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珍奔小康了

巧珍奔小康了

  □王宏

       巧珍是我儿时的玩伴,也是我大杂院的邻居。巧珍的妈妈在生她妹妹时难产而死,姊妹俩从小就是没娘娃,所以,印象中巧珍家总是乱糟糟、黑乎乎的。巧珍和她的妹妹巧平总是蓬头垢面穿得脏兮兮。尤其到了冬天,她俩的手常常是冻得像馒头,那模样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大杂院里的孩子们嬉戏玩耍做游戏时,有人常嫌弃她们,尽管巧珍很主动地拿出她的橡皮筋和沙包。因此,她们只能远远地眼巴巴地看着小朋友们玩游戏,那个时候,我便常常主动拉她俩和我们一起玩。

       巧珍的父亲既当爹又当妈,因为家庭的负担和生活的不堪,脾气很暴躁,巧珍经常悄悄地藏在角落里抹眼泪。于是我背着母亲偷偷拿好吃的给巧珍和她的妹妹吃,还将我的衣服拿给她们穿,也是为让她们姐妹能够开心一下。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巧珍就学会了做饭洗衣服。小学毕业后,巧珍便辍学了,负担起一家人的生活起居。当我们背起书包高高兴兴踏进中学的大门时,巧珍便背着背篓下地干活了......巧珍很早就结婚了,他父亲从乡下给她找了一个上门女婿,巧珍便成了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柴米油盐,生儿育女。后来我参加工作,离开了家乡,我们便很少有联系了,但我一直牵挂着她。

       有一年回老家,我向以前的邻居打听巧珍的情况,说她父亲去世了,妹妹也出嫁了,巧珍女婿有手艺打工能挣钱,两个娃娃也很乖爽,日子过好了,我由衷地为巧珍感到高兴,觉得她脱离苦海了。可好日子没有过几年,巧珍便又陷入新的生活困境之中。原来她丈夫打工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把腰摔了,不能干重活,需要长期卧床休养。巧珍艰难地拉扯着两个孩子上学,靠低保生活。期间我们偶有电话联系,她老是长气短叹,说生活对她太不公平了,她的苦就受不完,我鼓励她好好培养孩子,苦日子总会过去的。

      今年清明期间,我回老家给父亲上坟,碰上巧珍,她老远喊着我的小名,跑过来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开心地和我话起家长来,说她一直记着我小时候不嫌弃她和巧平,还经常给她们给吃的和穿的。说她现在日子好过了,早就不吃低保了,脱贫了。如今大儿子大学毕业考上“三支一扶”,在乡镇工作,小儿子和人合伙办了个养牛场,现在公家的政策好,宣传扶持力度也大,牛养下不愁买,一年能收入十来万元,她家也盖起了小洋楼,家具也都换成新的了。巧珍说着这些,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身上的红羊毛绒大衣更是衬得她容光焕发,那是我第一次见她笑得那么爽朗,那么灿烂,她还硬要拉着我到她家去,她给我做火锅吃。因为当天要返回,我给巧珍说你好好致富奔小康,下次来一定要到你家吃一顿你的小康饭,那绝对香!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