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泾水

老矿书事

时间:2018-05-10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刘根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正赶上我上小学,我们举家迁居老矿。老矿有商店,有医院,有书店和图书室,几乎就是一个封闭的小社会。在老矿生活,在老矿子弟学校读书,老矿就成了我的全部世界。

     那时老矿的人还多是文盲,矿区更像是一片文化沙漠,书籍非常稀罕。也许正应了那句话,人越缺什么就越渴求什么。我喜爱阅读的习惯,如同种子般,就是在这片文化沙漠中逐渐生根长大的。

     父亲是一名目不识丁的矿工,那时他一人的工资要养活我们全家七口,经济上的拮据可想而知。但他对读书有非常清醒的认识,我每次告诉他要买有助于学习的书,他都会给我钱。于是矿区惟一的一家新华书店就是我常去的地方。这个书店实在太小了,两间瓦房,小门小窗,屋内一溜木柜台,台上却空空如也,只有柜台后依墙立的4个书架上,横放着少得可怜的几十本书,而我最爱的文艺类书籍几乎没有。小人书倒有几本,可供我“充饥”。我一到书店,就直奔小人书架前,双手扶住外边的柜台,伸长脖子,远远地一本一本仔细端详那些花花绿绿的小人书封面,想象着它里面的故事,久久不愿离去,常常惹得那位戴军帽的营业员厌烦和呵斥。去书店机会多了,书店里书籍的情况自然了如指掌,有新书到了,就会在学校中大肆宣扬,怂恿其他同学去买,期望人家买来了自己也好有机会一睹为快。有一年,我还坚持购买每本售价0.25元的《少年文艺》,其中的小说、散文正和胃口,一册一天就能读完,常常如饥似渴,视为至宝。课余就拿它与同学交换读物,也给自己赚来不少阅读的快乐。正当我快要集齐一年12本《少年文艺》的时候,一个好友借去一本上课阅读,被老师没收,终于没能遂愿。事后我与他断交多年,直到上了初中才重修旧好。还有一次,因为琐事与兄长闹翻,他一怒之下告诉父亲说,我买的《少年文艺》是看热闹的“闲书”,与学习无关。情急之下我反驳说,《少年文艺》与写作文大有帮助,怎么可能是“闲书”呢?我不卑不亢、振振有词的态度让我逃过了这次惩罚。但后来目睹父亲工作的艰辛和生活的节俭,深深的负罪感慢慢产生,就不再忍心主动要钱购买此类“闲书”了,但由此却逼迫我养成喜欢去折价书店“淘宝”的爱好,日积月累,收获颇多。

     没有钱买书就想办法自己“编书”。我搞来一本篇幅宽大、纸质硬挺的老矿“领用材料登记台账”,就把日常收集到的旧报纸、废书上的好文章、诗歌剪下来,贴在这本子上,时间一长,就有了一本自己编篡的“书”。平时压在床铺下面,有空就取出翻阅,很有意思。一段时间,实在没有新“稿”入册,竟然神不守舍,慢慢盯上了老矿的图书室。常常乘下午课外活动期间,溜出校园,去图书室偷偷割取“材料”。一次去老矿图书室却发现,门前多了一个大展板,上面贴了许多开了“天窗”的报纸、图书页面,罪证确凿,实在难看,下面还用红色大字写着 “卑鄙”“可耻”的字眼。虽然我故作镇定步入图书室,也依旧坐在原来的地方,但总不敢与管图书的老人对视。他显然已提高了警惕,炯炯的眼神一直越过花镜上沿,四处巡视,不时还起身到室内来回走动。当他走到我身后时,我似乎感到他已经知道了一切,就是来抓我的,不由心跳加速,面红耳赤,羞愧、恐惧的感觉布满了全身,几乎昏厥。待到他终于离我远去,我才回过神来,不敢久留,匆匆地离开了图书室,此后好几年都不敢再踏入半步。

 2000年前后,老矿因为资源枯竭,关井闭坑,老矿人走了,散了,四处讨生活了。老矿从此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老矿虽然不见了,但我在老矿那些年生活学习养成的阅读习惯,却像老矿馈赠给我的一座新矿、富矿,供我开挖,让我开采。“书中乾坤大,心中天地宽”,这座矿历久弥新,源源不断,永不枯竭。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