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平凉手机报 新闻报料:0933-8218065

彦涵:他远不止一位艺术勇士

书画苑栏目 2016-08-01 来源: 艺术中国 

2016年7月23日下午,“永远的战士——纪念彦涵诞辰100周年”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中国美术馆1号圆厅及8、9号展厅被一片深沉的青绿色包围,展览现场气氛庄重、深沉,向这位奋斗一生的“艺术战士”报以了最崇敬的致意。展览以时间为线索反映了艺术家彦涵先生不同时期的版画、油画、年画、彩墨等多方面的创作与探索,体现了他艺术生涯的多彩面貌。三百余件作品配合艺术家生平年表、亲笔书信和文献史料,构成彦涵先生艺术人生的宏览,彰显了老一辈艺术家对艺术与时代的不竭叩问与关切。

为真理而战斗的艺术“勇士”

对于逝去的真正的艺术大家,我们虽未有幸与其亲身接触,但却可从他们遗留的作品中感怀其风采,探知其人生。彦涵先生曾说:“真正的艺术家不仅是一个为其事业埋头苦干的人,首先是要做一个善良、真诚、又敢于为真理而奋斗的战士”。彦涵的版画作品刀刻坚毅、果敢,在黑白分明、敌我对抗和敢爱敢恨的激烈冲突中却充满悲天悯人的情怀。这是我们观看其作品时最大的感受。


当敌人搜山的时候 彦涵 1943 木刻版画 22X19.5cm 中国美术馆藏

在展览第一部分“永远的战士”中,我们能够看到彦涵在革命战争时期的诸多经典创作。其中,《当敌人搜山的时候》被特别放置于展厅入口处彦涵肖像展墙的背后,那些枪林弹雨和生死瞬间一定令艺术家永生难忘,也正是这些切身经历,让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异于他人的非凡的“战斗性”。

我们可以想象,在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艺术家投身前线,艰苦的条件他们没办法拿着画笔纸张画画,只能将所见所感和自己满腔的热血投射在小小的木板上。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将要表现的战士,放在画面的上线之上,构图别致,虽然没有直接表现出敌人的形象,但是这种间接的暗示将战争的激烈、危急和残酷展现地淋漓尽致。而在《我们衷心热爱和平》、《春潮》等其他作品中,在坚定深沉的画面氛围中,我们还能感受到来自艺术家心底的一抹温情。


我们衷心热爱和平 彦涵 套色版画1952年 109.3x65.6cm 中国美术馆藏


春潮 彦涵 木刻版画 1978年 45.5x39cm 中国美术馆藏

这种非凡的战斗性从何而来?

晚年卧病在床打太极

展览的第二部分是“讲述彦涵的故事”,沿着展厅圆弧形的墙面走,彦涵先生百年沧桑人生在眼前一幕幕闪过。大量历史图片、作品实物详实、清晰地解读了彦涵先生的艺术经历、性格,他与妻子白炎女士的伉俪深情,其年老卧病在床仍然坚持打太极,照片中透出的那股子精神,那种“备战”到老的状态为我们理解彦涵艺术之路提供了依据。


晚年卧病在床打太极


到晚年,彦涵创作的《嫂子组画》来回忆童年生活中这一深刻影响他的事件

彦涵先生自幼出身贫苦,在那个艰难的年代,贫民的日子不好过。幼年彦涵经历了很多苦难的回忆。尤其是童年彦涵家族中发生的一件惨事让他永生难忘——家中堂哥因组织盐民暴动被当地地主军阀砍头,堂哥新婚的妻子为此投河自尽,被救起后出家,孤苦至死。这件事在彦涵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性格中那种“反抗精神”和“战斗性”初见端倪。到晚年,他还创作了《嫂子组画》等来回忆这一事件。

他远不止一位红色艺术家

彦涵晚年的现代派探索


彦涵晚年的现代派探索


彦涵晚年的现代派探索,作品风貌同早年相比发生巨大革新与变化

在人们的一般认知中,我们会认为一位“红色”艺术家只是红色的,但展览“乘风破浪”及“春的激荡”两个单元却向我们展现了彦涵在改革开放之后创作的令人惊叹的新形式作品。那些极具装饰性与抒情色彩的作品实在超出人们的意料。其2000年之后的作品,形式直逼西方现代派艺术的精髓,但却也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厚重与朴实的一面。彦涵的艺术始终“标新立异,无所畏惧”(彦涵语)。不论东方西方,不论抽象具象,只要是精华,彦涵都要让它们“为己所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谭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彦涵改革开放后曾到欧洲考察,所以他在后期的作品中吸取了很多欧洲现代派特别是抽象艺术作品的元素,尤其是至上主义。艺术家倪军评价彦涵先生:一位纯真的铁汉勇士,一个骄傲的艺术高手。


彦涵晚年的现代派探索,其抽象作品并未完全追随西方,作品饱含厚重、力度与精神性

在这样的作品里,我们很难用“抽象具象”、“流派风格”这样的概念来进行定义,彦涵所采用的形式是高度纯粹的,但作品的内涵是隽永绵长的,他在“恣意而为”的艺术里,升华了人生。彦涵晚年绘画风格的转变让人称奇,在这样抽象的形式变化背后,始终不变的,是彦涵对“人”的关注。他想要做的,是用艺术的方式来表达“人”,来愉悦“人”,来警示“人”。


而无论他的画面形式如何变化,那股来自艺术家骨子里的“硬气”、“坚毅果敢”与“精神至上”一直都在。


展览开幕当天,彦涵先生家属将他的108件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成为国家艺术宝库的永久收藏。


西塞罗《论老年》中有一段话特别适合用来形容彦涵和其他真正为艺术而一生不竭探索,不停向时代与内心叩问的远去的大师们:晚年的最佳保护铠甲是一段在它之前被悉心度过的生活,一段被用于追求有益的知识、光荣的功绩和高尚的举止的生活;这不仅是因为有益的知识、光荣的功绩和高尚的举止将会陪伴他终生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会因为见证了正直的人生的良心和对过往美好功绩的回忆将会给灵魂和后人带来无上的安慰。(台馨遥)


信息来源: 艺术中国 责任编辑: 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