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过疫情检测点

车过检测点

  □张建军


  夜,吞噬了草木山丘;风,还在凛冽地狂舞着。

  一辆车撕破了夜幕,车灯下,残叶翻着跟头滚过路面,枯枝呻吟着被碾压的痛苦。司机不敢打开空调取暖,担心体温上升,车上的人过不了检疫关,坐在车里的我和要乘坐5点多的火车去南方复工上班的儿子,只好裹紧衣服抱紧胳膊。夤夜三点多,在这漆黑寒冷的荒原上,我们仨人向着平凉的方向而去。

  在出乡的疫情检测点,一根红色的栏杆横在前面,挡住前路。帐篷里两位疫情防控员全副武装,走到车旁,测体温、查身份证、仔细问询登记,还要给车消毒,然后抬杆放行,毫不马虎。

  十几分钟后,车驶上崇白公路。在车灯映射下,我远远地看见前方路中央,几名公安、医护和公务人员立在寒风中。开车的师傅对我说:“这是县级疫情防控点,挺严。”

  眨眼间,车已到跟前。两名交警穿着军大衣,口罩捂得很严实,只能从大檐帽看出是交警。他俩用手语示意停车。

  我们下车手持身份证,立于车旁。

  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听声音是女的。她俩上前麻利地掏出测温枪,测体温后转身向登记台报告:“36.5、36.4、36.6。”桌子前的登记人员按身份证逐一登记,并问询:

  “从哪里来?”

  “到那里去?”

  “平凉火车站。”

  “有何要事?”

  “送人。”

  “几时返回?”

  “天亮前。”

  寒风仍然呼呼地刮着,路旁的柳树弯着腰疯狂地扫描着大地。旁边一堆红红的炭火,映照着每个人的脸庞,火苗顺着西北风的方向跳跃着整齐的舞姿。一阵工夫,我们三个就冷得打颤。

  登记结束,前后又有几辆车停下。警察催促我们上车离开,以防感冒。临走,还叮咛:“戴好口罩,保护好自己,注意安全!”

  车在荒野大山中,破夜幕而行。我坐在车内,眼眶不由湿润……

  从这些忙碌的身影,沉重的脚步中,我看到了他们口罩内憔悴的欣慰,帽檐下疲惫的微笑,也看到了他们脆弱中的坚强,柔弱里的勇敢。在这荒无人烟的道口,支起一顶帐篷,一张桌子,一架火炉就是他们的家。凌晨三四点,温暖归千家,万户入梦乡,只有他们在这荒郊野岭安营扎寨,不忘初心,逆向而行,守护着健康,守护着安宁,用生命,搭建起一道道健康防线,用无悔的信念,演绎着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感人故事。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谁。一个乡镇、一个县的人民,因为有他们的负重前行,才有了一份安宁与期待。浓浓夜色里,因为有他们执著的坚守,才构成了这个夜晚最美丽的高原风景。

  愿他们一切安好!疫情过后,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万家团圆。

  我坚信,冬天已经过去,春天就在眼前!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