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平凉手机报 新闻报料:0933-8218065

孩子好奇心为什么丧失,又如何挽回?(上)

祁云栏目 2016-07-26 来源: “祁祁有话说”微信公众号 

有个年轻的妈妈跟我求助,说女儿才3岁,居然鄙夷她、批评她这三十岁职场老妖“太幼稚”“不淡定”——这太让人崩溃了有木有!

(1)

她一连串惊叹地、噼里啪啦往下说:

我家笑笑2岁10个月,还不到3岁,可那老成劲,啧啧,叹为观止啊!

从她刚五六个月能翻会爬,就开始断断续续地教她认识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小动物,通过识字卡,看电视,看动画片,包括家里、厨房里有的,出门时候遇见的等等一切机会,教她认识它们,认识这个世界。

女儿对此的反应也很让人有成就感,拿识字卡片或者在电视上看见动物植物给她教的时候,她兴致相当高啊,看见这个那个都觉得惊奇,看见猕猴桃的时候不停的尖叫,妈妈,妈妈这个好好可爱;看见小兔子的时候说妈妈妈妈这个可真好看,看见小猪的时候也很喜欢,看见高大的树木,看见调皮的小狗,都会很惊艳,很激动,甚至会跳起来拍手顿足的,满眼睛的放光。

她开心,我也开心啊。她激动,我也激动啊。开心激动之余,就琢磨着想让她更开心更激动。就说,宝宝喜欢兔子吗?要不咱们养一个吧,她说好呀好呀,于是我就带她去小动物市场,就新民路那个。

实在是好多惊喜呀,拳头那么大一点点的小猪,大尾巴毛茸茸一团的小松鼠,还有模样儿好看叫声好听好听的小鸟,我看着都心痒痒的不行,都想要办一个小型动物园了,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各样儿都带些回去,然后和它们在一起,早上,在啾啾的鸟鸣声里醒来,晚上,跟小兔子说声晚安,多幸福的人生啊。

心里头暗暗下决心,凡是女儿要的,都尽量满足她,回去以后把阳台上杂物都给挪腾了,专门给她开一个小小的动物园。现在的孩子可怜着呢,又没有玩伴,又不能去野地里打滚撒欢,不像我们那个时候想怎样玩就怎样玩,虽然没有如今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可心里头长翅膀的畅快呀。

我心里头咬牙下决心,动脑子,思谋着怎么样说服家里其他的人,答应我,配合我,养小动物可是件麻烦事,它们都是一条条小生命呀,要吃要喝的,可是为了女儿的快乐,再忙碌里添忙碌,再麻烦里添麻烦,我也是愿意的。

(2)

可是,女儿的反应却让我大跌跟头。

她,她缩在我怀里坚决不肯下去。我以为她就是小矫情,小撒娇,小女孩子儿不都是会有这样子的么?于是就抱着她拍拍背陪着她纵容着她的矫情,可是,三五分钟过去了她却没个完,不只是小脸窝进我怀里,整个小身子都窝进我怀里来了,这是几个意思呢?虽然也在小城生活了好些年,可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好玩的地方,好不容易知道了,好不容易来了,这小崽崽,她不好好去享受这一切,她窝在我怀里干嘛呢?

好吧,我是读过很多很多育儿书的妈妈,我是知道家庭教育高度重要的妈妈,我是学会了蹲下身去和女儿说话的妈妈,于是我拉开车门先下去,她死活拽着不放,我就借此机会问她为什么,她不说,她不说我就没办法了吗?还有一个词叫软磨硬泡呀,还有一个法子叫老汉要整哩小孩子要哄哩,当然,还有孙子兵法云云的,一个3岁小熊孩儿,怎么能和老奸巨猾的家长斗智斗勇呢?不在级别,不是对手呀。

(3)

终于,我知道了答案,这答案,我也是醉了。

十八般武艺齐上的,哄啊哄的,终于掏出底儿了……“我害怕,”她说。

啊?我差点跳起来,把那想跳的劲儿又立马给压了压,害怕什么呀?我问。

“害怕,那个,那个,还有那个!”她说。

我这才注意到,她连声音都在发抖,她赖在我怀里不肯出来,我一直以为她在撒娇,可是她整个小身子都在发抖。她是真的在害怕。

我顺着她小手指点的方向,哦,第一个指的,是一笼小兔子,很漂亮的大笼子,里头一窝窝小兔子,有五六只的样子,雪团团一样的小身子,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它们有的闲闲卧着,有的拿小身子碰碰这个蹭蹭那个像是小孩子在做游戏,还有一个对着眼面前的胡萝卜发呆,真是太可爱太好玩了呀,我这样的大人看来都心痒痒的——试想想,各种勾心斗角硬撑了一整天的笑,脸都僵了,一回家这么些可爱的小宝贝在,那心,可不得化成密糖水儿。

可是女儿在害怕,女儿怕它们?

我生怕一时会错了意,误会了女儿的意思,特意又指着那小兔子跟女儿确认,你是怕它们吗?女儿很肯定的点头,小脑袋鸡啄米似的。

我张大嘴,半响无语。

(4)

我开始回忆看过的那么多的育儿书,营养膳食方面的,开启智慧方面的,亲子沟通方面的,儿童心理方面的,我像高速运转的计算机,我想从满脑袋的资讯里面,百度出一个可行的方子,解决目前的窘况。

可是,我难堪的发现,我没有办法应对,我下意识的差点就用了我妈对待我的法子,二话不说把人从车上提溜下来先,表现好了一切皆好,表现不好了劈头盖脸一顿喷,“你个矫情的,天天指着识字卡片,指着电视,想要兔子想要猫猫狗狗的,这好不容易见着真的了,而且比预想的还多出很多的各种各样的可爱小动物,你却给我耍赖,不下车,你这是存了心的给老娘添堵呢?”

咬咬牙,忍了,从刚刚怀上她开始——不,在怀上她之前,从计划要孩子开始,就已经开始在读各种各样的育儿书,想要宝宝健健康康的,身体健康;想要宝宝聪明伶俐的,智力健康;想要宝宝快快乐乐的,心理健康……每一个当妈妈的都想要这样呀,我爹妈的老观念老传统本来就给我的成长造成了很多的伤害和烙印,我怎么能沿袭他们的法子呢?我怎么能把那样的法子复制到我女儿身上呢,我怎么能让我女儿经历我小时候经历的那么多以爱为名义的无谓的伤害呢?

想了想,我没有推开她,也没有硬把她从怀里拉出来,我温和的,尽量尽量温和地问她,你为什么怕呀?

“她们好丑呀!!”她说。

啊?她们丑吗?我心说,毛病吧你,它们那么可爱,真的很可爱,比我见过的所有兔子都可爱。好吧,审美是完全个人的、情绪化的东西,1000个人就有1000个美丑标准,没法子强求,女儿说是丑就丑吧,那咱换一样说。

我又指着小兔子旁边的另外一个笼子,认识它们吗?那个叫荷兰猪,心疼吧,就咱们上次在电视上看的那个,你还一直嚷嚷着说特别可爱,还没你的巴掌大呢,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不,”女儿叫出声来。

那又是为什么呢?我问

“它们好脏呀!”

我回头望望,不脏呀,你看主人把它们打理的干干净净的。

“可是,猪都是脏的,很脏很脏。”女儿大叫道。

心说你个小屁孩儿,你离它们还有四五米远,你哪只眼睛看见它们很脏啊?忍了忍,没说。

柔情的,满是安慰的摸摸女儿的头,我说,那你在车里呆一下,我过去看看它们脏不脏。

不要,女儿拖着我的衣服不放。

“你不知道荷兰猪就是荷兰鼠吗,老鼠再好看也是老鼠,你去干什么?不许去!”女儿几乎是用吼的了。

那,米老鼠也是老鼠,你不是很喜欢的吗?我逗她。

她板着个小脸不理我。

哟,这有文化也可怕,知道个荷兰猪叫荷兰鼠,就不敢去碰去摸去亲近,哼哼……我故意逗她,想让她精神放松些。然后拍拍她死拽着我衣服的小手,你看,就四五米远,车门开着,你能看见妈妈,妈妈也能看见你;或者,你实在不放心,妈妈就把车门关上,把车锁上,你从玻璃里面看妈妈,妈妈也保证眼睛一直在你身上,不挪开。

这样软磨硬泡的,女儿终于答应了。

(5)

我望着隔着车玻璃、小鼻子压得扁扁成个圆点点的小女儿,心里满是无奈无力,那一点点的小怨气也跑的无影无踪,甚至觉得有点好笑,这不就是小孩子课本上那个叶公好龙吗?这3岁大的小屁孩儿是叶公吗?

一边望着女儿跟她挥手致意,一边走过去蹲在小兔子的笼子旁边,为了给女儿做示范,我还跟摊主打商量,分别把兔子和小猪,都拿出来,在手上掂了掂,抱了抱。

书上不都说小孩子最肯模仿的就是大人、就是妈妈吗?我抱抱它们,跟它们亲近,女儿肯定也是会学的吧?为了这亲近更加形象逼真,我甚至像个2b傻青年一样拿出手机给我和小兔小猪拍了几张脸贴脸各种搞怪蠢萌的特写。

然后,一路欣欣然的回到车上。

我把手机拿出来给女儿看,一张张翻那些图片,她又惊又喜,又笑又闹的,指着这个说可爱指着那个说好玩。

我当然要乘热打铁,乘胜追击呀,说,那咱们去看看吧,也给你拍几张,拿回去给爸爸给奶奶显摆显摆。

“不!”女儿的拒绝简直没有一丝丝的迟疑。

我有点傻眼,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嗯,记得小婷吗,就是上次到咱们家来玩儿的那个,她抱着大象的长鼻子拍的照片,你说她好酷的。咱也可以跟她显摆,她肯定没见过这么小的小猪。对了,咱们还可以去照相馆,把它放大,然后洗出来,然后像明星大照片儿一样挂在咱们家过厅里,每一个来家里的小朋友,客人都能看见。还有,奶奶也没见过,咱去多拍几张照片,拿回去给奶奶看。奶奶多喜欢你呀,咱们拍了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回去给奶奶看,奶奶得有多开心呀。当然,如果咱把它带回家去养着,家里就会多很多很多好玩事儿开心事哦,你还可以照着给它画画,就像给妈妈画像一样。

我满脸笑容的、温柔的像大灰狼跟小红帽说话的,给女儿下诱饵。

女儿脸上的笑容唰就收了,冰板一块——啧,这变脸也太快了吧,前一秒钟看照片还是满脸笑开花的,这一提到去看,立马就翻脸。小小年纪,却像最老练的鱼儿那样,任你下了再喷香的饵她却只从旁边游过去,甚至方圆四五米都不肯靠近,更别说咬钩了。我也是服了。

女儿大声的、近乎愤怒的跟我喊,“不!”

为什么呀?我所有的耐心几乎消磨尽了。

“我讨厌它们……”女儿恼怒的眼泪都出来了,小脸胀得通红。

我试着共情,试着安抚自己,也安抚她——明明出来时候说好的呀,是她各种激动地想要来,来了却死活不下车。或者,也许,她不是讨厌小动物?她只是讨厌我用这种方式规劝她接纳小动物?

(6)

于是,事儿没结果的先留下,我们回家。

一到家,女儿立马正常了,各种调皮捣蛋,各种嬉皮笑脸,看见电视上的小动物们会惊叫,看见识字卡片上面的胡萝卜会说要喂兔子,诸如等等。

到底是为什么呢?怀着这样的困惑,我多留了心。

以后的每一次出去玩,我都尽量多的尽量细的观察。

在出去了三四个周末之后,我的观察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女儿,她是真的不喜欢,不喜欢一切真实的小动物,不喜欢一切真实的树木花草。这还了得,这是一种病吗?我心里嘀咕。

回去查了好多书,没找见答案。又去问周围的年轻妈妈,嗬,这答案倒是有了。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现在孩子都这样,他们那不是病,他们那叫淡定。”妈妈们说。

啊?这个叫淡定吗?

春天,迎春花开了,樱桃花开了,漫山遍野粉色的霞粉色的海,醉死个人有木有?我提起裙子在桃林里奔跑,纷纷飘落的花瓣从我头上脸上发梢上擦过,我觉得我就是桃花仙子在天堂里了。

跑着跑着,突然一个急刹车转身,看女儿——你猜我看到什么了?她正鄙夷的看着我。

是的,鄙夷,我停的太猛转身太快,她脸上最真实的表情甚至都来不及收起……是的,是最真实的表情,这一刻她很放松,她的小手牵在奶奶的手里,奶奶也被这桃林盛况迷了,脸上带着笑,苍苍白发映着红霞。

我们是成年人了我们这样的迷醉,原该比我们更加惊喜更加激动的女儿,却是一脸鄙夷,这世界也太魔幻了吧,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涅?

(7)

“你瞧不上我!”我没有像往常那样婉转的试探,我直截了当问她。

“是呀,太幼稚了,不就个桃花吗?”女儿猝不及防下,也来了个实话实说。

我抬头望望天,又拍拍自己的脸,这是穿越了?我是女儿她是妈啦?这角色颠倒的也太扯了吧,简直不能忍。

妈,您说呢?您说个公道,这桃花好看吗?我拽拽婆婆的袖子,拉同盟。

好看呀,婆婆笑呵呵地说。

那她为什么……我指着女儿,说不下去了。

哦,她呀,她一向小大人似的,现在孩子都这样,成熟。婆婆说

啊?她这叫成熟,敢情我这就叫幼稚了吗?我不服气的反向。

没想到,婆婆和女儿对视一眼,很是默契的、步调一致的、有志一同的点点头。女儿甚至还加上了一句,“才知道你!”

(未完待续,解析与药方见下篇)


信息来源: “祁祁有话说”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 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