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人文

留守儿童: 在自己的世界倔强长大

时间:2018-07-02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渴望 思念 坚强     父母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徐佳所在的崆峒区白水中心小学,一共有76名留守儿童,占全校学生总数的30%。算下来,几乎每个班都有近10个来自留守家庭的孩子。

           这些留守儿童中,有的是父母双双外出打工,只在每年春节回来一趟。有的父母在平凉附近干活,每隔一两个月回家和孩子团圆一次。还有一些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母要么外出务工,要么已经再婚,把他们留给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常年很少问津。

          张甜甜的爸爸妈妈从她三岁时便一直在新疆打工,只有过年时才回来一周。甜甜不知道爸爸妈妈在新疆的哪座城市,只隐约从大人的交谈中听说爸爸在干砌砖的活儿,其他一概不清楚。

          面对陌生的记者,甜甜十分拘谨,在看向记者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不信任和抵触。记者问一句她才会小心说一句,不问时不会多说一个字。

          从她的言语中,记者知道这个生性内向的女孩,即使爸爸妈妈回来,也并不会表现得十分热情和兴奋。她说自己也很开心,可没有多少话和他们讲。更确切地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只是远远看着,或者干活时在旁边搭把手。

          她不记得最近一次父母抱她是什么时候,不记得和父母在一起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也不记得有什么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瞬间。只知道爸爸又高又瘦、脾气不好,妈妈比较温柔。他们会按时打来生活费,三四天打一次电话,在电话中经常叮嘱她要好好学习,争取将来考上平凉一中。

           相比之下,徐佳性格虽然也害羞内向,但也热情、好强、积极。她的爸爸妈妈远在北京,每周也能通一次电话,这让她并不觉得父母离自己很遥远,也没有一种被父母遗弃的感觉。爷爷奶奶对她管教甚严,让她从小就乖巧懂事,不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上,都很让人放心。

          徐佳告诉记者,她最开心的是妈妈怀上弟弟留在家里的那一年。那一年,8岁的她每晚和妈妈睡在一起,妈妈有时候还会哼唱一些流行歌曲,声音柔美悦耳,她总是听着听着就进入了梦乡,梦中还能隐约听到妈妈的歌声。

           对于爸爸,她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记得有一次,她请教爸爸一道数学题,结果爸爸前前后后讲了一个半小时,占用了太多时间,以至于那晚做完全部作业都快十一点了。她告诉记者,那是她和爸爸交流最多,单独相处时间最长,也让她最为难忘的一次。

         “爸爸妈妈走的时候,你是不是哭了?”记者问她。

         “没有,想哭可又不愿意哭。”徐佳小声说。

           记者问及原因,她回答道:“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我一哭爸爸妈妈会伤心,他们是为了我和弟弟好,我不想让他们伤心。”



         自闭 孤独 倔强     留守的世界别人不会懂

          据市妇联调查数据显示,平凉32万16岁以下农村户籍未成年人中,留守儿童约占1万名,大多数集中在0—13岁之间,少部分在初中和高中。

          几乎所有留守儿童都渴望父母的陪伴。有些孩子愿意把内心的愿望表达出来,有些孩子却更愿意深埋于心中。

           汝亚静经常会在学生的作文中,看到他们思念父母,渴望父爱母爱的心声和表达。

           强子四年级时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那时,他经常在作文中写到:“好想妈妈,好想妈妈能陪在我身边,好想再见一见妈妈……”声声呐喊,让作为班主任的汝亚静每每读来泪如雨下。

           周琪自从母亲再婚后,就很少得到母亲的关爱和过问了。大人的恩恩怨怨,最终没有绕过这个无辜的孩子,给她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伤害。她在作文中曾写道:“妈妈对我不管不问,我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对父母又爱又恨,复杂的情感让她将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不愿交朋友,也不愿接受外界的好意,孤独、忧郁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学校的“爱心妈妈”、心理辅导老师和班主任,都曾试图对其进行引导和沟通,但效果并不明显。

           汝亚静坦言,班里最多的问题均出自这些留守儿童身上。这些孩子心灵上有伤痕,亲情中有残缺,很多人内向、自闭、胆小、敏感、脆弱,虽然和我们处在同一个世界,却又好像有着不太一样的精神世界。

           16岁的杨玲去年中考落榜后,就辍学去了银川,因为那里是爸爸妈妈打工的地方。在她看来,哪怕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只要父母在,那里就是自己的家。

          对姐姐的选择,妹妹杨洋并不赞成。“银川再好,哪有家里好,家里空气好,还有很多小伙伴。”

           幼儿园大班时,杨洋去过一次银川。其他都没有印象了,只记得妈妈带她去了一个公园,公园旁边还有一条渠,“渠里水很大,里面有很多叔叔阿姨在游泳。”她承认银川很美,公园很好玩,可她不愿像姐姐那样辍学留在银川,她要考上银川的大学,骄傲的留在爸爸妈妈身边。



         痛苦 挣扎 救赎     不愿孩子再当留守儿童

          随着留守儿童的相关新闻频频见诸报端,那些孩子孤独、缺爱、绝望的经历,仿佛唤醒了80后青年文娅娅沉睡的记忆,让她意识到,自己曾经也是一名留守儿童。

           文娅娅是静宁人,算得上是比较早的一代留守儿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父母到县城做生意,带走了大一些的姐姐,留下了才两岁的她。

           虽然爷爷奶奶给了她足够的爱,也让她有了一个快乐的童年,可是缺少父爱母爱的她,一直存在自卑、懦弱、敏感等等性格上的问题。

           她的记忆中,父母几乎没有抱过她、亲过她,她和妈妈在一起也没话可说,甚至长大后和妈妈在一起逛街时,从来不会出现类似相互挽着胳膊这样的亲昵动作。相反,俩人中间总是留着还能加入一个人的位置。直到结婚前,母女二人没在一张床上睡过觉。

           意识到与父母关系疏离,始于大学期间。她看到舍友们和妈妈亦师亦友、好似姐妹的相处模式,惊讶的同时心生羡慕。她也渴望和妈妈能那样相处,可是每每回家看到母亲,即使心里特别想上前拉住妈妈的手,亦或者挽着她的胳膊,可是行动上却怎么也跨不出那一步。妈妈好像也不行。

          痛苦和挣扎过后,她才意识到她们母女曾经缺失的东西,也许再也弥补不回来了。

           自从当了妈妈后,不论她多忙多辛苦,文娅娅都选择将女儿带在自己身边,任别人说什么“小时候老人带没关系,孩子永远是自己的,毕竟有血缘关系、母子连心。”她都嗤之以鼻,作为经历过的人,她深知留守会带给孩子什么,她不愿自己的孩子再当一个留守儿童。

          回想曾经的留守经历,田涛曾十分恨父母当初的选择。

          因为缺少父爱母爱,他一直没有安全感,也不够自信。在过去的一段婚姻中,他既渴望爱又怕受伤害。因为他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你是个被父母抛弃了的孩子,你不值得被爱,你也不配拥有幸福。”

          他知道自己存在性格上的缺陷,也存在很多不足,曾经翻看了不少和心理有关的书籍,希望能够走上了一条自我救赎之路,认识自己、了解自己,从而接受自己,未来重新出发。



         未来 援助 希望     孩子们需专业心理引导

           强子在两年前,还经常在作文中,抒发对妈妈的思念。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汝亚静很少再能在他的作文中看到“妈妈”这个字眼。反而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让她十分担忧。

 一次,汝亚静见他没有完成家庭作业,便问原因,一个同学说强子妈妈出车祸了。汝亚静把强子叫出去,问他妈妈怎么样了,他冷冷地回了一句“死了”。那种态度和神情,仿佛在说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汝亚静很久都不能平复那一幕带给自己的震惊。

           今年六一儿童节,白水中心小学组织了文艺表演活动,邀请家长们也去参加。可敏敏却以各种借口,阻止恰好在家的妈妈去学校。她妈妈找到汝亚静,痛苦的陈述内心的失落和无力:“现在才上小学,我们的关系已经成这样了,那以后到了叛逆期可咋办啊!”

          去年,平凉市社区心理援助中心的心理咨询师们,到白水中心小学开展了一次主题为“感恩父母”的讲座,现场效果据说很是不错,孩子们情绪很高涨,也意识到了父母的不容易。学校心理室负责人姚瑞告诉记者,听完讲座后的一段时间,学生们在学习上都比较用功,可是时间一长,大家又恢复了原样。

           白水中心小学校长王建龙认为,现在社会上对留守儿童很是关注,民政、教育、妇联等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经常来进行慰问,组织专题活动。可大多数是物质上的帮助捐赠,专业心理方面的援助比较少。“一些孩子需要专业而又持久的心理引导,才能慢慢弥合内心的创伤。”

          平凉市社区心理援助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杨文玲表示,尽管当前留守儿童所表现出来的自闭、胆小、不够自信等种种表象,在广大农村极为普遍,好像不足以引起注意,可这只是冰山一角,看似还不太严重,但不及早加以心理疏导,等他们将来进入社会、融入集体以后,才会把留守所带来的心理隐患逐渐显现出来。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留守儿童均为化名)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