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人的书房情结 (之一)


       □本报记者 柳娜

      “最古味”书房

      主人:张晓莹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书房应该是一个具备艺术体验、阅读写作与图书收藏等多元功能的空间,市民张晓莹她的书房正是这样的一个所在。中式的家具、精致的文玩、浩瀚的图书共同构成了特有的东方古韵,使人沉浸其中,感受到一份沉静悠远。

       张晓莹家共有两间书房,一间是自己的,一间是丈夫的,都布置得古色古香。从中外名著到人物传记,从古今诗词到外国文学,有六七千册图书,而最多的是研究中国历史文化的书籍。书斋案头上摆放着做工精湛、情调雅致的微型几架,作为日常的文玩雅趣之物。


本报记者 杨昕 摄



       “传统中式书房从陈列到规划,从色调到材质,都表现出雅静的特征,拥有一个‘古味’十足的书房、一个可以静心潜读的空间,自然是一种精神的享受。比起繁复的设计,简单而有质感的中式书房更加和谐、柔和静谧,声不乱耳,色不扰目,更适合凝神静思,带来灵感。”张晓莹说。





      “最悠久”书房

      主人:王知三

 

       王知三是平凉民俗文化学者,他的30平方米的云鹤书斋,分为藏书间和工作间。藏书间里,密密麻麻陈列着历史文献、地方文献、民俗、民间文学、民间文艺等书籍,多达1万多本。在近1万册书里,有不少是他自己50年来的作品。

       在云鹤书斋里,王知三躬耕了50年,他的书房,也成了平凉历史最悠久的书房之一。在其间,他写就了《伏羲文化论集》《羲皇颂》《关陇文化探微》《六盘山地区回族口弦》《西吉民俗大观》《甘肃民俗》《人文甘肃·民俗卷》等70多种著作。这些著作,使王知三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及21世纪一十年代的民俗研究领域中占有一席之地,也奠定了他在静宁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本报记者 杨昕 摄


       环顾王知三的书房,发现已经再没有地方摆设其他的物品,满满当当一屋子的书。除了一个大书柜和一个书架,窗子还摆放着三层书,王知三每日就坐拥其间写作。只有书桌还略有余地,抹檫得十分干净,摆放着电脑和资料,静等主人来。





     “最风雅”书房

      主人:李安乐


       李安乐,中学美术教师、中华美学学会会员、文人墨客网艺术评论员。作为文艺评论界不可多得的人物,他的书房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有两间放书的房子,合起来不足十个平米。两个名号,一西一中,先有暗影画阁,后又有脉望阁。它们是二合一而存在的,但又分布在两个空间,一个在蜗居的寒舍,叫暗影画阁;一个在谋食的地方,叫脉望阁。两阁之中藏书不多,四千册左右,为我近十几年节衣缩食所积之书,无珍本善册,但多为自己手边学习之用,有艺术理论、社会学、历史、画册以及地方文化书刊。”李安乐介绍说。

       何谓“暗影画阁”?李安乐解释说,“暗影画阁”,狭促逼仄之格阁。暗影者,灯下之黑而取其火,沿承穴居者探之味。画阁者,有印刷之名册名籍名画名品之萃聚促狭阁地也。

       “脉望阁,这个斋号为藏书之用,虽书不多,又无古籍,但痴爱旧书如蠹食书,愿能食几页仙字,故以脉望典故为号。有《脉望铭》:‘吾阁之中,不尚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率真为要,适意为宜。 藏书千卷,概不外借。买书艰难,找书愁苦。白水之交,如斯而已。而无甘醴,周旋委蛇。俯仰奔趋,揖让拜跪。内非真诚,外徒矫伪。一关利害,反目相视。世俗交求,且勿再过。有酒小酌,无酒饮茶。闲谈古今,静习文化。不言是非,不论官事。行立坐卧,忘形适意。淡然天真,性致情到。唯吾书阁,置且搁之。’”李安乐引经据典,讲说着他的“脉望阁”一名的由来。


本报记者 杨昕 摄


       脉望阁中挂有李安乐最喜欢的一幅古对子:“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这幅对子家里旧有,是民国时做过民和县长的伯祖父李庆芬给的。小时候长者常望着中堂读这两句,所以印象特别深刻。静宁清代进士、乡贤王源翰诗句:‘有志读书我无福,从心媚世人即阉。’海门先生高标,也道出读书人的心气,读书不能富贵,但得有骨气,当不媚于世人,做自己喜欢做的。”

       那一壁壮观的书架,仿佛就是李安乐生命的备忘录,记得他所有的刻苦,也刻下他的收获和欢悦。书架的周围,挂着他画的白菜,还有淘来的斗笠,使整个书房像一部“文人雅集”。





       “最芬芳”书房

       主人:王斌

       当书房和茶相遇,是源于千年骨血的相契相合,让传统文化在现代社会里得以优雅互存,散发出浓浓的生活气息。王斌的书房是茶室与书房的完美结合。书房空间里,线条简洁的家具、茶具宁静雅致,寓繁于简,轻启门窗,清风徐来,让阅读和心一起沉淀。

       今年不到30岁的王斌是商人,追逐物质财富的他,更注重精神世界的提升。他喜欢读历史书,喜欢品茶,喜欢在一个懒洋洋的午后,倒一杯茶,拿一本书,安安静静坐上一个下午。


本报记者 杨昕 摄


       “我添置了好几套茶具,直接可以烧水、泡茶。春天明清茶,夏天花茶,秋天乌龙,冬天普洱。一年四季,植物的气味随着季节轮换。”

       王斌说,“在品茶之余,我还可以约聚三两好友,在阅读之余品茗,直抒谈笑鸿儒之感,那是最大的人生欢愉。”





      “最诗意”书房

       主人:李满强

       入选第二届“甘肃诗歌八骏”的青年诗人李满强,书房名字也充满诗意——听雨轩。

       对于李满强来说,书房应该是安静的区域,色调装饰上都不用过度渲染,一幅含义隽永的古画,一张优雅舒适的座椅,一个意趣横生的文玩,都能让他在轻松自如的氛围中找到读书的幸福。李满强的听雨轩有15个平方米,藏书2万多册,基本上是文学方面的书籍。

       为什么起名听雨轩?“雨是一种湿润的暗示,是情感的凝结。听雨,是力求内心一直保持对事物和世界的敏锐感觉,是一个写作者毕生要做的事。”李满强对于自己书斋名字给了这样的解释。


本报记者 杨昕 摄


       “我的写作的力量,都源于这个书房,源于在这里的阅读和思考。这几年我一直大量阅读经典的书籍,譬如张岱的《陶庵梦忆》、沈复的《浮生六记》,国外的帕斯、里尔克、谷川俊太郎、帕慕克、米沃什、卡佛、辛波丝卡、特朗斯特罗姆等等。我知道,要建造自己的小木屋,得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别人屋子修得有多好。”

       李满强书房的单人床上堆满了书籍和报刊杂志,也放着一个小本子和笔。入睡前他总要翻几页书,这时候常常会有那个叫“灵感”的东西来造访他。有时候睡下之后,朦胧之中会有一些词语和句子把他折磨得无法入睡,他就半夜爬起来,记在小本上,第二天再加以延伸和修改,很多诗作就是这样写成的。

       李满强还爱好书法,他将书桌铺上厚厚的毛毡,盖住整个桌面,笔墨纸砚一字排开,叠放书贴。兴致所致,随时向二王父子、颜真卿、徐渭等众位名家遥敬。

       “书房对我来说,既是暗夜里浮现的高地,可以仰望星空,俯瞰尘埃;更是曙光里真实的港口,从这里出发,可以抵达诗和远方。现在的速度太快了,我以为要慢下来,看书、写字、品茶,这样才能获得内心真正的安宁。”李满强说。


责任编辑: 暂无责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