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泾水

安享尘光 向暖而生 ——简评散文集《素履经年》

时间:2018-03-26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郭春妮


   细雨后,花园里盛开的蔷薇,风里细小的香,微微的一米,沁入心脾;艳阳里,爬满爬山虎的老树,盈盈的一截绿腰,娇俏窈窕;夏夜里,远树上的一声蝉鸣;冬日里,窗外窸窣的落雪声……一年中除了为稻粱谋的大段时间,余下的韶光尽数沉溺这些生活的细枝末节,无用,却入心。也写字,一个人一行浅渡,行迹不必规整,至于好的句子,只因闪念回想,便有风物情味,故而潜藏心里,久了倒不舍得落在纸上。

   记忆里,如小小困兽一样在案上爬格子写日记的童年和少年,满心落寞地想着撑伞在雨地里踩水坑的小伙伴,许多的厌倦和无奈,多年后终于明白父亲的苦心。每至此我总感谢父亲,感谢那些爬格子的少年时。

  父亲郭贵灵比我写得久,我尚被他笼闭在小黑屋里写日记的时候,他已经在杂志上写小说。我跑得快些,开始在报纸上发豆腐块时,他自得其乐地写散文。父亲作文慎重,笔名千斟万琢,总也难以抉择,我常闲笑他悲天悯人,不如叫戚人,后来这名字被我强制注册成他的网名,居然就替代笔名,用了十几载。

  故地的那数年,有一个坛子,一群爱字如痴的人,无高低处地的羁绊,皆是文字的信徒,那时我尚是寻书,父亲是戚人。我不喜欢父亲的知青体,父亲不感冒我的魏晋风,我们在各自的天地驰骋,文字像是血液,生之始然。后来,我受困于案牍,他仍夜夜写字,诗歌、评论竟也写得风生水起。

  有那么几年,小城里大小文艺汇演总能听见他写的串词、诗歌。也常有熟识的人,自网络头条上转他的文字过来,闪眼一看,果然老骥伏枥不容小觑,多年不看他的字,竟也张弛自如、隽秀许多。如今,我常将字写进心底,他却已有一摞书稿,结集自然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书名纠结良久,最后选定《素履经年》,未必新鲜,却也贴切。

  数多年,在他身后一路看他写字,从面目清俊的青年人,到身形已显力疲的老头子,唯字如迷药,是寝食可忘的依恋,略略提及眉眼里尽是星光。尘霾里行走,常有浮尘掩面,不论是怎样的清朗少年最终均要被时间模糊形容,余下蹒跚步履,忙于赶路。好在有一行字可以取暖,一篇文可以浅渡,或许这也是父亲的目的,所有的气力不必尽数费心用来做俗世的拐杖,一个人总要有一项专长给自己,自愈也罢,自娱也好。

  父亲的字,我不常读,却也谙熟。生于1960年代的人,一边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匍匐而行的踏实老成,一边是开天辟地融入骨血的浪漫主义,也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洋瓷碗里长毛的玉米面馍,肚里的饥肠辘辘,也挡不住他们拉着手风琴,唱着《橄榄树》,说着外国文学的热情。故而,他的文字并未有固定的风格。菜园子里一抹葱绿、生产队大锅灶上的一星油香、野地里觅食的雀儿、工地上的泥腿子老木、小城里纠缠的痴男怨女、艳阳下面朝黄土的父母兄长,那些田园生物、平凡大众、虔眷挚爱,生长出他性格中的温纯,也印刻成他文字中的绵密与质朴。

   如果有相同经历的人,翻开他的文总会有翻老照片的小确幸,那些村庄记忆如此熟悉,仿若随便一个庄户家的老相册里都会找到这么一帧照。而旁观他文中的那些人事,久居的城、微笑招呼的人、柴米油盐的日常,一行行皆是耳熟能详的平淡故事,细细编织写就的却是生活朴实的筋骨。读《小城市声》《走近你,也就喜欢上你》《百里之外》《坐拥烟火色》这些风格轻盈的文字,总有一些诗意,在字里流淌,不同于那些困苦年代的记忆,有的是照进生活的微光,闻香醉形、赏月怡情。或许这些才最该是生活的底色,是那一颗卸除城府固甲的心,明澈也清新。所以读父亲的字,总无需太端着,茶余饭后也罢、倦意侵袭时也好,细细玩味,总有一些字句可以入心。

  当然,囿于境遇,许是从教坛抽身就做了编辑的原因,这本书集从选文和结章的角度来看,总也过于规整,至于父亲记录写作经历的文字,每每回看,也过于慎重,以至于让我看来,姑娘出嫁时那篇发言也没有这样珍重,但作为父亲多年的写字心境,倒也妥帖恰当。

 “甚爱必大费”,爱于斯未免千言万语,溺于斯必也劳心费神,尘世行走,总也难免被世事消磨,有一物可爱,有片纸安身,该是尘光之外最好的境遇。故而这一本书,算是一个记录,也愿父亲,脚步虽深埋于泥土,仍有一颗心在高处,在尘霾之上,向暖而生。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