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东王村

□王福荣

  “水没半腰不见沙,蒿草分路入山家。一湾野景无人管,时借寒风扫落花。”这是我的老家汭丰东王村几十年前的真实写照。
  那时候村子在汭河北面,一排排破旧的茅草屋趴缩在山脚下,被汹涌澎湃的汭河勒得喘不上气来。山上没有路,河上没有桥,一年四季,我的父老乡亲们或肩扛背负重物爬山,或担挑驴驮物品过沟,或举物激流强渡,用顽强的生命同险峻的大山、狰狞的汭河抗争,书写了一曲曲催人泪下的悲歌。那时候,缺吃少穿、饥寒交迫、屋破窑塌、病急难医是常事。小小的我们一有空闲就跟着父母起早贪黑耕种劳作,打碾晾晒。下午赶着牛去放的时候,经常站在山坡上望着汭河对岸的无边沃野、大路朝天,心生羡慕:啥时候才能过上丰衣足食、车水马龙的日子啊。
  时间的车轮滚滚驶入了新世纪,党和政府在不断地为改变我村的落后面貌而努力。修建便桥、铺设砂路、改造危房、扶危济困,一户户村民真切感受到了党的关怀和温暖。然而一河相隔,交通不便,仍然成为横亘在乡亲们眼前的巨大天堑,阻挡着他们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
  精准扶贫的春风吹遍了黄土高原和汭河山川,幸福终于来到了,梦想终于开了花。
  从2012年到2015年,东王村依托易地扶贫搬迁、整村推进等项目、分两批规划投资的安居工程稳步实施。乡亲们欢呼雀跃,激动异常,从平整地基、抓阄占地、砌砖建房,到粉刷装修、硬化村路、搬进新居,一个个干得热火朝天,废寝忘食。我和母亲也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翻天覆地的幸福工程中,整天守在工地上,拉沙拉石,和灰运砖,起早贪黑,乐此不疲。到了2016年秋,第二批70多户小康屋全部竣工,至此,全村100多户农民全部搬进了新房,正式告别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穷苦日子。
  当一群群外地观摩者在整齐划一的村庄道路上赞不绝口,当鞭炮声在一户户一模一样的小康屋前响起,当红灯笼在一幢幢飞檐高翘的大门前挂起,当穿着新衣服的村民们在广场上游乐场谈笑,当鳏寡孤独的老人们在窗明几净的幸福大院安享晚年,当光棍多年的小伙子们娶回了一个个美丽贤惠的媳妇,当袅袅的炊烟里飘荡着猜拳行令和欢笑,我的眼睛湿润了,那些与世隔绝、度日如年的艰难岁月一去不复返了,美好和幸福的生活正在款款走来。
  后来,帮扶工作队来了,专家技术员来了,大型机械来了,各路客商来了,几十座日光温室建了起来,几百座钢架拱棚建了起来,养鸡场建了起来,葡萄园建了起来,一辆辆小车、农用车、三轮车、电动车撒着欢儿跑了起来。我的兄弟们西装革履,骑着摩托、电瓶车在不远处的工厂里用智慧和汗水挣回了大把钞票,在近在咫尺的温棚里用反季节瓜果蔬菜换回了财富盈门。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村部广场上霓虹灯闪了起来,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小媳妇们、大娘们跳起了欢快的广场舞,皮肤由以前的黝黑粗糙变得光洁白皙吹弹可破。闲下来的村民们坐在长凳上口若悬河,笑谈阔论。愁云一扫而光,笑容满面,雅致悠闲的生活完全可以和城市人媲美了。
  漫步汭河岸边,遥望对岸曾经的老村,那些破旧的老屋破窑已经被推土机垦复成一台台平整的田地,等待着被开发、被利用,被打造成更美的桃花源。塬顶,两条白玉带似的红军路曲折蜿蜒,从羊圈洼村的红军楼下盘旋而下,绕过神秘奇幽的堡子山、金马洞,穿过冬暖夏凉的老虎坪、凉水泉、景色优美的柏树咀、柳树林,直达山脚下几十年前的红军渡河口。我想,不久之后,这里必将成为远近闻名的红色旅游胜地,迎接远道而来的游客。我的父辈们可以坐在夕阳下,向人们讲述红二十五军浴血杀敌和吴焕先壮烈牺牲的往事,满脸骄傲和自豪。
  置身东王村内,移步换景,每一处都有绿意相伴,每一点都会有美景辉映。水清云读月,风暖花沐阳;雨来风摆柳,雾散叶留香。宽广洁净的河堤、茂密葱绿的护岸林给东王新村围上了美丽围脖。这里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诗情,有“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画意,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有“歌舞升平处,又见醉翁归”的浪漫。心湖荡起了甜蜜的涟漪,掀起了层层叠叠的浪花,那么美,那么美。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我生于斯,长于斯,完全融入了这里的生活,每年过年时回到了村子,或者和乡亲们在锣鼓喧天的休闲广场聊天,或者坐在他们干净整洁、布置华丽的房间谈笑,或者和他们大快朵颐、推杯换盏。我已经成为东王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她相依相偎,直至终老。我知道,这里的点点滴滴幸福都将被载入史册,成为伟大祖国蓬勃发展的缩影。
  听,东王村村委会的大喇叭里传出了欢快的幸福歌声:水清澈,天蔚蓝,鸟儿舞翩翩。房崭新,身康健,农民笑开颜。路相通,渠相连,山川似画卷。麦穗弯,粮仓满,香飘农家院。财有根,富有源,心醉梦也甜。党伟大,爱无限,大美在人间……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