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泾水

田军的红色情结

时间:2018-11-08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马宇龙



  田军是虎山人。虎山是平凉一个指甲盖大点的地方,甚至不及指甲盖大,但对于田军来说,却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地方。说起虎山,他能说出一大串,比如虎山地名的由来。说是医圣孙思邈隐居崆峒山修炼医术,在虎山遇见一只喉咙里卡了骨头的老虎,他把手伸进虎口,取出骨头挽救了老虎,虎山因此得名。还说,康熙十五年,王辅臣反清,清廷以图海为大将军,率领大军赴平凉作战,于是一场鏖战在虎山展开,从上午一直激战到日上三竿,杀叛军总兵两人,歼灭兵士不计其数。王辅臣寡不敌众,献军民册受降。说起这些,田军两眼放光,自豪得就像说的是他们家族发生的事。这些,还不是他说得最多的。他说得最多的是关于红军的事。提起红军,田军就会仰起头,眯起眼,很有腔调地讲给你:那是1935年8月20日一个细雨濛濛的清晨,军政委吴焕先带领红二十五军翻过六盘山,冒雨进入平凉,在虎山设立火力点,以此掩护主力军上白庙塬。国民党守城部队三十五师师长马鸿宾侦察到火力点撤退后才一路尾随红军,一直追到大堡山,在那里遭遇红军伏击,被歼灭一个多营……

  起初,他说这些,大多数人将信将疑。田军也不强辩,不声不响把你领到他家里,在那个面向泾河、背靠虎山的农家院落里走一圈,你于惊讶之中不得不信服起他来。他的家,有那么多无声的见证者,无需多言,看看,也便一目了然。那些沾满了历史烟尘的红军服、红军刀、红军标语、红军水壶、步枪、望远镜……正在振振有词地告诉你它们所经历的那些逝去的铁血岁月。

  凡去过的人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怎么会这样?一个人的家里怎么会装满历史?并且,这是一个农家院落。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身无长物,貌不惊人,论年龄,四十七岁,不老也不少;论家境,父母早逝,吃百家饭长大。在家家户户辗转流徙的日子里,童年的他听到了不少关于虎山祖辈相传的故事,特别是红军过虎山的事,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在一个亲戚家吃饭,偶然看到一个盛馒头的瓷盘子上写着“北上抗日”的字样,白底红字,他就问家里的老人,老人讲给了他这个盘子的由来。田军把这个盘子捧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个盘子充满了神秘感。老人说,娃娃爱你就拿去吧,完了我去集市上再买一个。后来他进了学校读书,课堂上老师讲红军大会师,讲红军与六盘山的故事,他一下子像打了鸡血,兴奋不已。他觉得这些故事就在他身边,与他很近很近。回家再摸那个盘子,似乎里面有血脉鼓胀,一时让他的全身涌起了一腔热血。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山上所有的村子里四处打问与之有关的东西,大家知道他喜欢,也都给他提供线索,慢慢,城里那些喜欢捣鼓古玩的人与他相熟了,把他拉入到古董市场中,他做起了买进卖出古董的生意。这为他搜集红色文物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几年倒腾古董落得的一些资金全部变成了红色革命文物。从起初的山里搜寻,到后来的高价收购,一直到踏遍陕甘宁三省寻访,他把所有的钱和精力都搭了进去。

  田军的红色情结,与他特殊的成长经历有关,幼年时期孤苦无依的贫困岁月让他对未来充满了幻想和希冀,后来的衣食不愁、现世安稳又让他时时不忘过去,懂得了感恩和珍惜。他有一双儿女,小时候,他拿这些藏品告诉孩子要吃水不忘挖井人,珍惜现在的幸福和美好。如今,孩子们长大了,先后考上了大学,外出求学了。这些东西一下子跟他一样变得落寞和孤单,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来把玩和研究它们,在不断地把玩和研究中,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存在感和价值感。更多的时候,它们就是他的孩子。那一年,镇上搞危旧房和文化乡村项目建设,改造了他的老房子,当他把这些东西摆放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几十年下来,积攒了近五百件,除了长征时期的遗物,还有大革命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乃至解放以后历次革命建设中的军刀、军号、发报器、装粮袋、红药箱、马鞍子、雨衣、袖章、塑像、文书、丝织画、油画、宣传画、玻璃画、雨伞等,林林总总,挂满了墙壁,摆满了展台。有人曾经劝他说,拿去卖了吧,一夜之间就变成亿万富翁了。他想了想,现在不比当年,日子好多了,村里有新房,在城里也买了商品房,既当农民又当市民,不愁吃不愁穿的,要那么多钱干啥?再说,这些东西都是历史呀,不仅是社会的大历史,也是他几十年生活变迁的小历史,每个物件里都有故事都有人生,怎么舍得卖掉呢?想来想去,他决定搞个个人博物馆。生活越来越好,人们都离过去越来越远,他真怕慢慢好多人都不记得当年那些人那些事了。有这些东西在,那些历史就在。

  是的,这些东西是虎山红色历史的见证,也是中国西部红色历史的见证,更是时间顺流而下携带的内含物。三年前,他终于付诸行动,全家动手,儿女齐上,邻里帮忙,给他的平顶房搭建二层活动板房,在二楼顶棚上上了透明玻璃瓦,把五百多件藏品都摆了出来,呼朋唤友地邀人来参观,他的家,从此有了一个博物馆的模样。他渐渐被更多的人所熟知。

  秋日的虎山,山野金黄,鸟儿与昆虫的声响互相应和。这一次,他的家庭博物馆又一次迎来了大规模的改扩建,他把个人私藏变成了面向公众的真正开放。我去时,改扩建已接近尾声,他介绍说一共花了三百万元,除了国家文化项目给了50万元和自掏腰包外,其余都是大伙支持,乡里乡亲的工程队赊账。我看到,博物馆门脸刚刚修成,“乡村记忆”红色博物馆的牌子赫然在目,门边一侧的墙壁上精心绘制了红军过草地的油画和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的诗词原文。走进门去,整个展厅是按照博物馆规范要求设计的,根据需要分割成各个板块,大形初具,已开始外粉饰了。门口路上,不时有老妪、孩童好奇的目光投来,这忽然出现的陌生风景唤起了人们对一个久远年代的无尽回忆。

  走时,临回头,我望望虎山,忽然对时间萌生了无比的敬畏。在岁月的长河里,时间是最大的洪流,它以排山倒海的力量,摧枯拉朽,淹没一切,在虎山,我看到了时间洪流过后留下来的珍贵遗迹。这些遗迹,是脚印,是热血,是人世间永远不会消散的气息。

作者:责任编辑:陈斌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