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人文

平凉母亲的N重角色

时间:2018-05-14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平凉母亲的N重角色


    奉献和牺牲

    站台上目送孩子的母亲

     路桂梅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母亲风雨无阻地站在公交站台上,曾经送别她如今送她和孩子的身影。

     她记得,有一天看着越来越老,身体一天比一天孱弱的母亲,还要坚持送她和孩子回家时,她哭了,对母亲说:“妈妈,您别送我了,我真怕有一天您不在了,我再经过这个公交站台时,会忍不住崩溃的。”

     可是,母亲没有听她的,每次依然躲在那个公交站牌后面,目送着女儿和外孙连同那辆车,一起离开自己的视线,直至消失不见。

     李晓玲,泾川人,工作生活在兰州。母亲陪伴她长大,她却不能陪伴母亲变老,甚至为她养老,成了她此生最大的遗憾和隐痛。

     每次回家,看到父母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她就痛恨自己为什么是个女人,在父母费尽心血养育她长大后,自己却远离了他们。她曾幻想,如果自己是儿子,也许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母亲,说不上还能为母亲做得更多。

     李晓玲的母亲快70岁了,至今还承担着繁重的农活,这在平凉农村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随着城镇化的发展,陇东农村已经鲜见青壮年劳动力了,多数是李晓玲父母这样留守在家的年迈老人,整日独守空屋,与回忆为伴。

     李母有个习惯,衣兜里一直装着手机,随时等着接听子女的电话。她觉得孩子们的声音比世间最好的药物都管用,哪怕农活再重再苦,只要听到娃们的声音,“浑身上下就有劲儿了,身上的病痛也能减轻不少。”

     路桂梅的母亲今年71岁了,虽然生活在城市的她,早已脱离了农业劳动,然而年轻时早就在劳动中透支了健康,现在已是病痛缠身。

     小路说,她越来越担心,那个令她崩溃的场景会突然到来,有好几次她甚至梦见母亲去世了,从睡梦中哭醒,心痛到无法呼吸。她说,我还没有爱够母亲,还没有好好为母亲尽孝。

    “母亲这个词,我觉得是和苦难分不开的。”她认为,在那个物质还很匮乏的年代,为了生存,所有农村妇女都承担了超负荷的家庭责任。她们既要照顾家中的子女,还要侍奉公婆,最重要的是为了养活一家人,必须去生产队从事繁重的劳作。那些体力劳动的辛苦程度,是现代女性根本无法想象的。她觉得通过母亲,能看到那个时代背景之下所有为人母者的群像。

     “辛苦却不抱怨,隐忍而不反抗,柔弱中自带坚强。”彭平秀如此评价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平凉母亲们。

    由于工作关系,她接触了很多平凉妇女,对不同年代不同生活背景不同社会阶层的母亲角色,均颇有感触。

    在她眼中,建国初期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各行各业百废待兴,为了发展国民经济,国家提倡男女平等,要求城乡女性如男性那样,走出家门,投身于国家建设和经济发展的洪流中。因此,那时期的多数母亲们,简单而又纯粹,坚强而又能干,兼具深明大义、讲究集体主义、家国情怀浓厚,以及甘愿为家庭、为丈夫、为孩子无私奉献的时代特征。

    同时,她们又从父母身上秉承了中华民族勤劳、善良、简朴、敦厚的传统美德,这种种品质,通过母亲的言传身教,均在潜移默化中融进了子女、家庭、家族,甚至民族的血液和气质中,形成了孩子的个性、家族的家风、中国文化的主流价值观。




     隐忍和屈辱

      没人见过我偷偷掉眼泪

    王敏霞对母亲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母亲的笑和哭上。

    笑,是每当母亲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庄稼喜获丰收,数着那一袋袋沉甸甸的粮食,眼里流露出的发自内心的喜悦。那种眼神毫不亚于自己含辛茹苦抚养大的孩子,不负厚望金榜题名后的兴奋。

    哭,是母亲每一次在被父亲不解、苛责、谩骂、抱怨,甚至暴力相向后,隐忍与委屈达到极致后的情感宣泄。

    由于在外工作,王敏霞的父亲很少参与农事,家里最苦最重的活儿全落在了身高不足一米六的母亲身上。然而,这个身体单薄的女人几乎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家庭,却并没有换来丈夫的温柔相待。

    “我觉得上一代父母之间谈不上爱情,他们只有亲情,西北男性又都不知道疼人,依附于丈夫的女性大多很隐忍。母亲蜷缩在凳子上偷偷抹眼泪的样子,一直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也是在当了母亲后,王敏霞才越来越心疼母亲,越来越能理解母亲。她想,在黑暗中哭泣的母亲,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却不被理解、不被尊重,她该是多么的不甘、委屈、失望和落寞。可是,第二天她依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没有要求过别人什么。

    心理老师杨文玲认为,大多数女性在承担母亲的角色时,对于身体变化带来的不适、养育孩子时的辛苦以及日常劳作中的艰辛,都能平常心对待。唯独接受不了来自于丈夫的冷漠和暴力。这也是她们压抑、忧郁、崩溃,甚至酿成悲剧的主要来源。而原生家庭父母之间的这种相处模式,对子女心灵上带来的伤害是深远的。

    31岁的静宁女孩周静静,是个标准的大龄剩女。她从小看惯了父亲大男子主义作派下母亲的羸弱和无奈,因此一直逃避婚姻。她生怕自己也如同母亲那样,为了家庭和婚姻,失去了自己,变得毫无尊严。

     “妈妈是知识分子,算是较早参加工作、经济独立的女性,然而在家庭中,就因为没有生下男孩,受尽了委屈。不是讨伐父亲们,但这真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陇东重男轻女的恶俗让周静静的心灵深受戕害。

     秦芳丽(化名)算得上一个成功的女企业家。可说起自己的成功之路,还是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出生于七十年代的她,得益于改革开放,接受了新思想,扩展了思维和眼界,不愿再囿于家庭,而是选择走向商界,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实现自己的价值。

    创业之路无比艰辛,然而即使再苦,她总会按时按点回家,变着花样给丈夫和孩子做饭,拖着疲惫的身躯干着人们眼中一个妻子和母亲应该做的一切。

    秦芳丽坦言,在外人眼里自己是女强人,住着豪华的房子,开着高档的车子,还有老公和孩子陪在身旁,是绝对的人生大赢家。可是,时代变了,社会赋予女人的职责越来越多,女性在不同角色间转换,并且要想每个角色都扮演好,让每个人都满意,真得很累。

     “没人见过我偷偷掉眼泪,就连老公和儿子都没见过。”她说。

    一位平凉文化界人士表示,当前社会存在着一种自相矛盾的现象,人们都在歌颂母亲,然而身为母亲的女性,并没有受到更多的关注和关怀,甚至连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和尊重都没有给予。

     他认为,伴随着封建社会“三纲五常”传承下来的“男主外、女主内”观点,已经随着现代文明的到来失去了生存的根基,男女平等国策也实施了好多年,然而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还是没有实现,男尊女卑思想依然存在。女性的家庭地位、职场地位,都不如男性。一个职场妈妈,无论在家庭还是单位,都要付出更多才能收获与男性同等的回报。    

     此外,大多数人都会在微博、微信上感恩歌颂母亲。可是,有几个真正去看望母亲、陪伴母亲的人。他说:“孝子都在朋友圈,不得不说是一个奇特的现象。”




      自我和自强

      新时代母亲的角色转变

     基于当前激烈社会变革中女权意识的发展和女性职责的多样化,平凉母亲们正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裂变。

     在不少人看来,80、90后年轻母亲,过分强调自我,不懂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母亲。有些甚至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身为人母的责任。孩子出生后,将孩子完全托付给老人,自己很少过问,母爱付出不够,母性彰显不足。

    一些年轻母亲也委屈:身兼多重角色,如何面面俱到?

    事实上,一些年轻妈妈也承认自己做得不够好。由于涉足职场,没有过多的精力陪伴、带养孩子,总觉得对孩子有所亏欠。在教育子女方面,表现过于焦躁,在孩子不听话、达不到自己预期时,还会对着孩子大吼大叫。

    “我也是第一次当妈妈,除了看自己的母亲怎么当妈妈外,没人教过我怎么去做一个合格的母亲。”路桂梅有时会反省自己,同时思考怎样更好地去成为一个新时代的母亲。如何更好的平衡、演绎附加在女性身上的每一个角色。

     她意识到,自己做不到像母亲那样的牺牲和隐忍。她觉得,不能再弘扬过去这种自我牺牲的品质和精神了,那是对女性的束缚,是给母亲打造的一副精神枷锁。

     对此,王敏霞也深以为然。现代女性接受了教育,眼界和格局更加开阔,更加追求个性、自我、民主和自由,完全可以不用牺牲自我而很好的教育孩子,完全能以一个积极向上、努力进取、自强独立、充满正能量的形象,去影响和带动孩子。“时代变了,我们必须得在母亲的定义中,注入新鲜的东西。”。

    作为平凉市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彭平秀已经感受到了平凉母亲们与时俱进的优秀品格。

    她觉得,当前社会,平凉母亲们文化程度普遍提高,接受新事物的意识和能力都在增强,大多数人已经成为职业女性或者商场达人。这些母亲注重学习、追求自我、关注自身形象,在事业上有自己的天地,在家庭中能与丈夫平分秋色,有的甚至成为了家中的支撑。在教育子女方面,她们更注重方式方法,能与孩子平等交流,传统家长制作风已经明显淡化。大部分人也能理性处理自己与家庭、事业、孩子之间的关系,科学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她说,这种变化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然而,无论哪个时代的母亲,也都有一定的局限和不足,平凉不乏不注重学习、不注重自身素质和素养的提升,不重内涵只重外表的母亲。观念偏差、言行失范的母亲也不在少数。不孝老爱亲、过度溺爱孩子或对子女失教失管的母亲也常有耳闻。

   “我们每年都会推荐评选‘三八红旗手’、‘最美家庭’等先进典型,目的就在于让大家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彭平秀希望,有更多的母亲能认识到自己在家庭中的作用,不断完善提高自己,用科学文明进步的理念培养子女,以良好的品格和德行育化子女。

    市委党校副教授王彩霞认为,未来社会不管如何发展,母亲身上的特性和品质,只会在传承与变化中越来越优良,越来越有利于子女的成长。因为她们总是希望把最好的给予子女,这是母性的天性使然。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