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的世界 世界的平凉 开放的平凉欢迎您!

当前位置:人文

十年,回望“5•12”

时间:2018-05-14  来源:平凉日报——平凉新闻网
分享:  0



       □本报记者

       李晓明 刘英娜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马德全刚刚结束午睡,起身之前他还在想,怎么能动员村里人把牛棚都修上?

      突然,马德全觉得炕摇晃的厉害,紧接着一阵眩晕,58岁的老汉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强撑着翻起身出了门,站在院子里,看见院门也在动,这才意识到,“怕是地震了”。

      马德全往外跑去,村里人嚷嚷着“地震了,地震了……”,大家脸上布满了惊恐和不知所措。

       “学校出事了!”这一声喊引着人流向学校方向跑去,然而,眼前的一幕,让村民们陷入了更大痛苦之中……

       梨园小学是崆峒区大寨乡梨园村的村学,2008年,学校还有80多名学生,村里适龄儿童都在这儿读书。

       地震发生时,一部分学生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地面的剧烈晃动让他们东倒西歪,情急之下,孩子们跑到了学校南墙边,沿墙种着一排白杨树,他们想去抱树,让自己不被摔倒。

       可是,墙塌了!

      听到巨响的毛永亮老师正在疏散教学楼里的学生,等他把最后一名学生带出教室的时候,眼前是倒塌的墙壁扇起的一片黄土雾……

      毛永亮和老师们冲了过去,循着孩子们的哭喊声开始往出扒人。

      马德全和村民看到的,就是墙倒人哭乱做一团的景象。什么都顾不上了,大家像疯了一样,寻找被压在下面的20多个孩子,现场充斥着嗓音尖利的哭喊声,没人在意自己满手的淤青和血迹,只想救人。

      村支书马德全一边安排人员和车辆,一边联络乡镇及医院,让救援尽量有序。很快,受伤的孩子分批被抱上了三轮车,就近送往四十里铺镇第三人民医院。

       彼时,马存英正在赶集,挑了几只鸡娃子,准备养大了给儿女补身体。虽然当时知道地震了,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回家的路上碰见了送学生的三轮车,有近十个孩子或躺或坐在车里。

       “咋了,咋了,我媛媛呢?”马存英心里猛地一抽,眼睛在车厢里搜寻着,她看见的,是直挺挺躺着的女儿,耳朵、鼻子、嘴巴里,正往出冒血。

       马存英大叫一声“媛媛——”,扔了鸡就跳上车,不住的摇着“睡着”的女儿,眼泪止不住地啪啪直掉,“我的心头肉哎——”

       在路上,马存英才知道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才知道一个家门的侄女当场遇难。

       遇难的姑娘叫苏莹莹,2008年才8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平时父母外出打工,学校是她最喜欢的地方,而南墙边的那一排树曾是她亲密的伙伴。想妈妈的时候,她对着那些树说了多少悄悄话啊,和同学们在那片树荫下读书、游戏,度过了多少快乐的时光啊,可现在,她已经不能再愉快地歌唱,不能再轻快地跳绳,所有的快乐,都随着那堵墙的轰然倒塌,戛然而止。

       等到电话打通,苏莹莹的父母知道这一噩耗的时候,孩子已经没了。

       新疆离平凉,2000多公里,苏盼社和马西平连夜往回赶,夫妻俩无法互相安慰,着急、心痛、懊悔、害怕,种种情绪让他们几近崩溃。大约人在极度痛苦时会间歇失忆,马西平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她甚至想不起女儿的样子,直到见到女儿冷冰冰的身体的那一刻,才“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可无论如何呼喊,莹莹已经听不到了,在腹中5个月大的胎儿不停闹腾中,马西平眼前一黑……

       马西平处在极度悲痛中难以入眠,马存英同样饱受煎熬不敢合眼。苏媛媛因为伤势太重,当天就转院至平凉市第二人民医院,她的伤在头部,一直处在深度昏迷中。在各方协调下,省城的专家及时到来,给孩子做了手术,睡了一周多的苏媛媛终于睁开了眼。马西平紧绷的弦松弛了下来,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我想看看毛老师……”躺在重症监护室,苏媛媛抬起手臂,朝玻璃窗外面的毛永亮挥了挥手。23岁的年轻老师眼中满溢泪水,逼自己露出灿烂笑容,“捡回来一条命,孩子,谢谢你的坚强。”

      苏媛媛躺在医院的一个月,高志月的人生发生了巨大转折。

      地震时,从屋里仓皇逃出来的大寨乡赵塬村村民高志月只穿了双拖鞋,身后房屋垮塌的声音让他难以接受,看着眼前倒下的五间房,他张着嘴欲哭无泪,刚磨的面还在缸里,给娃买的新衣还没上身,他甚至连鞋都没穿。

      “老天为何如此不公,连一双鞋都不留给我!”天塌了,高志月绝望了!平常就不善言谈、闷葫芦似的高志月想不通,一心只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准备领着媳妇外出打工。

      沿大寨塬往东南方向,紧连着的黄寨塬、什字塬,在这次地震中都被波及。

      震前,崇信县黄寨镇茜洼村,村支书刘宏珍正帮着邻居修水窖,一阵晃动,他被摔在了沙堆上,心想,“坏了,别把牛棚震坏了。”——当时,村上有移民搬迁的项目,正在给群众修牛棚——刘宏珍往工地跑去,群众的脚步已经乱了。

       “稳住,点人,点人……”让刘宏珍庆幸的是,村民大部分都在工地上,虽然窑洞和土坯房不同程度受损,但人都是全乎的。可这幸运没能持续多久,十多分钟后,村民黄保处发现自己的女儿竟不见踪影,这才想起她说要回老庄子缓缓。

       老庄子几乎已经被拆,但当初盘的炕还在,南面的山墙还在,墙在炕上遮出一片阴凉。姑娘在炕上铺了条麻袋,顺势躺下了。中午天气正热,没一会她便迷迷糊糊进入梦乡,却不知灾难正在袭来。一阵地动山摇之后,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喊叫,姑娘就被倾倒的山墙扑在了下面,没了声息。

      等刘宏珍清了人,着急忙慌赶到现场,遇难的人已被一条花床单盖了。事情过了很久,那家人的哭嚎声、在场群众的表情,他都不能忘怀……

      受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影响,平凉105个乡镇(街道办事处)、1336个行政村、4.9万户、19.9万人受灾,因灾死亡8人,受伤89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65亿元。

      而在整个中国,5•12汶川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

       十年前的这场地震,波及大半个中国及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的一次地震,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一次地震。


作者:责任编辑:孙瑞

推荐图文

人文·泾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律师 | 本网声明

Copyright (C) 2006-2015 pl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凉日报社 平凉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Tel:0933-8236393 8218065 E-mail:plxww@163.com 地址:平凉市红旗街93号

甘新办字第08010号 陇ICP备12000647号 技术&运维:甘肃万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