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平谭

母亲节,拿什么回报养育之恩?

时间:2018-05-14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母亲节,拿什么回报养育之恩?


      记得七年前母亲节那天下午,我写了一篇怀念母亲的文章,在凤凰博报发出后,被推荐至凤凰网首页,几个小时便获得了40多万的点击率,网友评论千余条,很多网友表示“看哭了”,夸我是“妈妈的好儿子”。

      写那篇怀念母亲文章的时间是2011年5月,当时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抽空去新疆戈壁滩上“看望”一次母亲!然而,7年过去了,我依然未能成行,依然告诉自己:明年一定去……

      掐指算来,母亲离开我已经23个年头了。23年前,我还是一个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农民工。23年后,我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媒体人。在这个鲜花怒放的初夏午后,坐在电脑前,回想起母亲临终前那种放心不下儿子的眼神,禁不住热泪盈眶。是啊,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母亲没有看到,也没有感受过儿子丰衣足食后的膝前孝敬。只在这个人世间踉跄行走了46年的母亲,一生与苦难和不幸相伴随行。去世后,遗骨也没能回到故土,陪伴在他最牵挂的儿子身边,而是被葬在了茫茫的戈壁滩上。

      说实话,作为一个山里娃,我的母亲和城里娃的母亲差别很大。无论是生存环境、受教育程度、眼界以及见识,都不能比拟。但有一点却是一样的,那就是对儿女对家庭最无私的爱。

      母亲生于1949年,在姊妹中排行老三。她出生后不久,全国解放,饱读诗书的爷爷给女儿起了一个很美的名字——秦兰草。据我婆(外婆)说:母亲小时候很漂亮,是姊妹四个当中最招爷爷喜爱的一个。

      我和母亲出生的村庄,是西北黄土高原上一个典型的小山村。村里99%的住户都姓秦,属于同一个宗族,我家住的窑洞就紧临一条大沟。据村里老人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时常有各种飞禽走兽从门前经过……

      外婆说,就在母亲三岁那年夏天的一个午后,一群突如其来的畜生,改变了母亲一生的命运。当时家里其他人都去下地干农活,留下母亲和二姐(我二姨)在家照看一岁半的小妹妹(我四姨)。四姨在窑洞里的炕上睡着了,母亲和二姨就在院子杏树下玩耍。突然,三只恶狼跳过低矮的黄土院墙,向着两个浑然不觉的孩子扑去。母亲被一只狼一口咬在右脚踝上拖着就走,二姨被一只狼咬在衣服上叼起来就跑,在翻越院墙的时候,二姨的小褂子被撕扯断裂,狼跳过了院墙,却把二姨扔在了墙里面。就在二姨哭喊的时候,邻居一位本家大爷看到了狼叼着我母亲跳过院墙,他就抓起一把铁锨大声呼喊:“狼来了!狼来了!快救人!快救人!”

      听到呼喊声,另一只狼已经从窑洞炕上叼起了熟睡的四姨,从二姨头上一跃而过。两只狼从我家门前台地上跳了下去,向着树木笼罩的大山沟里一路狂奔而去。据那天去追狼的明耀大爷讲,一只灰狼咬着我母亲的腿,将母亲的头和背部拖在地上,所过之处扬起一片尘土,留下一条血迹斑斑的痕迹。很快,半个村子的人都参与到了追狼救人的行列中,大家拿着铁锨镢头,棍棒钢叉,顺着狼逃走的方向呼喊着一路追赶。

      明耀大爷回忆说,狼咬着母亲的小腿跑,母亲身体拖在地上,狼要侧着身子跑,跑不快。在追过两座山丘后,狼换了一次嘴,咬着我母亲的脸颊跑,跑了不远,看到后面人追了上来,它扔下血迹斑斑奄奄一息的母亲跑了。而另一只狼叼着年幼的四姨,已经跑得很远了。明耀大爷告诉我,他抱起脸上、腿上被狼撕咬得血肉模糊的母亲,先赶了回来抢救。其他人继续追赶那只狼和四姨。直到天黑,大家伙一口气狂追十几里,从一个山沟的狼窝里抢回了四姨,打死了叼走四姨的那只狼。然而,四姨已被恶狼咬破了肚皮,肠子都流了出来……

      经过驻村医疗队的全力抢救,母亲保住了性命,但却落下了终身残疾,右脚踝骨、韧带断裂,足底内翻,走路一瘸一拐,村上人都叫我母亲“跛兰草”。母亲左脸部、背部被狼撕咬、拖拽的痕迹,使儿时的我印象深刻。不幸的是,大家伙合力从狼嘴里抢回来的四姨,不久就殁了……

      “跛兰草!”这是我儿时最不愿听到的一个词语。关于母亲被狼叼走和致残的经过,更是不愿被人提及。由于身体残疾,母亲没有出嫁,而是招婿入赘留在了我们村里。我的亲生父亲来自南部山区一个叫石马掌的地方。就在我出生40多天后,父亲在为四祖爷帮忙挖窑洞时,窑洞塌方被埋……我三岁时,继父入赘到我家。亲生父亲姓马,继父姓兰,我该跟谁姓呢?婆(外婆)做主,说她膝下无儿,只有四个女儿,让我继承秦家香火,随母亲姓秦,并起小名“顶门”,即顶门立户之意。后来,国耀爷给我起大名秦继祖,也是让我继承秦家香火。但后来,我又自己做主,把名字改为秦玉龙,是受伟人诗词启发而取名,并且作为我行走江湖的惟一符号,直到今天。

      身体残疾的母亲一生都很要强,在生产队劳动,她拖着跛腿和别人挣一样的工分。在家里,她以好茶饭而闻名乡里。小时候,我记得很多城里来的工作组都在我们家吃派饭,工作组吃得是白米白面,我们家吃得是高粱面和玉米面。母亲一天要做几顿饭,先给工作组做“好吃的”饭菜,然后给我们家做“难吃的”饭菜。她从不允许我偷嘴吃,偶尔也会把工作组吃剩下的饭菜给我吃。

      小学毕业后,由于家贫我被迫辍学,加入到了农民工的行列。那一年我14岁,先后辗转陕西西安、山西运城、洪洞各地,以打工谋生,曾经在饭馆当过跑堂,在建筑工地抱过砖,在小煤窑背过煤,在焦化厂烧过煤,遭受过无数白眼和冷遇,受过数不清的委屈和辛酸。五年间,母亲因为没有我的音讯,着急伤心,整天茶饭不思,以泪洗面,险些双目失明。虽然后来母亲眼睛得以治好,但却落下了严重的胃病,并最终发展为胃癌,过早离开了我……

      在外流浪经年回家的我,除了随身携带的两大纸箱书籍之外,几乎身无分文。但母亲一句怨言都没有,她只是说:“我知道我儿子心里想得啥,你们都不懂,我懂!”在那几年内,蜗居在两孔破窑洞里的我,除了看看书,写写诗之外,和母亲一起春种秋收,打理着自家的几亩薄田。

      那时候的我,没有任何收入来源,自然也就没钱买书,没钱买笔墨纸砚。继父质问我“看书能看饱肚子?”乡邻嘲笑我“不务正业”。只有母亲默默支持我,她一次次偷偷把卖鸡蛋的钱塞给我买书。没有钱买稿纸、墨水,母亲把卖杏干的钱偷偷塞给我。没有钱报名参加自学考试,母亲竟然把我祖爷留下来的一件精美瓷枕100块钱卖给了文物贩子。母亲说:“娃啊,只要你干得是正事,妈再难都会支持你!”

      有时候,因为我与继父关系相处不好,经常惹得母亲伤心哭泣,现在回想起来很是自责和内疚。

      母亲1995年去世,我当年就被原平凉市(现崆峒区)委宣传部报道组招聘为专职报道员。后来,我到平凉时报社任编采部主任。再后来,又调到平凉日报社,走上了一条靠文字糊口的职业生涯。遗憾的是,母亲没能看到这一切。

      其实,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孝顺儿子。孩童时,因为性格孤僻,不太合群,经常和村里小伙伴干架,人家父母找到身有残疾的母亲,免不了一顿奚落羞辱。很多个深夜里,我借着窑洞窗户投射进来的月光,经常看到母亲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垂泪。少年时,因为我和继父关系紧张,母亲常夹在中间受气。很多次,看到她坐在灶房里低头拉风箱,一任泪水顺着脸颊悄然流淌,吧嗒吧嗒溅落在草灰上……

      身残志坚的母亲,善良要强的母亲,被命运和生活残酷折磨了半生的母亲,最让她伤心的是儿子,最让她骄傲的也是儿子。她在人世间踉跄行走的半生,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儿子而活。这,也是全天下所有母亲共同的特质——一切为了孩子!

      如今,每逢母亲节,我们就会在网上看到大量书写母亲的纪念文章、抒情诗歌、老照片以及感怀感言之类的。尤其是在微信朋友圈,几乎被母亲节的状态刷屏,除了晒照片示爱之外,也有网友调侃:“在这里跟妈妈说爱你,你确定你妈知道吗?”还有网友挖苦道:“我掐指一算,今天的朋友圈将出现一大拨孝子。”

      在朋友圈里表达对母亲的爱,很多上了年纪的母亲确实真的未必知道,因为不少中老年女性压根儿就没开通微信。但网友在微信上表达爱,并非一定就是作秀。就如同孟郊写游子诗思念母亲一样,那个时候没有微信朋友圈,没有互联网,也没有快递,他母亲压根就看不到他的诗。纵观孟郊跌宕的一生,他的母亲只是个守望者,拘谨地站在他的诗歌里。子曰:父母在,不远游。但孔子也做不到,所以他补充说:游必有方。孟郊的“方”是考取功名,他的诗是他的愧疚,却永远无法弥补。“慈母依堂前,不见萱草花”,也是当今外出打拼游子共同的心声。正如一名网友所说,母亲节表达对母亲的思念和爱意,并不是想让别人觉得自己孝顺,而是为了弥补内心的一份愧疚。

      记得一年母亲节,有媒体推出“母亲节·给妈妈的话”全媒体街访,现场采访普通市民,请他们给自己的母亲打一个电话,说一句“我爱你”,结果却令人啼笑皆非。当母亲接通电话后,听到一句“妈妈,我爱你”后,有的半晌不说话,有的问“你是不是没钱了?”有的问“你说啥?”总之,很少有母亲回应“我也爱你!”在父母的心中,爱是一种默默的牵挂,爱是一种体贴的关怀,不需要说出来。

      对于过不过母亲节的提问,很多老人表示,过节只是一种形式。他们认为,儿女都很忙,所以不在乎过节这样的“面子工程”,如果儿女真的孝顺,每天都可以陪父母过节。笔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有些父母已经去世,他们会选择在母亲节这天,为母亲写一篇文章以示纪念。而文章需要一个载体来呈现,除了极个别人在传统媒体上可以刊发,大多数人只能在博客或微信朋友圈发出来,与亲人朋友一起分享,表达怀念之情。

      在这个智能手机时代,我们通过微博、微信朋友圈表达对母亲的祝福,无可厚非。我们晒出母亲节送给妈妈的礼物,抑或晒出收到儿女的鲜花、礼物,也是一种心情表达,别人没有资格干涉我们“晒幸福”的权利。当然,子女对父母的爱绝不在于母亲节、父亲节,要在平时经常送上问候,无非是多打几个电话,多花些时间听听父母的唠叨,大不了多回几声“嗯”而已。

      当然,如果你不想像我一样后悔自责的话,倘若父母健在,应该抽时间常去看看老人,因为人老了就怕孤单。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