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泾水

春染地埂香

时间:2018-03-23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任随平


  春醒了,醒在向阳的田间地埂边。

  暖风慵懒,一小绺一小绺地拂过来,贴着地面,贴着细碎的草叶,和草叶般向上的梦里。春日的鸟雀是聒噪的,它们耐不住一冬的寂寞,尤其是阳光下的麻雀,此刻成群结队齐刷刷斜插在地埂边,蓬松了浑身的羽毛,一动不动,将浑圆的身子浸润在浓郁的阳光里,绒绒的,让人心生怜惜。远处田地里的黑鸦,则不像麻雀们规矩,它们背负了去冬的寒雪,脊背上斑斑驳驳地亮着,红色的尖喙啄食着细嫩的草叶,抑或草叶覆盖下蜷伏在梦中的幼虫,起起伏伏里,像一枚硕大的梧桐叶,翻滚在风中。

  此刻,大地的眠床已是酥酥绵绵的了。这绵绵的床榻之上,不知名的花草正在攒足了劲似的繁茂着,一簇挨着一簇,孪生一般,分不清哪是你的茎,哪是我的叶,就这样你挽了我的臂膊,我绕了你的腰身,肆意地向着阳光倾斜的方向生长。丛草之间,缀饰着浓密得化不开的碎花,辰星一般,像是大地一夜之间摁亮了开关,明明亮亮地闪耀着,白的,黄的,映衬在绿叶之间,多像母亲铺展在床榻之上的细花布,流溢着馥郁的馨香。

  那时候,母亲就会在晴日的午后,提了箩筐,带了小铁铲去铲除麦地里的杂草,稚幼的我总会跟了去,坐在向阳的地埂上玩乐,倦了的时候,安坐在地埂边,向着辽阔的麦田张望。麦田青青,在微风里,轻轻摇曳着身子,母亲安静地弯腰挪着步子,左手挎了箩筐,右手持铲,耐心地剔除着莠草。麦苗左右晃动着,拥吻着母亲的脚踝,我想此刻的母亲内心一定是充盈着幸福的,她爱田地,爱田地里的麦苗,爱这养育了我们的村庄和村庄之上的浩渺穹苍。举首,穹苍高远而澄澈,像被清洗过一样,翻卷的层云悠然飘着,众鸟高飞,翔集在远山之远。一条小河,丝带一般绕着村庄的腹部流过去,带了山里人的梦想,带了山里人守望的目光。

  母亲除草累了的时候,就会直起身,拂了拂垂落额际的发丝,望着远山,长吁一口气。而此刻,太阳已斜过山巅,光线斜斜地散落过来,将母亲的身影拉长在麦地之上,这时候,我觉得母亲就像地埂边的一株绿树,葳蕤在我的生命世界里。

  临近暮晚,层云翻卷,风劲吹起来,一场雨将随风而落。母亲收拾起箩筐,远远地喊一声回家。我从地埂边起身,却离舍不得那一丛丛陪伴了我一个下午的打碗碗花。打碗碗花蓊蓊郁郁,夕阳的斜晖洒落在枝蔓上,花叶间,流泻而下,枝蔓下面隐藏着金币般大小的阴翳,阴翳之中三五只蚂蚁爬行而上。我喜欢这样的时光,喜欢在这样的时光里,心无旁骛地玩过一个下午,或者更长的时日。

  雨真的落起来了,如丝如缕,飘飘渺渺,从山巅漫过来,从杏树林漫过来,整个山野笼罩在苍茫的烟岚里,低处的村庄,瓦舍青青,炊烟低回,归圈的牛羊,摇响了低缓的铃声。我和母亲手挽手走在蜿蜒山道间,暮晚的帷幕跟在身后。

  一袭烟雨,一袭春梦,那夜的梦中,花香染遍的田间地埂熏香了我的衣衫。而今夜,远在故园之外的我,还能否做一场关于田间地埂的梦?那氤氲的香气,还会洇湿我倚窗凭栏的念想么?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