农家乐”的许华芳,每逢周末到他的“农家乐”吃饭的人就爆满,一家老小要齐上阵才能忙得过来。

     从吃饭要求的变化,折射出人们饮食观念的蜕变。油炸类、高脂肪的食品正逐渐从老百姓餐桌上淡出,传统的饮食习惯已经发生变化。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许多市民外出就餐,点高脂肪、重口味食品的明显减少。不少人为了身体健康,甚至减少外出就餐的次数,有的人索性不出外就餐。家住风景嘉苑的张兰芬就坚持在家做饭,为了追求原汁原味,诸如味精、胡椒等调味料,能不加就不加。她说:“我就是为了能让孩子吃的安全健康!”

 

 

   从福利分房到商品化市场化


     房子之于平凉人,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房子是安宁、房子是幸福、房子是家,是避风港……40年间,平凉住房由福利化分房和低租金公房制度向商品房、市场化、社会化转变,与此同时,随着平凉危房改造工程、安居工程的实施,使不少人喜迁新居;住房制度改革,激活了房地产业的一潭死水。


      曾为了分房而结婚


     “40年前,我们家8口人挤在只有20平方米的小屋里;30年前,小女儿为了能赶上单位福利分房‘末班车’,匆匆忙忙与现在的女婿领了结婚证;小儿子却因刚参加工作,没能分上房而独自憋屈了整半年……”今年82岁高龄的田秀梅说。

     回忆起40多年前的情景,田秀梅记忆犹新。

     田秀梅家当时住在平凉某单位宿舍大院,只有20平方米。那时城镇居民解决住房停留在“等、靠、要”三个字上。“等国家建房,靠组织分房,要单位给房。”据田秀梅回忆,当时的福利分房依据的是在单位的工龄、职称,还有工作年限以及是否是双职工等综合评分。“想分房要论资排辈。”所有人都期盼着单位分房能尽快轮上自己,但多数时候没有结果,可人们还是在天天盼,月月想,年年等。即便是分了房子,也根本谈不上居住质量。由于人多屋子小,田秀梅的房子一进门便是一个大通铺,上面整整齐齐地摆放了8个枕头。“睡觉都只能保持一个姿势。”田秀梅说。

     1978年,随着儿女们的长大,田秀梅家经过多次申请,重新分到一间30多平方米的屋子,带有菜园,房租是三元钱。1984年,田秀梅又分到了一套70平方米的楼房。

    从平房搬到楼房着实让田秀梅兴奋了很久。有独立卫生间,有厨房,有三个居室,虽然面积都很小。

    在这个房子里,田秀梅的三女儿住了近3年,在1987年,她为分房和现在的丈夫匆匆领证。“我们当时认识才一个月,彼此都谈不上了解,但因为有分房这个政策,就急急忙忙结了婚,分到了一套30多平方米的楼房。”田秀梅三女儿说。


    第一次拿到红色产权本

    16000元花得“很值”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成立,这意味着“新住房时代”正式开始。我国的住房政策出现了分水岭。一方面“福利房”仍占主导地位,另一方面原先分配的“福利房”以及各式各样的自建公房折价转卖给了使用者。

    市粮食局退休职工朱志成说,他所住的楼房就是福利房,上世纪90年代后期按商品房买了下来,70多平米总价一万六。拿到了大红本产权证,每月几十块钱的“房租”也随之成为历史。“说实话,当时觉得贵,心里还有些不得劲,之后看着房价飞速上涨,觉得自己还占了大便宜。”朱志成说,

     1998年7月3日,国务院发布了23号令——《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通知要求从1998年下半年开始停止住房实物分配,也就是停止福利分房。随后甘肃落实通知要求,福利分房制度逐步退出平凉历史舞台。

 

   少时和家人挤在窑洞里

    如今连换三套房


   “今天可真忙,要搬家了。”5月5日是一个好日子,暖暖的阳光照在平凉的大街小巷上,城区运管处附近的一处院子内,市民李玉和正张罗着搬家,搬家公司员工忙得不亦乐乎。

    而这一切,让邻居秦小兰看得心直痒痒,下午,她来到世纪花园B6区,望着自己刚装修的房子,志得意满地掐算着乔迁新居的良辰吉日。

    走进李玉和的新家,可以看到宽敞的客厅,明亮的书房,舒适的卧室,阳台、厕所、厨房也一应俱全。将要搬进的新居,让今年49岁的李玉和心里暖洋洋的,“我已经搬了三次家了,一次比一次好,当然,一次也比一次贵太多了。”

   “140平方米的三居室,回望40年前,这想都不可想。”李玉和对记者说,四十年前,李玉和刚刚9岁,家里只有三孔窑。窑洞里因堆满杂物显得逼仄阴暗,那些日子贫瘠而温暖,窑洞虽然破旧,却盛满了下他和两个姐姐的欢笑。后来,随着弟弟的降生,父亲萌发了另建新房的想法,但在建筑单位上班的父亲工资不高,加上母亲挣的工分刚够全家六口的温饱,建新房只能是深藏在父亲心里的一个梦。后来,日子渐渐有了起色,李玉和的父亲决意开始他的圆梦计划——在院子里修土坯房,利用工休时间,和母亲像燕子筑巢一样,摸遍了一砖一瓦,终于把新家造好。

    大学毕业后,在城市里拥有一套楼房成了他的奢望。1998年,李玉和结婚,他和妻子东挪西借买了万安门的一套70平方米的房子,他只存了两千元钱,所有的房款都是借来的。尽管在七楼,每天上下楼很费力;尽管因为还账每月只留300块钱当生活费,但他还是很开心。2005年,调离单位的朋友又给他转卖了一套110平方米的楼房。去年,他再次换房,购买了140平方米的一套房。“贷款30万元,压力不小,家里不敢有啥事,好在我们工资加起来有7000多元,只是还贷的话负担也不大。旧房子我留给孩子了,他结婚时可以卖了做首付。”李玉和和大多数平凉父母一样,为房子、为孩子操劳一生,无怨无悔。

    (文中部分人名应采访人要求为化名)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