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书评

浅议周晓菊诗歌艺术特色

时间:2018-11-22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天真与沧桑

——浅议周晓菊诗歌艺术特色



  □碧波


  周晓菊的诗,第一感觉是语言自然朴素,有音乐的流动感。你读着读着就被文字所形成的节奏和旋律所裹挟;其次是意蕴丰厚,读之,似看到秋林霜叶,犹有部分青绿隐约其中——成熟之美中不失春之明快;又似在空旷的山野传来民歌,优美中潜藏哀愁与伤痛。让你沉浸在“音美于感耳”“意美于感心”的欣幸中。“清晨,一只欢快的身影从窗前闪过/她是我玲珑的小女儿/翅膀上集结着斑斓的梦想/我猜她已经忘记了/泥土中的挣扎,破茧时的痛楚/她那么欢快……”(《一只蝴蝶》)把蝴蝶喻为女儿,给人天真无邪的审美愉悦。母亲谆谆告诫女儿,光明与黑暗同在,善与恶共存。但女儿新生于世,正如一只蝴蝶,只见阳光与花香……诗中“飞走了”“那么欢快”之句的反复,营造出忧不掩乐的意境。


  诗歌《等待流星》也是一首佳作:“年轻的母亲抱着5岁的孩子/无力地哭诉:你要记得我的样子/下一辈子一定要找到我,宝贝/给我机会让我把欠你的健康还你/此时,监护仪的嗡鸣逐渐平息/孩子散大的瞳孔收起最后一丝无奈/雾霾正如魔咒,罩在头顶/是夜,却没有一颗流星/落下来”全诗几乎全用客观的记叙述说完成,纯属一幅白描。但能震撼人心,让人的心灵久久疼痛。此诗语言凝炼干净,留有空白,耐人寻味。


  周晓菊写苹果、苹果园的诗和那些表达悲欣交集、得失共存的诗,都能够表现出作者的情感意志、性格和处世操守,也使人记起叶芝的一句话:“经受过痛苦的人,诗才配有足够坚实的内核。”是的,周晓菊的诗在表达甜蜜和痛感中,总是情深深,情痴痴的。在《我愿》中,她如此表达:“我愿做一株头戴希冀的小草/用短暂的生命/经历漫长的等待/只等你——/踏着清风/信步走来”对爱已到痴迷的情态鲜明地出现于眼前。在《满天星》里,似在诘问:几人能做到“勿忘我”?我心中的人做到了吗?诗里写到:“多么荒谬而结实的谎言!”她宁肯相信它的名字叫“满天星”——“是天际辽阔的星群/是一世繁华的祝愿”!在《灵台苹果》里,将苹果写成“闺中待嫁的女儿”“捧出羞怯的绯红/请您收下我吧”,末节“轻轻咬一口,我用素洁的一生/细细凝结的饱满的蜜汁/一如饮下,一生之中/所有的甜蜜,夹杂少许的辛酸”,多么真!又是傻傻的一种情。在《苹果园中》,将枝头累累的苹果写成“你”“我”“我们”,“秋风终究会把我们逐一收走/而来年的春风/又会把我们一一送回”,使我们死而复活!“某年某月某一清晨,探出脑袋/互道一声:早安!”意趣横生,让人忍俊不禁,让人惊喜,让人感到诗的魔杖能把“物”点活,点成神话,点成童话,是多么神妙!这不由得使我们想到明代文学家张岱说的:“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痴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我们也可以说:“诗中无深情与真气便不是好诗!”


  周晓菊的诗从一人一事一草一木中,见其情怀;从自然万物中,见其胸襟。笔之所至,生活气息浓郁,情感真挚,又有较强的生命体验和思想的深度。墨随心走,既有对生命痛感和无奈的超脱豁达,又有对生命的热爱与执着。读她的诗,如见清泉石上流,但一眼能看到底吗?不,它流着流着就汇聚了,汇成静水深流了;读她的诗,如沐惠风,这风微小吗,不,它使天宇云卷云舒。她的诗,不是茶,而是酒,因甘甜中有辛辣而醇厚,便耐人长久回味。我说她的诗天真而沧桑,意义正在于此。这里的天真专指纯粹、朴实,不故弄玄虚,不“装深刻”,不追求字词的花里胡哨。


  诗能越写越好,甚至能够写出杰出的诗,最终取决于人,取决于作者对自己的修炼。“爝火不能为日月之明,瓦釜不能为金石之声,潢污不能为江海之涛澜,犬羊不能为虎豹之炳蔚……”(陆游),而鲁迅另一句话可与陆游的这句话做对应:“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祝福周晓菊,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拓展更大视野,开阔更大格局,写出经得起时间汰洗和检验的作品。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