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周刊】等到那一天,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等到那一天,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平凉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柳娜

  疫情是一场漫长的战役,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节奏,每个人都在期待着疫情结束,期待着回归正常的生活,而对于有所期盼的你来说,等到疫情结束的那一天,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蔡国宏:继续快乐奔跑

  在家里不出门十多天了,崆峒区的马拉松爱好者蔡国宏心中有些焦急,他说整个城市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不吵,不堵车,人与人都离得很远……他还记得最后一次参加马拉松比赛是在2020年元旦的平凉市环城赛上,“许久没有跑步了,真是很想念运动的日子,想念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蔡国宏喜欢跑步起初是因为减肥,没想到会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项运动,跑步让他的体型和皮肤始终保持在一个健康、紧致的状态。“疫情结束了,第一件事就是想和小伙伴们去跑步,还想组织一个团队,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爱上运动,爱上健康的生活,增强免疫力。”

  李文虎:找一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

  “原本好好的日子,像被判了一场‘禁闭’。”急着出门找工作的李文虎有些焦急的说。今年19岁的李文虎是崆峒区花所乡苏城村的村民。2019年,他高中毕业,本想今年春节后去找工作,结果,一场疫情让愿望暂时搁浅。

  “我家新房子盖起来后连家具都没有添置,我想早早挣钱替父母分忧。”李文虎说。李文虎父母都在家务农,体弱多病的父亲偶尔去平凉城干点零活。“很心疼他们,早知道意外来得这么快,高中毕业后我就该找工作了。至少还能挣几个月的工资贴补家用。希望疫情早早过去,我到城里找一份月薪3000元的工作,我相信凭我的努力和勤奋,还有编程的特长,可以找到一份好工作。”李文虎焦虑中带着期望。

  张乐宇:吃火锅喝奶茶看电影

  对于2000后出生的张乐宇来说,没有什么比吃火锅喝奶茶看电影更惬意的事了。“等到疫情结束,等到春暖花开,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约上几个闺蜜吃火锅,要最辣最辣的那种,好好的放松放松。”

  以前和朋友相约是稀松平常的事,没想到在这个春节竟变成奢侈。电视里有一个场景我印象很深,视频里一个病人躺在床上绝望地喊说,‘我是不是不行了’,医生两只手都抓住他的手说,“你要坚强点,我们会尽力救你的”。格外真实,毫无煽情,也没有拔高,一边是绝望的病人,一边是负重前行的医者。那一刻你会发现,真正的伟大其实是渺小的,是平凡生活里每一个执着的瞬间。”张乐宇感慨万千,这些天,没心没肺的她也开始思考生命、人生等大题目。

  “印象中应该是第一次,景点、庙宇、餐馆、娱乐场所都会歇业的春节,人和人的连接大概率要变成云聚会、电子拜年和统计健康状况的社区电话。从来没有过的孤独,让我格外期待春天的到来。我想往后余生,我一定会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张乐宇说。

  周光年:去见想见的那个人

  今年32岁的周光年,4年前从平凉到西安打工,现在是西安一个小酒吧的驻唱歌手。这个年,他是在平凉父母家过的,在相对隔绝、独处的环境中,浮华消散,周光年意外的发现,这个时候藏在他心底的一些念头才逐渐变得清晰而明朗。

  周光年这两天的日子都是在回忆中度过的。回忆里竟是和前女友相依相守的四年时光。周光年有些伤感又有些甜蜜的说:“我和她分手半年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这个时候,独自窝在家,感觉特别的想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念一个人。”他说。

  周光年和前女友蓝蓝是在西安打工时认识的,他说,前女友是江苏人,长发,很清纯。女友在理发店打工,他在酒吧驻唱,两个人挣得钱不多,但感情一直很好。“我们经常一起出去买菜,买一次,花十元,够我们吃一天。蓝蓝很会计算,我们一天会吃一顿肉,肉切得很细,和白菜一炒,真香。我们没有洗衣机,两个人一起拧衣服,边拧边笑。我们共同的爱好就是听歌,握着手不说话,听多半天。”

  “故事普通的要死,但那,可能是爱情最美好的模样。”周光年说。“分手时没什么前兆。有一天,她拿着医院的化验单,说自己得了糖尿病,问我,她这样了还愿不愿意娶她?就因为我犹豫了一下,她走了,断了所有与我的联系方式。”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里,我才有机会脱离无知的状态,检阅自己的过失。可能人就是这样,往往失去所得后才会有所觉醒。等疫情结束,我要去找她,给她道歉,娶她回家。”周光年说,语气诚恳而坚定。杨子涵:继续支教洒播光明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