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门外

春天在门外

  □白小燕

  关于冠状病毒,起初大家都没在意。可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家人这才惊觉,我们必须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

  外甥女在湖北十堰上班,公司1月19日放假,她当天坐火车到西安,和同学在西安游玩3天,于21日回到家。在疫情还没有从武汉扩散蔓延开来,搞得人心惶惶的时候,我们真的没在意,也没想起自己有家人自湖北来。

  外甥女在十堰参加工作之后,每年只有春节回家,大家都盼着跟她见面,最想见的人,要数婆婆和外甥女的一帮表兄弟姐妹。外甥女高中3年和婆婆朝夕相处,感情深厚自不用说,表兄弟姐妹四散在外地各处上大学,一年就专等春节假期聚会。

  我家的老传统,是大年初一各家要聚在一起吃年饭。外甥女家距我家十多公里,往年的大年初一,他们一家四口必定喜气洋洋早早到来,这已是多年的习惯。

  今年怎么办?大年夜,一大家人饺子吃得索然无味,春晚看得心不在焉,虽嘴上不说,但大家都担忧着外甥女的健康状况,以及她大年初一来不来的问题,就算她不来,她的家人会不会来?大家都商量着,怎么处理好这件事。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不能让孩子觉得家里人对她有戒备心,任何时候,亲情和爱都是不能割舍的。

  大嫂向来很有见地,她说,咱们要居安思危,家里老人孩子一大堆,不是咱们家缺少人情味,要以防万一。不见面,打开视频,我们照样看得见,说完她目视着大家。

  作为医务工作者,我觉得身强力壮的外甥女所在地没有疫情,应该安然无恙,可今年这种恶魔一样的病毒,岂是我们眼睛能监督的?我说,防不胜防啊!

  大家面面相觑,最后一致无声地同意了大嫂的建议。可毕竟外甥女还是个孩子,谁都不想让她心里有压力。一家人不知道怎么向她开这个口。最后决定由大嫂家的孩子,小外甥女一岁的表弟跟她说,他曾经在武汉上过四年学。

  表弟发微信给表姐,颖同学,你自武汉回来,一定照顾好玉体,老家气温低,你可别外出啊!

  聪明的表姐马上回,这个春节我做宅女,哪里也不去,在家里自行隔离两周以上。看来我们是杞人忧天了,人家的思想觉悟挺高的。

  初一年饭,少了外甥女家一家人,大家都觉得怅然若失,但一想又倍感欣慰,多么懂事的孩子呀。只有婆婆,见不上心肝宝贝外孙女,成天念叨。我们就打视频让老人看,外甥女戴着口罩一个人待在卧室里,床边放着一摞书,桌上摆着刚绽放的水仙,一脸灿灿的笑容。婆婆说,看把娃可怜的。外甥女说,不可怜,每天按时测量体温,及时给街道办上报,身体一切正常,等过了观察期,我来看你们。说着,外甥女做出飞翔的动作,惹得婆婆笑起来。

  到今天十四天过去了,外甥女还戴着口罩待在卧室,为不让她孤单,家人们只要有时间,就和她视频通话,看她每天笑魇如花,我们都觉得特别欣慰,自我隔离马上就会过去,她一切都好,这是值得期待和欣庆的。

  天灾人祸,无法回避,灾难面前,我们是何其的弱小,但我们有不弃不离的亲人,有分分秒秒都在的爱,亲情和爱足以让我们强大,爱和被爱从来都是一样的幸福。“杨柳散和风,青山澹吾虑”,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春天在门外,愿这阴霾早早散去,还武汉一地樱花盛开,还我们一个太平人间。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