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人文

追逐梦想,活出更好的模样

时间:2018-06-11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40年前,平凉广大农村做农活、赶集用的是独轮车、架子车,如果谁家买了一辆“永久”、“凤凰”牌自行车,那绝对让人刮目相看,如今,平凉城到处都是私家车,连停车都成了最困难的一件事。40年交通工具的变迁史,勾勒出改革开放以来平凉百姓生活的巨大变化和社会发展的巨大成就。

          最难忘,独轮车上的辛酸与温情

            李周今年41岁,出生在泾川县窑店镇公主村。在他3岁那年,他从外边野够了回来,端起一碗凉水正喝,突然眼皮一翻,咕咚一下倒下了。李周爸妈吓疯了,连哭带喊地推着独轮车送他到邻近的长武县的医院。20里的漫漫长路,淌下了他们的汗水与泪水。

            李周说,他只能记起当时两个画面,一个是躺在病床上,白衣服的大夫说他是急性脑膜炎;一个是回家路上,他坐在独轮车的车筐里,颤悠悠,吱扭扭的,而妈妈坐在另一边,爸爸在后面推着,汗一点点浸出,把穿的蓝布衫都打湿了。

            “那时的独轮车是平凉农村主要的交运工具,推土、运粪、运庄稼,当然也能运人。构造较简单,中间高高凸起的是车轮,用木料框起来;两侧低平宽阔,刹俩长槽型的棉槐筐,容量很大。车后是两条长长的车把,和铁锨把一样粗,搭一条宽带子在肩上,爸爸能抬手就走,而我十几岁时才能推得动。”李周说。

            独轮车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只有在平凉的一些乡村记忆博物馆才能看到它的影踪。独轮车、架子车之后,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小三轮、小四轮、小六轮等农运车迅速兴起,成为平凉农村生产生活里的主角。

最怀念,单车岁月那纯真的爱情

            “1978年,我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那就是‘永久牌’自行车。那个时候,骑一辆带链盒的自行车是很牛的,几个同学骑自行车在村头疯狂穿梭,以求吸引女孩们注意。”回忆起自己拥有的第一辆爱车,今年64岁的蒙维国眼里满是笑意。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平凉城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差不多都买了自行车。但在农村,自行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家产。“在我们那里,农村女孩找对象,当时就流行要‘三转一响’,手表、缝纫机、自行车是‘三转’,‘一响’是收音机。自行车当时就是最有分量的‘一转’,一般是家里有出去工作的或是家境富有的人家才有。我这个自行车,就是在外面工作的大哥给我买的。”蒙维国说。

            蒙维国是静宁威戎镇人,他与爱人的相识,也源于自行车。那是1979年的一个秋天,蒙维国骑着自行车赶集,看见一个扎着毛辫子的姑娘骑着自行车走在他前方。行程中,一不小心,她被一块石头绊倒,人和自行车同时倒下,看着一个个路人从她身旁经过,她疼痛,害羞,却无法立刻站起来。懊恼中,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她抬起头,看见蒙维国那张青春洋溢的笑脸。

            他们的爱情,自然而然的开始。有时,他们并肩骑着自行车,一起去赶集;有时,他骑着自行车,她坐在后面,环腰搂着他,去二十里之外的县城看电影。再后来,闲暇时,他依然骑着自行车和她约会,只是,此时又多了一个人,他们的宝贝儿子。三人骑车而行,形成了一道幸福美满的家庭风景。

            那时的平凉城乡,车轮滚滚、钢圈飞转,记录着一个个爱侣之间的恩爱与甜蜜,记录着一个时代的浪漫与真挚。几十年弹指一挥间,自行车早就淡出了人们的生活,那些旧时光,也被尘封在了厚密的岁月里。

          最留恋,摩托车释放的激情与自由

            上世纪90年代,正是我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分,渐渐有了摩托车。

            “孩提时代的我们见到这样的铁家伙,总觉得十分神奇。那时在乡村能买得起摩托车的人,也就是万元户了,左邻右舍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市民王力帆回忆道。

            王力帆是崆峒区花所乡人。1988年的秋天,他被分配至崆峒区某机关工作,为了出行方便,他买了一辆大幸福250摩托车。这辆车是当时中国最时髦的国产机车之一,那火红的色彩,是那个时候中国的法拉利。这辆车车把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后视镜,座套是黑皮革的,前方还有表盘。“戴上红色的头盔,裹上黑色的护膝,骑上心爱的摩托车,风驰电掣,凉风习习,好不惬意!节假日、星期天,我就骑上摩托,带着儿女去城里兜风、闲逛、转游。家乡的人到平凉办事很不方便,我骑着摩托在街上遇到家乡熟人总要热情地把他们送到目的地。”王力帆说。

          与王力帆一样,在平凉建材市场做生意的罗力酷爱摩托车,他在1990年的时候买了一辆价值两万元的本田大白鲨摩托车。两万元对当时的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罗力还记得当年大家围着新车品头论足时的情景,全是年轻人,比较、分析,缸啊档的,满嘴专业术语。他的车闪闪发亮,鹤立于鸡群之中,像新嫁娘一般成了当天的主角。

            这辆摩托车陪伴了罗力8年,这8年平凉经济发展迅速,宽阔的道路四通八达,就连乡村小道也早已成了砂石路或水泥大路。摩托车、电动车早已比比皆是,造型各异、色彩多样。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城乡公交出行、坐火车出行成为老百姓的最佳选择。自1979年平凉公交公司成立以来,公交车增长速度不断加快,目前,城区有大中小客车224辆,22条营运线路;东运集团有客运车辆442辆(包括旅游公司20辆),其中,省际124辆,市际96辆,县际119辆,县内102辆;1995年建成的平凉火车站打通了南北交通大动脉,极大地满足了老百姓的出行需求。

最惆怅,私家车成了城市最甜蜜的负担

            进入21世纪,出行工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行车、摩托车慢慢淡出视野,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私家车。据统计,我市私家车保有量近20万辆。改革开放之前,私家车想都不敢想,而现在,春暖花开的时节,去赏花休憩,或者,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成了很多平凉私家车主的假日选择,只是,私家车太多,停车难又成了大问题。

            住在崆峒区四十里铺镇的程丽刚拿到驾照不久,迫不及待的买了一辆一汽大众的“速腾”。摸着锃亮的新车,程丽笑得合不拢嘴:“开新车的感觉真好!以后往返与城乡两地,没有等车的烦恼了。”

            当汽车成为最普遍的代步工具,自驾游成为市民旅游的首选。市民张永康有一辆白色的奥迪。周末,一家三口经常驾车出游。“以前,从市区到西安好像很远,坐班车很累,现在开着车去趟西安也不过四个小时,私家车的普及,使得百里之遥变成咫尺之隔。”张永康说。

            拥有小汽车,不再是遥远和不可触摸的梦。轿车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奢侈品,也不是炫耀身份的象征,而成为人们代步的一个工具。

          因为私家车增长速度过快,平凉也出现了甜蜜的负担。“一是车被车包围。开车进城停车难越来越普遍,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包饺子’。回家停车也不轻松,就算你在高档小区的地下车场有自己的停车位,但是你第二天如果要赶早或有应急,你还得乖乖地停到场外,否则一早起来高高兴兴想出门,冷不丁你就得‘享受’车被车包围的滋味。你就是急火穿心,脚底跺伤,还得老老实实等着。二是车被车堵截。休息日满心欢喜地来个自驾游,可半路杀出个‘睡长龙’,几里路的车之长龙,趴在地上纹丝不动,进不能退被堵,欢欣化作了烦闷,兴致全沉入了车底下。更生猛的还有恶意别车、路怒症、豪车狂飙……”市民张燕吐槽道。

            眼下,资本市场正在布局“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运营模式,共享汽车、分时租赁将成为平凉人今后的出行方式。与这些新模式相比,早日通高铁、建飞机场是大多数平凉人最强烈的呼声。回望40年“车生活”之变,甜蜜与忧伤同在,感慨与希望共生。

          从前的日子很慢,一封信要走一周

            从前,写信是一种流行的通讯方式,雪花般的信封每天穿梭在城市里,承载着人们的祝福和牵挂。

            李兰是平凉人,现在山东工作。她说,自己上大学时还会和远方的同学写信,可是工作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笔。

            “读大学时是1994年,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收到远方朋友们的来信,看到那些熟悉的字迹跃然纸上,好像朋友们就在身边一样,感觉非常温暖。我有时也会看着信封上的邮戳,想象着它们沿路经过的颠簸和风景,想象着朋友们写信时的心情和笑脸,有时一封信会读上好几遍,读着读着还会感动得掉眼泪。那时候和男朋友的联系方式也是通信,一封信要走一周,回信的那一天简直是太开心了。”李兰说起这些的时候,流露出怀念的神情。

            李兰告诉记者,当年的她也很喜欢写信,最多一天时曾发出去过七八封信,但是现在,越来越不爱动笔了,通常都是动动手指,回回微信,点个赞什么的。“1995年我父母花了2000多元的初装费装了电话,大学毕业后我就通常用电话和朋友保持联系,写信慢慢少了。真正改变我的是互联网,自从有了电子邮箱和QQ之后,我每天上班坐在办公桌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E-mail和QQ,看有没有朋友们的电子邮件和留言,如果自己有事情找朋友,也是先在QQ上‘晃’一下对方,一聊一整天。这个时候,手机也有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活变得繁忙了,还是人变懒了,反正就是不想提笔写字,更别说写一封长信了。现在的通讯方式虽然发达,但总感觉少了那种浓浓的人情味。”对通信这种古老的联系方式,李兰十分怀念。

            平凉一中毕业生,现在在新疆创业的70后王焮说,当年,她和好几个好友都互相通信。“现在,好朋友都天各一方,不再联系了,我有时候还会翻出当年那些信件,回忆当年的美好时光。”

现在的联络很快,天涯也变咫尺

            上世纪70、80年代,人们的主要通讯工具还是书信和电报。收到一封家书,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总有种迫不及待地拆开阅读的兴奋。因为,这几乎是那个年代,普通百姓之间远距离情感交流的惟一方式。1981年国家对普通家庭安装电话实施开放政策,从此电话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为了可能。上世纪90年代,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家庭用固定电话开始真正进入到平凉百姓家并慢慢普及。进入21世纪,各种手机频频亮相,2012年之后智能型手机快速普及平凉城乡,与此同时互联网开始迅速发展。如今,随着各种智能手机软件的开发利用,越加丰富了通讯工具的功能:聊天、购物、学习、娱乐、视频、支付等,几乎都超出人们日常交流的需要。这是40年前人们无法想象的未来。

          随着科技突飞猛进,过去仅仅作为通话方便的手机,其概念和内涵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使手机变成了一个了解社会瞬息变化的万花筒。记者在采访市民回顾自己使用的第一部手机到现在的手机,居民纷纷感慨通讯工具发展迅速。

          市民张向东说,“1998年我拥有了第一部传呼机,是摩托罗拉,还是汉显的,花了我2000多块钱。在收到传呼机信息的同时,就需要回复电话,也就跟着出现了当时非常出名的手提电话‘大哥大’——砖头似的模拟制式无线通讯接入机。在当时,一部大哥大要几万元,非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而且当时的话费每分钟都在一元以上,还有月租费,不是大老板想都不敢想啊,那时我回传呼就得满大街找固定电话。”

            2008年从甘农大毕业的白菲表示,自己的第一个手机是诺基亚,什么型号记不得了,只记得花了她近两个月的生活费。“第一次拿上手机的感觉非常好。听喜欢的歌曲,还能同步看歌词,这对我这记不住歌词还喜欢哼两句的人来说真是福音,QQ也装上了,看好友的空间动态也不用跑网吧了。两年后,我换了苹果手机,手机原是有上网功能,后来又有了支付功能,现在转账、消费、存取款非常方便。我们的生活是越来越离不开智能手机了。”

            “你说,为什么交流越方便越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疏远和隔膜呢,应该是天涯变咫尺了,可有时候为什么觉得依旧在天涯,友情的热情与温度一天天在递减,这是为什么呢?”白菲问。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