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平凉手机报 新闻报料:0933-8218065

决定孩子人生质量的,是家长对细节的处理水

祁云栏目 2016-07-21 来源: “祁祁有话说”公众号 

1、她把孩子精心教育大,而你只是把孩子养活大

就在琴儿的瞳儿高考成绩公布的个时间点,有个家长跟祁祁说,“原来,我满眼睛只看到我的孩子和他们孩子之间的差别。现在,我看到的真相,是我和他们之间的差别!”就在他们夫妻俩决定要将瞳儿高中三年所有作文整理成册(整整十册)的那个时间点,祁祁生敬佩的同时心里油然而生的也是类似感慨:人家这是把孩子精心“养育”大了,而我们大多数家长其实只是把孩子“养活”大了啊!

“养育”与“养活”,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土壤,一种丰腴肥厚,一种贫瘠瘦薄。

什么是“养育”?育,培育,除了喂养还有滋养,怀有希望的、增强希望的滋养,结果是成材。

什么是“养活”?活,活命而已,结果是活着,而已。

养育者,是孩子最亲密的朋友,是孩子最真诚的老师,是孩子最信服的引路人。

养活者,一个饲养员而已——如果单纯只做的个合格饲养员倒还不错,守着自己本份和本位,不横加指责、挑剔和干涉,给予孩子足够的信任、理解、尊重以及爱与自由,孩子照样可以成长出漂亮的人生,正如曾经的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父母们。他们是没文化,可他们有德,他们以自己的厚德与身教为土壤。可如今许多家长是有知识是有文化,可却没德,换个刻薄点的词叫“缺德”。缺了德的,肯定是连个合格的饲养员都做不好,因为他们会以自己现有的权威感、及良好的自我感觉往饲养的食物里面添加毒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孩子能有个好儿才怪了奇了。

怎么可能?有些家长叫苦连天喊叫冤枉,说我明明那么用心、用力、用尽我能用尽的一切法子在“养育”孩子啊,怎么就成了“养活”咧?

是的,孩子确确实实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他们怎么可能添加毒剂害自个的孩子呢?这说不通啊!

说的通的,因为这毒剂是他们好心好意给添加的,当绝好的肥料、养料给添加的——为什么有这种添加?因为他们坚定的以为、自以为是的以为“这都是为了孩子好啊”!

是的,天底下所有父母爱子女的心都是一样的,都是恩比碧云天还高,情比浩瀚海还深,都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好都一古脑的塞给自己的孩子。

可往往是,愿望是好的,心是好的,可结果却不好。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就是“养育”与“养活”的差别,这也是高质量父母高质量的“爱”与低质量父母低质量的“爱”的差别,这也是孩子优秀与不优秀、幸福与不幸福的差别!

2、决定孩子人生质量的是家长对细节的处理水平

同样是一心心爱孩子、想要孩子好的父母啊,怎么就会有产生这样大的差别呢?

祁祁以为,这差别就是“细节处理”水平上的差别。细节处理水平便是高质量父母与低质量父母的差别,是家庭教育小环境丰腴肥厚、贫瘠瘦薄的差别,也是孩子这棵小苗苗最终长成什么的差别。

什么是细节处理?举几个小例子。这段时间祁祁一直在医院陪床,就举几个医院里遇见的小例子。医院整层楼可透气的地方是楼道侧面一个四五尺见方的小阳台,咱们就把这系列小例子叫做阳台故事吧。

先说一个没孩子亮相的、只有家长出台的故事。

阳台故事1:有个50来岁的中年人,姓王,听说心脏方面的病很严重了,但他极乐观,每天笑呵呵的。他很喜欢抽烟,他抽烟不像有些人那样一根接一根冒,小烟囱似的。他抽的很慢,常常一根烟夹在手指上老半天,这时候也是他最快活的时候。喜欢抽烟的人大多会遇上烟盒里只剩下一根烟的尴尬——这本来不是尴尬,可搁在咱中国人的思维模式系统里,这就是尴尬了,尤其是在熟悉的人群里的时候这尴尬就更甚了,我见过的就有两次,王大哥掏出烟盒儿发现里头只剩下一根烟了。一次是阳台有一群人,王大哥摸出烟盒一看就吆喝上了,“哟,这刚买的呀,怎么就剩下一根了!”说着,赶忙掏出那一根烟给这个递给那个递,大家就都笑呵呵地摇手不要,让他自己抽,王大哥推让了半天没人接承,他就只好满是歉意的自己点燃了那根烟,烟在手指间丝丝缕缕地升起,就像一只饱足的猫儿在阳光下晒暖暖一样的快活和幸福也在王大哥的眼睛里升起。另外一次是阳台上只有一个老叔,王大哥掏出烟盒一看里头只有一根了,赶忙把那根烟拿出来作势要掰成两半,说“咱老哥俩一人一半先过个小瘾,一会儿子买回来了咱再抽个饱。”那老叔哪肯让他掰两半啊,紧忙拦挡,于是王大哥就又像魇足的猫儿一样开始享受他的幸福——祁祁心说,“这灵活,这变通,这智慧,他家孩子肯定没差的吧!”果然,他的儿子这个城市的某个专业技术领域独占鳌头,最厉害的是他兢兢业业上班之余还开餐馆,由最初的一家开到如今的十二家,平凉庆阳固原包括陕西邻边的几个县都有他的分店。王大哥的妻子、儿子轮换陪护,儿媳妇负责送饭,一日三餐准时准点不重花样的来。儿媳妇是把饭送来医院后与一家人一起吃的,经常见他们一家子在一起笑呵呵的笑个没完。

再讲几个阳台上看来的、类似于哑剧的,有家长与孩子共同出演的短故事。

阳台故事2:小阳台是在五楼,护栏外开放式玻璃窗外头的世界小了许多,但这不妨碍尘世的烟火气扑面而来。紧挨着的便民市场简直是个小剧院,有个年轻女人大步在前头走,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间隔十多米远处有个小孩子在婴儿车里使劲叫唤使劲蹬腿儿朝前赶——祁祁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有人走过去拍拍那妈妈的肩膀朝后指了指,才发现这昂首阔步只管自个逛了个美的女人是带着孩子出来的。那孩子的婴儿车翻倒了,声嘶力竭的哭声在五楼都能听见,可那妈妈没听见,还得路人甲跑过来提醒才知道。

阳台故事3:还是小市场上的小故事,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孩子看见另一个小孩子坐在台阶上吹五彩泡泡玩,于是快活地跑过去想坐,他妈妈在后面挥舞胳膊满面狰狞扯直了嗓子喊,那声音尖厉到五楼都能够听见,“脏、脏、脏!不要坐不要坐!”孩子已经撅出去的小屁股又收起来,怏怏地直起身,脸上那放大了的快活的表情不见了,小木头娃娃似的被妈妈牵着,亦步亦趋地走了。

阳台故事4:一个年轻爸爸抱着孩子,孩子是脸朝外的,与爸爸看世界的角度和高度是一样的,市场上往来的人群,路边的红花绿树,脚边跑过去的小猫小狗以及天上飘过的云的影子,都叫孩子兴奋。孩子大概一岁左右,小脚丫不停地蹬着小身子不停地动着,咿呀咿呀不停的呼喝,年轻爸爸也跟着一样兴奋,父子俩一路咿咿呀呀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懂说得很热闹。

阳台故事5:就像是专门来上演给祁祁看的似的。不远处,另外一个年轻妈妈臂弯也抱着孩子,孩子是脸朝妈妈怀里的,孩子稍微一动妈妈就要么就头上、要么就背上屁股上的来那么一下子,孩子很快就老实了——祁祁听不见那妈妈说了什么,但估摸着是让别动、再动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会摔着之类的话。

再讲三个小阳台上听来的小故事,第一个属于小清新,后头两个口味有点重,各位家长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哦。

阳台故事6:“风翻过我的衣角,鸟儿清脆的鸟鸣翻过我的发梢。”有个孩子写了这样的句子,结果被她妈妈骂了个狗血喷头,说前言不搭后语,狗屁不通。说风又没长脚,还能翻过衣角?衣角又不是墙,怎么翻法?说鸟儿飞那么高,鸟鸣就更没影儿的事了,还能翻狗屁的发梢?拉地坨屎还差不多——故事是听来的,句子是要专门跟那孩子要过来的——祁祁向来不偏激,可读那歪歪扭扭写在纸上、灵气透纸背的句子的时候,心里由不住恨恨地:这无知蠢妇,兴许一个伟大的诗人、一个伟大的文学家就被这么个比猪还蠢的蠢妇给掐死在摇篮里了。

阳台故事7:为方便叙述先给小女孩预设名字叫小甲吧,给小男孩预设名字叫小乙。一个病友说,亲戚家小甲三岁多点,有次来家玩,要让也是三岁多点的小乙骑在她身上,还要求模仿各种奇怪的声音,小乙不会,小甲就活灵活现做示范——病友说,可把她吓个半死,这俩熊孩子唱的这是哪出啊?就把小乙哄到身边慢慢问,说是跟爸爸妈妈在电视里看的。病友本着为孩子好的原则,就想着给亲戚旁敲侧击提个醒,亲戚倒是半点遮拦没有,“这都啥年月了?看个把毛片有啥啊?我和孩爸经常看。小乙?三岁大点个小豆丁儿,她懂个屁啊?当然不避她了。”亲戚说着还啧啧有声地批评她,“哎呦,还脸红?娃都那么大了,啥没事经没见啊,虚伪个啥咧!”病友说着,愤愤不平地骂了句,“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枉披了张人皮,还好意思给人当爹当妈!”

阳台故事8:几个人正说话呢,跑来个小孩子,五六岁的样子,听见大人家长里短的正问谁家奶奶,就以为是问自己的奶奶,兴头头来了句,“那老不死的呀?正做饭着哩。”小孩说“老不死”三个字时候一脸唱歌似的愉快,完全觉不得有丁点恶毒。大庭广众的,小孩妈可受不住了,赶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个死孩子,胡说啥咧!”小孩委屈地摸摸脑袋,大声反驳说,“就是老不死的嘛,咱们家买房买车,他们才给那么点钱,爷爷奶奶都是老不死的!就是老不死的!你和爸爸说的,我都听见了!”小孩妈臊了个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小阳台上呆不住了,就连拖带拽地把孩子弄走了。剩下的病友们于是就这个话题你一言我一语的,全是谁家谁家媳妇怎么怎么跟婆婆斗智斗勇的。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诸如此类的生活琐事我们但凡留心随处可见,什么是细节,这就是细节!

3、父母是个黑染缸还指望里头长出白莲花不成?

是的,不同父母以身践行的不同细节决定了孩子的不同,也决定了孩子未来的不同。

刘蕾老师微课分享时候讲过,“孩子的成长过程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模仿是他们最主要的学习方式,而父母的一言一行,就是他们最主要的模仿对象。”

祁祁想再次强调的是,越是幼小的孩子,他们的模仿越是没有选择性。父母是个黑染缸,还指望里头长出白莲花不成?就算能生出莲花来,那也是多半是黑莲花,怎么白得了?

孩子是一张白纸,是生来就被赋予了无限神性的白纸,父母好的言行习惯,他们会全盘照搬;父母的粗言秽语、不良行为,孩子同样会全盘照搬。要不怎么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有人说这是血统论是封建糟粕,可这些人没看透这表象后面真正的要义,孟母看透了,所以她才三迁择邻处,她才“子不学断机杼”,所以五千年史诗上才有了个亚圣。

说到这个“圣”,祁祁想多说两句不算题外话的题外话,“圣”是什么?“圣”不只是考个好成绩就可成就的啊,“圣”是人格最高尚的人,是智慧最高超的人。我们每个家长都不是“圣人”,也成不了“完人”,可为什么,我们要求孩子成为“完人”、成为永不犯错的“圣人”呢?话说圣人也犯错啊,圣人与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不二过”,那我们降格以求,要求孩子“不三过”“不四过”甚至“不五过”,可以吗?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相当优秀了。可有些父母,一辈子“执著”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跌倒上两三次就瘫在烂泥窝里不起来,却要求孩子成为不许犯错的完人、圣人,可能吗?

4、一万次言传不及一次身教

一万次言传不及一次身教,这是无数至圣先贤、名人政要们普遍验证并高度认同了的真理。管理企业、治理国家如此,“濡化”一个家庭更是如此。

毫不夸张地说,父母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的每一个细节,无时不刻地都在“濡化”着孩子。父母就是孩子的前进的方向和榜样,而孩子就是父母的镜子——有什么样品行的父母,就有什么样品行的孩子。同理,看见孩子什么样,就知道孩子的父母什么样。

比如,做父母整天怨天尤人,骂东骂西,看社会看单位看同事看亲戚朋友甚至卖菜大爷、扫街大妈都不顺眼,孩子能学习好才怪——呵呵,有家长会问,说是祁祁啊,你这逻辑不通啊,看啥啥不顺眼跟孩子学习好不好八杆子打不着啊。

是八杆子打不着吗?咱们来看看这逻辑序列。

极度抱怨,无非是对境遇、对现状极度不满。这不满里,多半是认为自己应当享受更多更好的社会资源,比如权利地位江山美人。可问题是,你没享受到。没享受到是因为这社会弊病太多才导致自己“怀才不遇”。可是,如今这社会有怀才不遇这回事吗?不能够啊,哪个行业哪个领域都急需高精尖人才啊。偏就你“怀才不遇”?那只能说明你肚子里没有真“才”,所以就遇不着伯乐逮不到机会。没才就没才,没才的人多了去了;没才就踏踏实实过日子呀,可你不!你不但不自己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还看不上那些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你嫌弃他们也嫌弃自己,你嫌弃所有普普通通的人和普普通通的日子。你想做人上人,你想过好日子,你想有权有势呼风唤雨,你想一夜之间就成为任正非王石、马化腾马云,于是你热烈而积极的开始——买彩票。一次不中奖你的情绪就恶劣1次,一月不中奖你的情绪就恶劣30次,一年不中奖你的情绪就恶劣365次,每一次情绪极度恶劣的时候你就痛彻心扉、痛定思痛甚至痛哭流涕地给孩子上政治思想理论课。

孩子被你打动了感动了,于是,孩子好好努力学习了。可孩子以前上课时候满脑子跑的都是你的抱怨声,老师的讲课声在耳朵边边拐了弯弯飞走了。底子太薄,孩子努力努力再努力,这次考试61分,比上一次的56分进步了,可你没看见这进步,没看见这次分数后头正在蓄积的进步,你二话不说一巴掌就呼过去,“还不信就治不了你了,不好好学习你在做什么?你看看那谁谁,人家考98分!”

你不知道的是,你这一巴掌把孩子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学习动力与勇气给打没了,就像一个气球好不容易蓄满了气准备飞翔,你啪一针就刺过去了,那气球就塌了瘫了,带伤的气球还可能再鼓胀如同启航的风帆吗?不能了。

你不知道的还有,你嘴巴里那个“谁家的孩子”那个考98分的孩子脸上也有一个几乎深入骨髓深进灵魂的巴掌印。2016年高考作文a卷,就是这样一个漫画式题目和故事;那个和父亲一起走着走着“忽然”就不见了的小斯,也是这样一个相似的故事;我们身为父母主动导演的、逼着我们孩子出演的也是这样的故事。

我们自己活的普通活得平凡,这没什么,可是我们不认可这普通不接纳这平凡,我们也逼迫孩子不普通不平凡。问题是,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不普通不平凡呢?泱泱五千年史河才有那么一个亚圣,泱泱十三亿人口才出了一个任正非王石、马化腾马云。于是,本来可以普通而平凡的、幸福的活一生的孩子,就被逼歪了、逼偏了、逼上绝路了——你看,你天天嘴上哭着喊着逼着要向好向好再向好,可你自己不向好,你不以身体力行,不以身践行,你纵然口吐莲花有个辣辣子用?“言教则讼,身教则从”,父母当好样板了,孩子才能按设定的剧本登台演出。父母当不好样板,多好的苗子也会被带歪,多大的善心圣心也不能终将沉睡不醒。你每每都是用嘴巴要求孩子,自己不做,孩子能服气吗?他不服气你,他能给你个好儿?不可能呀。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一万次言传不及一次身教。

5、生而为如今高考制度下这一代家长,偷偷的笑吧

祁祁不是说想要孩子成绩好这事儿不对,这肯定是对的,哪个行业哪个领域顶尖人才最初的敲门砖不是通过考试来实现的?考试,是筛选人才的基本手段,是相对公平的基本手段,就像高考一样。

我们的教育制度是有缺陷,可那是一党一统天下的绝对化教育垄断,就像新闻媒体必须的绝对化垄断一样,是你我能改变的吗?

我们的高考制度是有缺憾,可高考制度不可能取消或灭绝,高考制度的出路是改变,是让考试试题更加综合化、多样化,是让考试方式更加公平,是让考试结果更具有动态的评比价值,而不是一次考试成绩定成败。

如果,高考方式真能发展进化到这一步的话,考试的难度只会更加增加,而不是更加容易。这样的考试,考的就不只是埋头在书本上死读的知识,更多的是家庭教育“小环境”对孩子“濡化”的能力,是孩子的沟通能力、表达能力、团队组织协作能力以及社会公益活动的参与程度等等综合素养能力。

换句话说,那样的高考考的就不是孩子一个人,而是整个家庭教育小环境成员综合的学识、见识、胸襟、智慧,甚至于家庭成员对这个社会乃至于整个人类的情怀、担当和贡献,我们能经得起这样的考吗?生而为如今这般高考制度下的这一代家长,偷偷的笑吧!

6、薄薄十几册书而已,为什么就学不会?

薄薄十几册书而已,背熟了做会了下了功夫了,考试成绩能差到哪里去?为不少孩子为什么就学不会?成绩为什么就上不去?

古人说“反求诸己”,孩子学习成绩上不去,家长应该反问反问自己,薄薄十几册书而已,为什么就学不进去呢?真的有那么难吗?

真心说,没有那么难。

之所以学不会、成绩上不去,原因非常简单,就是因为学习不是孩子想要的,是家长想要的,孩子是在给家长学。

看看民国时候的小学课本,看看国外教育先行国家的小学课本,他们的卷子上也许只有一道题,可孩子要做完这一道题得花掉整个假期甚至半年、一年的时间去看遍半个图书馆的书才能做出来,才能做好做优秀。这些家长不焦虑吗?这些家长逼孩子吗?不焦虑,不逼。因为去图书馆是孩子自己愿意的——你看,这就又绕回去了,你光说不练、你心比天高,你满眼晴不顺、满肚子抱怨地逼孩子在那薄薄十几册书里取到通向金光闪闪金光大道的金钥匙,以打开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门让孩子自己和你都过上金光闪闪“人上人”的日子,孩子能如小斯留言里说的那样“不开心、不快乐”吗?他不开心、不快乐,他的下意识就会指挥着他不能如你的愿。天底下没有左脸挨一巴掌就赶紧把右脸再伸过来接一巴掌的事儿,那是佛,舍身饲鹰割肉喂虎,圣人难做到,我们这些平常的再平常不过的凡夫俗子家长做不到,孩子也做不到。

做不到,于是孩子就更悲剧了。因为没有满分试卷来回报你取悦你、给你撑里子面子给你撑腰杆子,你就要塌了,塌成一堆泥,塌回一堆泥一样平凡普通的现状与日子里,你怎么肯?

于是,你就更逼孩子,结果呢?越逼越差,越差越逼,结果恶性循环就形成了。

其实许多孩子不是学不进去,他只是不想为家长学而已。周六祁祁出门时候,隔壁单元里出来个小孩子,书包在手里甩的嗖嗖嗖的,嘴巴还骂骂咧咧的,“tmd你们都在打麻将都在玩让老子去补课!”见我看过来,那小东西头一扭呼啸一声跑走了,好奇紧跟了几步,嗬,原来前面单元拐角处还有两个小孩子在等,三个小家伙头对头窃窃私语,原来是商量着要去哪个旮旯角既玩得痛快又能躲开家长的眼线。

是的,这是别人家孩子,可难保我们家孩子就不是这样?就没干过么雄纠纠气昂昂对抗家长暴政暴权的“英勇”事儿?天天思谋着怎么跟家长对着来,别说是薄薄十几册书,那150分的纯选择题英语试卷就算完全没念过英语的人去考按概率计算也能蒙个三五十分回来,可就有孩子有那能耐考个4分回来——这4分是干嘛的?是给家长放话的啊,“你能耐是吧?怎么着?咬我啊?大不了骂一顿打一顿之后继续跟你一样塌在泥里呗,多大点事!中考到了,高考到了,咋个办?千古艰难不还有一死吗?多大点事!”这是有个孩子亲口跟祁祁说的话,原话。

7、结束语

如此等等的这一切是什么,都是细节。父母与孩子相处沟通的细节,将心比心理解孩子的细节,以身作则的细节,为人处事的细节,生活态度的细节,生命质量的细节!

是的,我们的孩子不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输在爹妈上。孩子拼爹妈拼的不只是背景资源,更拼的是家庭模式中细节的处理水平和质量!


信息来源: “祁祁有话说”公众号 责任编辑: 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