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塬 那路 那人

□杨青

  我的家乡在灵台县朝那镇,地处灵台县之西,距县城九十里之遥,三里村有个山头叫皇甫湾,也就是针灸始祖皇甫谧故里。我的幼年时光便是在这里度过。在岁月的年轮里,一些东西悄然改变,一些人儿永远离去,人们大步向前,踏着时代的节奏在各自人生的田字格上挥毫书写,走的很远,走了很久,有一天回头发现,对故土的怀念就像如豆的油灯下母亲缀扣子的针线。一如那斜阳逐流,一如那炊烟悠悠,更难忘那一烟年味醉在心头。
  20世纪80年代的农村,日子不是很富裕,却在母亲的辛勤操持下从未亏待过我们姐弟吃穿。儿时的记忆里,最盼望的就是过年。我的过大年是从腊月二十三开始的,因为这一天晚上,和北方大多数农村一样,母亲要“送灶”。祈求新的一年日子越来越好,一家人身体健康,孩子们好好念书长大有出息。一年又一年,这庄稼人最朴素简洁的愿望,包含着对新年的浓浓期盼和生生不息的希望。随后母亲会挑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安排孩子们帮忙扫房,寓意除尘迎新。年三十这天,我和弟妹们早早的将对联贴上,福字要倒贴,寓意福到了。母亲为我们拿出过年穿的新衣服一一穿戴齐整。正月十五要扎花灯。兔子灯,八卦灯,我们姐弟的灯笼总是孩儿们中间最惹眼的。我们渐渐长大,家里的日子真如母亲所愿越来越好。每年定要买上各色烟花,在守岁时争相燃放,外面打拼的人都回到了家乡,在这个传统佳节里走亲访友,陪伴家人,整个村庄洋溢着欢乐祥和的气氛。
  如今,在建党百年华诞之时,那条承载了家乡人太多心酸与期盼的归乡路更是早已改变了容颜。沙石路进行了拓宽,主干道都修成了平坦笔直的水泥路,路边安装了风能路灯,路上各种车辆络绎不绝,恍然觉得其实城市与故乡之间的距离并不那么遥远。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很多东西在悄然间变得更好。走在夜晚的街头,灯光闪烁,一片喜庆祥和的氛围里,一缕缕烟火绽放在夜空。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时代飞速发展,社会快速前进,那塬见证着历史的兴衰,那路见证着时代的变迁,那人见证着家乡日新月异的每一个变化,这个伟大的时代洪流里,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人民心中的美丽乡村梦一定会实现,国人心中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