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泾水

九水绕平凉

时间:2018-08-20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姚学礼


  作为一介草民,我几乎忘记自己是山沟里人,当走进白石沟,沉默的草拥护着不断销声匿迹的沟水,使我的身影在波光摇晃中失去。这是平凉最西端的湿地,它不被人注意却将水渗入田野滋润一方。

 进沟探源,野树上有两个乌鸦观我,瑟瑟的脚步加快了落日在波浪里的心跳。岸边野草猛长,不断使我矮下去,使水涨起来,使逆流而上的鱼回头看我草莽状。

  就在平凉这四十平方公里的城市里,沿南山沟有八条溪河穿城注入泾河里。八溪绕城,一河牵市,将老平凉城分成八块。我是用了九天由三个麻雀陪伴去白石沟、鸭儿沟、野猫沟、甘沟、纸坊沟、水桥沟、羊渠沟、大岔河、泾河涉足水域。庄子西游,在《秋水》中说:“径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山海经》五处写崆峒泾河,说这里是天下第一养生之地:“其上多银,其下青碧,其木多棕,其草多竹,泾水出焉,东注于渭。”《易经》谓“泾、渭、洛三水”水旺卦象多变,柳毅传书和泾河龙皆因泾河著名而成故事。

  面对曲沟泱泱,记得明韩王修平凉城时,他叫几个如我这般的闲文人爬上北塬回头一看:哟,甘沟、纸坊沟和水桥沟把城池分成葫芦形,于是城市规划在紫金城修座塔顶和韩王府石狮一样高的宝塔,这塔以桩儿系住葫芦不被泾河水冲去。

  时隔五百年后,我自个儿学郦道元勘察平凉水路,从崆峒山下到十里铺,新增白石沟、鸭儿沟、野猫沟、羊渠沟、大岔河农转非进城打工,穿越由水泥森林代替棕树竹林的中心城市,这由南北西东流淌的九水把平凉组成九龙区,九是阳数,崆峒山是陇上明珠,九龙戏珠是吉象,龙生九子,九九归一,一为太一,乃太极八卦。龙有九似:鹿、蛇、兔、驼、蜃、鱼、鹰、虎、牛,九似可对应九子:囚牛、睚眦(yá zì)、嘲风、蒲牢、狻猊(suān ní)、赑屃(bì xì)、狴犴(bì àn)、负屃(fù xì)、螭吻(chī wěn),这体现有好龙脉的平凉应修个九龙壁。

 倘若鸟瞰平凉,横看似船又似鞭,南北二塬是两条青龙,中央泾河是白龙,即两青龙护一玉龙。再从纵断面看,南北两高中间低的中轴线,中间凹下的中心若修个浑天建筑,成为“山”字形凸起,象个元宝。若将南山公园的玄鹤楼改名朱雀楼,北山公园再修个玄武楼,龙生水,水生财,南朱雀主火,北玄武是水,西有金,东有木,中轴点以土镇之,则平凉是天然形贵意妙之地。九龙分平凉为八大块,这正是广成故里、黄帝问津渡、泾河龙、唐蕃会盟、张轨故里、龙女石、安定郡等八景。

  走平凉的水路,我和我的搭档麻雀相语,但见韩王用甘沟、纸坊沟和水桥沟系葫芦的三条银丝带儿已变成黑带儿,自古一条街变成了六条街。但平凉仍然地方斜,东西南北不正,崆峒山还坐落在泾河之北的玄武位置上,仍居北极星。

  明代那时风气不正,民间段子曰:“十山九破头,泾河夜哭流,财东不二世,清官不到头。”那时社会上地蝼蝼多,泾河发大水河滩爬满鳖,时人道:平凉地方斜,说鳖鳖就来。为摆正平凉,韩王建城以东西为街,南北叫路,宅院大门小巷一律斜门歪道,以对应日出日落。修葫芦形城,将西门拐北,与定北门共修两个向北的城门,但只用一个“北”字。东门叫和阳门,南门叫万安门,西门叫来远门,突出了平凉玄武之地和崆峒山“道教第一山”。

  而今,葫芦变成鞭形的一叶舟,要直挂云帆下东海,“下海”今谓之经商,过去葫芦上坐了些道人,今儿商船上坐满了商人。船向东去,东是八水绕长安,那仍是平凉的陇山以分水岭将渭河、泾河分开,渭河、泾河冲出宽阔的十三朝故都。

 一条泾河和八条沟河,冲出了平凉五朝故都,但这比不得赫赫有名的西安,大概由于地方斜和人的偏颇,平凉五朝都是短命的。在南北朝200多年里,苻登386年11月称帝大秦,窦冲后又称帝秦王,赫连定428年12月称帝建夏,万俟丑双528年7月称帝建大赵,556年12月宇文觉称帝建北周。在泾川、庄浪称帝的造反派,长则称帝一年,短则一月。而走出平凉建立凉国的张轨,建立前秦的苻坚,建立成汉的李雄,其接任的皇帝达一百多位,皇后皇子一百多人。

  九条河在平凉绕圈子后流走了,这意味着什么呢?问沟问水,秦牧业主乌氏倮死于白石沟,苻登死在鸭儿沟,大力士韩茂死在野猫沟,苻登皇后毛氏葬甘沟,赵时春埋纸坊沟,大明两位韩王死于水桥沟,写《柳湖志》的朱愉梅死于羊渠沟,大赵皇帝万俟丑双葬大岔河。据说郦道元来平凉勘察泾河,被军队赶杀泾河边,致使《水经注》未写上泾河。九水悠悠有泪滴,思之不禁怆然。

  六月正是葱茏的夏日,那崆峒山的棕树和竹林已没有了。过度的毁林开荒,草死土裸,鸟离鱼死,南北二塬半黄不绿,九条洋洋自得的溪河顿失滔滔,过去气清水润的山沟成了沙尘沟。甘沟、纸坊沟、水桥沟黑水臭人,九水绕平凉实在是九沟分平凉。平凉在高耗能企业吸干地下水后,成了缺水城市。以渗水形成柳湖暖泉的湿地已干了,路边大树被水泥封成小方不让水渗入,而有人操着割草机将公园和街边绿地的草剪去,我看到这花钱破坏生态,顿感身上一阵剧痛。草可护水,亦可净气,更是昆虫栖地,还是鸟儿乐园,为了形式上弄高兴博眼球,真是傻呀!

  恍惚间,我已不是山里人了,一下变得了了草草起来。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