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读书日】读书与生活

读书与生活

  □曹彦仓

  读书是一项精神活动,却与物质生活息息相关。尤其是对于一个出生于山村的人来说,读书的初衷完全是为了解决生存问题。我出生的那个山村非常贫瘠,当时吃不饱、穿不暖,大人让孩子读书是为了识几个字、会算账,不要做“睁眼瞎”。我上学后慢慢知道“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才有了把书读好的想法。

  我的心头常常萦绕着小时候长辈早出晚归修梯田、种庄稼以及挨饿的情景,他们把“救济粮”省下来给孩子吃,但我们村还是有好多孩子吃不饱。包产到户后生活逐渐好转,但艰苦的劳作丝毫没有改变。我们村处在半山半川的塬上,上山的路陡峭而窄小,人们要将农家肥一担一担送上山,成熟的庄稼又要一担一担挑回来。我母亲一个人种着八亩十多块山地,七零八落地撒在两个山坡上,最远的地一个单程往返要半天时间,母亲起早贪黑,天不亮就往地里跑,送肥、耕地、锄草、匀苗、施肥、收割,一年四季有干不完的活,中午还要给我们做饭,经常锅顾不上洗又匆匆地上地了。每年的夏收更是虎口夺粮,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小麦收割回来。火红的日头炙烤着大地,农民冒着酷暑弓腰挥镰,一把一把地收割,一块一块地“蚕食”那成片的麦田,山上山下都是“汗滴禾下土”的景象。上中学时我曾在某个暑假割了几次小麦,不到半小时就腰酸腿痛,汗流不止。常年的劳累让一些农民背驼腿瘸身体变了形。正是不想过这样的日子让我有了读书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那时候没有什么理想,只想逃离那座村庄。读书是枯燥的,也是辛苦的,不过总比干农活轻松。想着一旦上了大学,可以摆脱祖辈式的生活,我就有了苦读的冲动和坚韧。

  忍得十年寒窗苦,真让我跳出了农门,有了“铁饭碗”。生计无虞时,读书成了精神层面的事。吃饱穿暖了,人都会生些许异想。比如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难道是为了穿衣吃饭吗?面对灾难,该怎样对待?如何走出困境等等,生存之外,人生面临诸多问题需要解决。一段时期,我曾通过蒙田的《蒙田随笔》、叔本华的《爱与生的烦恼》等哲学书籍寻找答案。这些先哲书籍高度凝练了人的思想精华,但解决不了人类千差万别的思想问题,在真实的生活面前,一切说教往往显得苍白无力。有的人甚至说灾难是人生的宝贵财富,那是从别人的失败、困境、逆境中总结出来的。财富是人类共同追逐的,有谁真的愿意要这样的“财富”?有时眼中会流过网络或朋友圈转发的华丽文章,一大筐“摆渡”别人的正确话,当生活的巨风大浪真正拍打到自己身上时,谁还能以成仙成佛超然物外的心态处之?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生活是一本大书,如何走出生活的瓶颈才是需要我们认真去读、去思考的。

  给我们的人生启发和帮助更大的或许是阅读一些名人传记。人的经历不一样,遇到的挫折、打击不一样,对待生活的方式不一样,结局也会大不同。比如苏轼、王阳明等等怎样对待生活、处置人生灾难,他们不说教别人,更不制造心灵鸡汤,他们克服种种磨难,以博大的胸怀、强大的韧劲、超常的智慧渡过了人生的劫难,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人间奇迹,点燃思想火炬,是我们生存的榜样和走出困境的灯塔。

  若无闲事挂心头,最是读书好时光。生活顺心顺意,读书可以说是一种享受或消遣了,甚至说是一种休憩。沏一杯茶,焚一柱香,品茗读书,让心静下来,实乃人生一大乐事!龙井茶最好用玻璃杯,看小芽慢慢沉下、立起,看茶汤由清变纯,嗅淡淡的豆香味从杯中渐渐地散发出来。乌龙茶配紫砂壶更妙,洗茶水浇到壶上,雾气从壶身袅袅升起,再揭盖注水,醇香四溢。若在晚上则泡一壶普洱,不影响睡眠,玻璃壶和玻璃杯、白瓷杯可以欣赏棕红的茶汤,视觉的美可以提高嗅觉、味觉的灵敏度。茶书相伴,茶好多时候成为书的陪衬品。这时适合读一些闲适的、生活气息浓的东西,如周作人、汪曾祺的散文,明清文人的小品文,也可是唐诗宋词,因时、因境、因情决定,翻画册、读法帖也是很好的选择。间或听听外边的虫叫、鸟语、蛙鸣,欣赏窗外明媚的阳光或柔和的细雨,莫辜负了天籁之音和人生韶光;仰望满天繁星或当空皓月,茫茫宇宙之中,人如一蚁,不要为一点得失耿耿于怀……

  世间的快乐与幸福有好多种,读书不失为其中的一种。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