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小县城的别样年味

疫情之下,小县城的别样年味

  □布考拉

  这么多年,沉浸在静好岁月里的我们又怎会想到,2020年的春节刷爆手机屏幕是武汉封城,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的消息。

  1月23日,武汉封城那天,听到最多声音是“这怎么可能?”“真的有这么严重吗?”“发生什么了呀?”有一场灾难早已潜伏而来,但遥距武汉千里之外的这座陇东小城却后知后觉,我们可能在手机上都看到这样的消息,但谁又曾想到它会如此严重?

  1月22日,也就是农历腊月二十八,小县城街道上洋溢着浓浓的年味。那时,关于疫情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全国确诊的人数已经达到数百例,形势非常严峻,但显然对于疫区千里之遥的这座小县城并无太大的影响。其实,当地政府早已经在紧张地开展各项防疫工作,只是对于大众来说,最重要的是过年。

  农贸市场和菜市场像往年一样拥挤,送货的三轮被摩肩接踵的人群阻挡在门口,不断鸣笛。供货商忙着买东西,人们大包小包拎着东西往外走。

  阳光明媚得不像话,大街上已经有了很多露着脚踝的时尚姑娘和帅气小伙,仿佛已是春回大地,他们大都是大学生的模样。当然,在这个温暖的日子里,口罩也早已是他们的标配。

  拥挤的超市里,人挨着人,人挤着人,各种蔬菜水果熟食的味道里混杂着各种的香水味道。人们忙着交谈,忙着往购物车里放东西,心里盘算着这一年如何招待亲朋好友。纷杂的人群里除了大人,还有很多小孩,甚至还有熟睡在购物车里的新生儿。然而,带着口罩的却少之又少,带着N95的更是没有,包括那些小孩和那个熟睡在购物车里的新生儿。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闺蜜告诉我,一个从武汉回来的老同学因办理住房公积金贷款,需要武汉当地的手续,又折返武汉了,她感到很害怕。

  武汉封城后,朋友圈里关于新型肺炎的消息一下子多了起来。当天下午,很多人在到处寻找购买口罩了,这是这座小县城觉醒的开始。

  1月24日,除夕当天,我们这边按习俗是要去上坟,祭拜逝去的亲人。老公纠结要不要回老家上坟,最后他还是回去了。那天晚上,我们小区亮起的灯很少。与往年一样,很多人都回老家过年了。在医院上班的妹妹,第一次在医院过年。老公回家后告诉我,老家的很多人都没有防范的意识,他们觉得乡下空气好,不会有这病。

  当天晚上,爆竹声依旧,但却无法冲淡萦绕在我们心头的忧虑,也是多年来我们家唯一没有观看春晚的除夕夜。

  1月25号,大年初一。甘肃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朋友圈里相继出现了谢绝走亲访友,居家过年的倡导。紧接着手机每天推送的都是疫情的消息,朋友圈里都是让人泪崩的疫情一线的画面,看一遍哭一遍。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走亲访友,一大家族聚在一起过年唱歌喝酒娱乐的画面。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同时出现在眼前,心疼、担心、无奈、焦虑、生气的各种情绪便在心里交织。七个月的儿子搬着自己的小脚丫哼哼唧唧,这让我更加的不安和恐慌。不得不承认,自从当了妈妈,我的内心便被软化了,变得很没有安全感,也很怂。

  1月26号,大年初二,当地的各个地方都开始严禁走亲串门,各个小区也开始限制外来车辆和人员,紧接着很多饭店、娱乐场所停止营业。年前不断催促我回家的母亲打电话说:今年过年别回家了!

  1月27日,大年初三,朋友圈里出现了不少土味又实在的抗疫情的标语,和守在各个高速路口、村口的民警和医务人员的画面。小区变得很安静,街道上只见偶尔的车辆,不见行人。这样的安静让人安心,这样的严防死守是让人感动、踏实和信心倍增。

  1月28日,大年初四,县联防联控领导小组发布通告,进一步明确防疫期间各项规定,防止疫情蔓延。那天,多日没有出门的我去了一趟超市和药店。药店的体温计和消毒液断货,超市里也买不到消毒液,但到处都可以闻到浓浓的消毒液的味道,遇到的行人都是“蒙面侠”。

  1月29日,大年初五,楼下超市停止营业。一家照常营业的小超市开始对进店购物的顾客测量体温,登记相关信息。出门时发现,小区物业公司在电梯里准备了按键的纸巾。

  宅在家里的人们继续以电话的方式相互问候,有人学做美食,有人学着健身,有人直播,有人聊天,有人玩游戏,有人学习。只是,每天都必不可少的一件事就是关注疫情的最新情况。

  2020年1月的最后一天,往年小区的灯早该都一盏一盏地划破夜空了,但今年好多窗户依旧是与黑夜一样的颜色。

  这一天,原本该是上班的时候,但假期延长了。可医生、民警、党政机关、公共事业以及基层工作人员却提前上了班,还有很多人未曾休息。是他们守卫在病毒的前沿阵地,为我们筑起了生命安全的第一道防线。这不是一句“辛苦了”可以感谢得了的。

  2月的第一天,县城迎来了鼠年的第一场大雪。大雪过后,天气放晴。只是危机仍未解除,人们只能宅在家里,静待疫情散去,春暖花开。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