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点地图

平凉手机报 新闻报料:0933-8218065

博物馆里抓小精灵是吸客的利器,还是破坏艺

书画苑栏目 2016-08-01 来源: 《卫报》 

炎炎夏日,那些收取门票的博物馆总是门可罗雀。不过今年,美国的不少博物馆似乎有了揽客新招。惠特尼美术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都搭上了今夏流行手游“口袋妖怪”(Pokémon Go)的顺风车,玩家们可以在雕塑、画作之间将小精灵们“一网打尽”。


一只在佛罗里达州德拉海滩Morikami博物馆的小精灵。

就像商家会搭上时下流行热点来吸引新顾客一样,博物馆和美术馆也期待通过游戏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到来。效果如何?显然,从洛杉矶到纽约,从德州到波士顿,几大博物馆的门票销售量都有显著增长。本月初刚刚发布的这款手机游戏“口袋妖怪”,仅在美国每天就有超过2600万的活跃用户,游戏在全球25个国家开放。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将AR(增强现实)与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技术相结合,允许人们在现实生活的背景之下通过智能手机捕捉虚拟的卡通精灵。 “精灵驿站”(Pokéstops)是游戏中玩家可以抓取精灵获得道具和积分的地方,一般来说与现实中的某一处相对应,特别是公园、超市等热闹的公共场合,其中一些驿站就坐落在博物馆中。比如MoMA(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里就有两处精灵驿站,一个在入口大门右侧,玩家们不必进入博物馆就可以到达,另一处则在博物馆内的一个展厅,那里现在正在展出的是托尼·奥斯勒(Tony Oursler)和雷切尔·哈里森(Rachel Harrison)的展览。


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门前的小精灵可达鸭。 Gretchen Scott 图

而在费城艺术博物馆周围共有八个精灵驿站。据博物馆的数字化市场副主任Chessia Kelley介绍,该馆正在推行“创意娱乐”,因此她设计在博物馆每周的“随你定价”(pay what you wish)时段建立了一个“小精灵集会”。显然这一设计的目的不是为了提高门票的销售额,而是希望“在可能的时间段吸引更多观众,并且鼓励玩家能够进入博物馆,到处逛逛。”Kelly说。博物馆的访问量确实有提高:在“小精灵集会”时间,来访量比上周同期高出13%,而这个时间段比去年同期高出25%,比去年第一季度的平均来访量高出37%。不过,哪些是博物馆的常客,哪些又是饥渴找寻小精灵的玩家还是一目了然的。后者大都拿着手机紧盯屏幕,拖着脚步走过展区和画廊,如同漫无目的的僵尸一样。Kelly承认,“有很多人聚集到位于博物馆的精灵驿站,站在那里苦苦等待就为了抓捕小精灵,一旦得手了就迅速移往下一个目标。”换句话说,艺术沦为了游戏背景,只能通过一个小小的屏幕来观看。


一只在芝加哥美术馆,格兰伍德作品《美国哥德式》旁的比雕。

这显然引起了不少真正博物馆爱好者的不满,《卫报》的一位读者这样评论道,“这个主意(用‘口袋妖怪’来吸引访客)实在是太糟糕了。在我的家乡那些安静的公园被玩家们‘占领’已经很糟了,他们对于喷泉、植物或是步道毫无兴趣,关心的就只有游戏游戏游戏。我无法想象博物馆对他们来说会有什么不同。我希望能在博物馆里欣赏艺术,而不是被练级的玩家们包围。” 另一些博物馆对“口袋妖怪”的推崇则带了点文化上的关联。位于佛罗里达州德尔瑞海岸的森上博物馆和扶桑花园(Morikami Museum and Japanese Gardens)是日本在佛罗里达州文化和艺术的中心,而“口袋妖怪”是由日本游戏设计师田尻智( Satoshi Tajiri)在1995年创造的。


森上博物馆和扶桑花园(Morikami Museum and Japanese Gardens),不少博物馆粉丝抱怨游戏玩家破坏了花园的环境。

“我们觉得博物馆与这个日本品牌有直接的文化联系。”博物馆市场部的Monika Amar这样说道,在这家博物馆共有15个精灵驿站。“自游戏发布以来,我们的来访量与日俱增,”Amar说道,“我们还发现来这里玩这款游戏的人们,为了在风景如画的背景中抓捕小精灵,会在博物馆和花园里四处走动欣赏。” 这位负责人的想象也许过于诗意了。在森上博物馆的粉丝页面上,人们将被恣意破坏的花园照片上传到网站。有些玩家将其战队的名字刻在树上,还有人攀爬树木。这些行为惹恼了一位扶桑花园的持卡会员 Kandi Kalistar。“我太生气了,我心目中宁静祥和的地方竟然被一群蠢货用来抓精灵。”Kalistar在她发表的一段YouTube视频中这样说道,“我真的很反感这帮没教养的孩子,关键是,还不仅仅是孩子。请对你周围的环境有点起码的尊重吧!”


华盛顿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早在游戏发布后不久就要求其退出博物馆,认为其在纪念场馆进行游戏不恰当。

当一些员工意识到可能会有玩家到博物馆内来玩游戏时,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也要求游戏开放商Niantic Labs将游戏中的驿站从博物馆中移除。 “在一个哀悼被纳粹迫害人们的纪念性场馆里玩‘口袋妖怪’的游戏是极度不恰当的。”博物馆的新闻主任Andrew Hollinger这样说道,“博物馆鼓励来访者用手机来分享信息或是与博物馆互动。科技是重要的学习工具,但是这个游戏同我们的教育和纪念目标相差甚远。” 与之相反的,得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的麦尼艺术博物馆则对这款游戏敞开大门。“我们希望口袋妖怪能为我们吸引更多年轻的访客,同时帮助我们推广19岁及以下青少年免费入馆参观这一活动。”博物馆的宣传人员Julie Ledet说。在麦尼艺术博物馆,有一些精灵躲在花园中,另一些则分布在毕加索、梵·高、莫奈等知名大师的画作前。“精灵驿站常常会选取和标记一些历史和文化的场所,”Ledet说,“这就给玩家一个额外的动机来欣赏这些空间。” 不过,精灵驿站所在的场所已经成为博物馆中最受欢迎的参观点了,别的作品都被远远比下去。美国艺术家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的画作《女人与羊》就是该博物馆8个精灵驿站的其中之一。

“不高兴”的皮埃尔·维桑(罗丹的雕塑《皮埃尔·维桑的头像》不是精灵驿站的所在地。)博物馆的Snapchat上流传着一个笑话:罗丹的雕塑《皮埃尔·维桑的头像》( Head of Pierre de Wissant)不高兴了,因为他没有被选作精灵驿站。

(陈诗悦 编译自《卫报》)


信息来源: 《卫报》 责任编辑: 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