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书评

《花街九故事》

时间:2018-10-09  来源:文治图书
分享:  0

一直盼出自选集,一直怕出自选集。

前者出于虚荣,希望早日拥有“自选”的权力。那也是写作之初的胆怯和不自信,这个想必不难理解。后者源自纠结,手心手背都是肉,选出一部分后,剩下的算什么呢?尽管大家都按下不表,心底下还是认为“自选”出的必定是最好的,那么剩下的肯定就归于残次一类。这等于昭告天下,除此以外者,自家都是看不上眼的。如此划定阶级成分,对一个作家怕也不是件一清二白的好事。

——我的纠结还不在于此,的确是难以“自选”。写作既久,倏忽二十年弹指而过,对文学的判断,我早不再像当初那般斩钉截铁,放之四海只有一个标准,世界上的文学就两种:一种好的,一种坏的。而是标准越来越多:重要的、不重要的,喜欢的、不喜欢的,愿意重读的、勉强只能看进去一次的,好但怎么也看不下去的、平平却每次翻看都十分欢乐的,完美但于我无益的、一堆毛病我却受益良多的……只要版面富余,可以一直列下去。

具体到自己作品,也很难再以好坏截然论之。并非自信到了看自家娃儿哪哪都好,也不是糊涂到分不清珠玉跟砂石,而是遍尝了写作的辛苦,字字血、声声泪,你知道每个字的来处,轻重深浅,切肤之痛,却不足为外人道也,也不能为外人道也。不唯是敝帚自珍,还因为每个作品于你的意义迥异于他人:读者可以明火执仗地偏执,喜欢的就喜欢,不喜欢的弃之如敝履;而你,作者,哪里可以心无挂碍地给这些作品分出个亲疏远近、三六九等。人说好的,我可能最不看重;人所不喜者,我可能最难相弃。事情就这么夹缠吊诡。

但是现在,这两个自选集还是出来了:一个中短篇小说,一个散文随笔。那么这两个集子用的是什么标准?

小说如书名所示,以“花街”为据。十五年前写第一个关于花街的小说《花街》时,我就打算早晚以“花街”为名出一本主题小说集。那时候想的是,所有故事都要发生在花街上;现在想法变了,不为形式主义所累,故事跟花街有关即可,哪怕人物走在北京的长安街上。既然他思在花街、念在花街、根在花街,为什么不能算作花街故事呢?花街肯定比我想象和虚构的更加开放。花街欢迎你。所以就有了这自选的九个故事。

为什么是九个而不是十个或者十一个?为什么是这九个而不是其他九个?前者的答案是:九是宇宙中最大的数,意味着无穷;如果不到九为止,这个集子到底要选多少篇,我就更不知道了。而后者,我只能神神道道地告诉你:当我闭上眼,看见从花街幽暗的街道上明亮地走出来的小说中,走在最前头的,就是这九个故事。

散文随笔集《一意孤行》。这四个字是我喜欢的。书法家朋友赐墨宝,我给出的“命题作文”多半也是这四个字。为人须谦和平易,作文要一意孤行。文学没有对错,认准了,一竿子支到底,条条大路通罗马。欧阳锋倒练九阴真经也练成了,可见文无定法。这个集子里“自选”的也如此。我所写作过的诸种题材都选取了部分,正路子有之,歪路子、野路子亦有之。正路子歪路子野路子在一起,就是所有路子;条条大路通罗马,条条小路必定也通到罗马。

盼出自选集,怕出自选集,还是出了自选集。把道理讲得天花乱坠还是出了。出了就出了吧,一咬牙一跺脚,一意孤行可也。


作者:责任编辑:陈斌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