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人文

【长大后】留守儿童的世界依然孤独 回看童年

时间:2018-07-09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唐薇,28岁,创业者。

      每当看到、听到留守儿童这个字眼,她的心总像被针扎了一样,可也并不会因为疼避而不见,反倒更愿意关注这个群体。因为她曾经也是一个留守儿童。

      说起童年和父母,这个还算健谈的女子显得有些缄默。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她才吐出几个字“很难评价”。

      每个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她觉得这句话不太适合用在自己的父母身上。因为从小到大,她没有感受到来自他们的一丁点爱意。

      唐家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大女儿出生以后,寄希望第二个孩子是男娃。可唐薇出生后,母亲看了一眼便失望得嚎啕大哭:“咋又是个女娃!”而沉默寡言的父亲站在房檐下连连叹气。

       上世纪九十年代是计划生育政策最紧的时候,唐薇父母为了生儿子,放弃了工作躲到陕西亲戚家,留下一对女儿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庄浪,直到儿子4岁才返乡,携家人到华亭工作生活。

      从小不受家人关爱的唐薇,在学习上特别努力,因为只有考上第一名才能换来父母的夸奖和认可。无奈,父母在情感上的漠不关心和教育上的独断专行,让她心生叛逆、荒废学业,最终导致高考失利。她毫不隐藏自己的心声,“我很后悔但也怨恨父母,如果他们能多关心、理解我,我肯定能考上好大学,过得更好。”

       王冰说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思考跟死亡有关的话题。

       她在上六年级的时候,才从老家的村小转到县城小学,和爸爸妈妈、姐姐弟弟生活在一起。

      融不进去,她形容当时的自己既和家人融不到一起,也和班里的学生有隔阂。“不管在学校还是家里,别人有说有笑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

       她经常怀念一手将她带到11岁的奶奶,还有那个会给她掏鸟蛋的小叔。每天放学,尽管家离学校只有一墙之隔,她总是磨蹭着不愿回去,因为妈妈永远只会骂她。每次挨骂后,她就越发想奶奶,越发想奶奶而又见不到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死。

      当时,班上有个女孩自小没有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也算有过留守经历。她们都爱父母而又怨父母,打算离家出走却没有勇气,看书看电视更偏爱悲剧色彩的故事。俩人的很多想法和心情对方都能懂,因此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一天,她们各自在家里挨了骂后心情不好,出去散心时流露出了轻生的念头。商量了半天,又觉得还是活着好,直到生命的自然消亡。

       王冰回忆,当时并不是真想轻生,只是希望自己的想法和情感有个人能懂,能理解、能发泄。因为那时的她们,敏感脆弱又都孤独无助。

       如今,已经在湖南工作生活、当了妈妈的王冰,依然和父母关系比较疏远。小时候曾经无数次想离家出走,终于在高考后真正实现了。在她心中,上大学才算得上是最名正言顺的“离家出走”。她选了湖南的一所高校,远离了那个并不温暖的家。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奶奶随小叔定居在了湖南。




         分离焦虑

     “最难过的是每年春节过后,爸爸妈妈走的时候。”崆峒区白水中心小学四年级学生杨兰兰低着头,用极小的声音告诉记者:“我不想让他们走。”

       这个9岁的小女孩,声音和眼神中充满着委屈,惹人怜爱。

      王佳宁是她的数学老师。在王老师看来,春节是留守儿童一年中最为期盼的日子,也是最能引起孩子们情绪变化的时节。因为春节前,大家心心念念了一年的父母终于要回来了,没有人不满怀期待不一腔兴奋。可春节过后,父母要走的时候,他们又都暗暗伤心、各自难过。

       “你能明显感觉到上课气氛不对,大多数留守儿童都无精打采,也不积极发言。”作为离留守儿童最近的人,父母离家前后孩子们失魂落魄的样子,让王佳宁心里很不是滋味,时常安慰孩子们,“爸爸妈妈也舍不得离开你们,他们是爱你们的,你们要好好学习。”

       “我恨爸爸妈妈为什么扔下我不管,也羡慕嫉妒那些有爸爸妈妈陪伴的同学。”张子刚算是班里调皮捣蛋的“孩子王”,可父母返回北京的时候,他也蔫蔫地“捣蛋”不起来。

      好在,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时间一长,娃娃们也就从离别的愁绪中走出来,适应一个留守儿童学习生活的常态。

      张子刚也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开朗,热心帮助同学、热爱课间活动,有时还会干一些诸如上课时把同学鞋带绑在桌凳腿上的恶作剧,捣蛋得令老师头疼。

      王佳宁坦言,在学生表现实在欠佳的时候,老师不得不请家长到学校来,可一些留守儿童听到老师叫家长,脸上还是能表现出轻易就能捕捉到的落寞和伤感。她坦言,不想把留守儿童看做另类,但愿意为他们付出更多耐心和爱心。

      眼前的一切仿佛在重演,曾经身为留守儿童的郭瑜,发誓不会让自己的孩子也成为留守儿童。可为了生计,她不得不把才2岁的儿子扔在家里,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监护。

      对此,郭瑜深深的歉疚下有着深深的无奈。和大多数留守儿童的父母一样,陪在家里给不了孩子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要给孩子好的未来,就必须到外地去打拼挣钱。这个问题她曾和丈夫开玩笑,就像至尊宝与紫霞仙子的悲剧一样,“带上金箍如何爱你,取掉金箍又如何救你”。

       刚和孩子分开的时候,郭瑜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哭。她相信,孩子也在哭。差不多半个月后,她习惯了孩子不在身边的生活,也不再难过得哭个不止,她想儿子嘉嘉也习惯了。

       她说,人是适应性极强的动物。小时候父母更偏爱弟弟,可她最爱的还是父母。她听奶奶说,那时父母去外地打工的时候,才一岁的她哭喊个不停,甚至连吃下去的奶都吐了出来。

       “我在最需要父母陪伴和关爱的时候,没有得到他们的爱,那么他们在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不在他们身边。”郭瑜叹了口气。

         然后,她坚定地说:“争取到年底,我会把儿子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



        不再抱怨

       据市民政局提供的2018年留守儿童数据分析,平凉市目前共有7899名农村留守儿童。其中男童占54.8%,女童占45.2%。

      所有留守儿童中,幼儿园在读儿童占25.5%,小学在读儿童占51.5%,初中在读占8.7%。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留守儿童占留守儿童总人数的60.2%。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平凉四中教师张雅彬表示,1—14岁正是一个人情感、品德、性格形成和发展的关键时期,一旦缺乏父母的关爱和陪伴,遇到心理问题时得不到及时的疏导,极容易让孩子偏离健康的生活追求和道德准则,出现心理失衡、道德失范、行为失控甚至犯罪的倾向。

       王冰告诉记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己的成长,她不再抱怨父母,但至今还是无法释怀。家里三个孩子,为什么父母唯独对她不一样,为什么将她一生下便扔给了奶奶。“难道我有那么差劲?”

       相比曾经的留守经历,唐薇认为现在的留守儿童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为社会承担和牺牲了很多。“这些留守儿童不仅仅是为了家庭而留守,更是在为社会和国家留守。”她觉得政府和社会各界理应给予留守儿童更多关爱和帮助,特别是精神层面的。

      她觉得,在亲情缺失中长大的孩子,成年后心灵上也还留有伤痕。她受够了孤独、忧郁、自卑以及缺乏安全感带来的煎熬,不希望更多的留守儿童和她一样。

      市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全市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旨在进一步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市妇联连续三年组织开展了“百场家教讲座”活动,邀请平凉市社区心理援助中心的心理咨询师,进行了二十场次专业的心理学团体讲座。但总体上,平凉涉及留守儿童心理健康的工作依然很少、很滞后。

       “目前南京、成都等大城市,已经有不少专业心理咨询师组成志愿者队伍,深入农村学校,针对留守儿童出现的心理问题,进行持续、长期的个案咨询和团体辅导。”张雅彬认为,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心理介入,不能通过某一次活动进行“唤醒”,而后没有持续跟进不了了之,这样很容易对孩子造成“二次创伤”。因为父母的离去早已给孩子带来了被抛弃的感觉,不能在心理帮扶活动中,再一次让他们感觉自己被抛弃。

       平凉市社区心理援助中心主任杨文玲也认为,在留守儿童心理援助方面,一定要表现出持续性。她表示,树苗在成长期如果不加以修正,很容易长歪或者长偏,这就需要园丁不停地进行修正。留守儿童也一样,在遇到问题的时候,也需从根本上进行专业的修正和疏导,这样才能更加健康、茁壮成长。她说:“孩子是未来的希望,关注和帮助留守儿童的心理健康成长,希望大家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杨兰兰、张子刚、唐薇、王冰、郭瑜均为化名。)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