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十月不太冷

□马元雄

  平凉的十月,正是深秋时节,寒意甚浓,每年此时,暖气似有还无,最难将息,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时间。而疫情的再次来袭,让人感觉寒意更多了几分。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市直机关事业单位共528名党员按照统一部署,迅速下沉市区各个社区,深入防疫一线,筑成了一道防疫墙。文旅系统共派出29名党员干部,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我们被派到了崆峒区兴合庄社区,10月23日接到通知,24日一大早立马按照要求进入指定小区,参与防疫工作。还好,大家已有过之前参与防疫的经历,虽然接受任务时间紧迫,但很快有条不紊地投入了工作。摸排小区住户,我所在的小区一共48户96人,其中2户未入住,大多为退休人员,迅速采买消杀用具,勾兑好消毒液,拿起喷壶在小区门口、单元门等人员出入区消杀,督促进出人员扫码、测温,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暂时忘却了寒冷。
  但忙碌间隙,尤其是早晚时分,寒意还是时不时地提醒大家它的存在。因时间仓促,防寒用的帐篷、床铺、棉大衣等物资大多未到位,社区给部分急需处先行配送,虽面临各种困难,大家依然义无反顾地坚持把手中的工作干好。所幸我所在的小区有门房,无人出入时,值班的门卫——一位大爷就会热情地招呼我们几个去门房里坐会,他烧好了开水,说多喝点热水暖暖身子,虽是简单的问候,让人也颇觉温暖。隔壁小区是市文化馆和图书馆的防疫点,虽也有门房,但没有门卫,房里面堆满了杂物,由于长期无人居住,自是冰冷得多。早上大家刚进去时,禁不住打冷战,女同志更是冻得直跺脚,不停地往手上呵气。“秋风萧瑟天气凉”,切身的体验令我对该诗句的理解更深了一层。
  忙起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天将黑时,寒意好像憋足了劲儿似的,向大家展示它的威力。再次去隔壁,却发现值守的同志怀中抱着个暖宝自得其乐,她在窗口看见我,立马起身出门,提示先扫码。好吧,连我也不放过。我笑道,条件不错嘛,这设备都是哪来的?她感慨不已,说楼上一个老奶奶中午下楼溜达时看见她,拄着拐杖又立马折回去,抱来自己的电暖宝非得给她,还再三叮咛,女娃娃一定要注意保暖,不能受凉,还说了好多感谢的话。她觉得有夺人所爱之嫌,但奈何老人一直坚持,告诉她自己家中开着电暖,不必担心,看她收下之后老人才开心地回去了。说话间,一个大叔从门口进来,笑着对我俩打招呼,主动拿出手机扫码,看着他自觉的行动,同事赶紧表示感谢,大叔说应该是我们感谢你们才对,大冷的天还跑来为我们服务,并主动问我们需要电暖吗?他就住在一楼,家里还有个暂时闲置的电暖,可以给我们用,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因为另一个同事已准备将自己家里的电暖先拿来用。大叔一再告诉我们有啥需要的东西就来取,热水啥的随时来家中接,好一阵寒暄后才转身回家。
  楼上灯光闪烁,晚饭后人们多宅在家中,很少有人出门。仔细想想,这何尝不是个人用实际行动参与疫情防控的最好方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让自己也让别人都多了一份安全。出门时顺手在包里搁了本朋友的诗集,名为《那一处烟火》,再看诗集名,却莫名地多了份感触,在疫情防控中,我们每个人都在用实际行动参与其中,一杯热水、一个暖宝、一个电暖……或许,正是这一处处烟火,才换得这美好的生活和美丽的人间。
  第二天早晨,经过街角时,看见扎在路边的帐篷,我扫完出行码,问这些同样坚守在防疫一线的同志冷不冷?因为相比他们,我们疫情值守地有门房的条件毕竟要好多了。一男同志道:“没事,扛一下就过去了。”他轻描淡写的一个“扛”字,其实包含着担当和责任。电影《长津湖》里,那些在零下四十度坚守的志愿军们,何尝不是凭一种扛的精神,将困难扛在肩上,无怨无悔地坚守,才最终将坎坷踩在脚下——也许,这就是中华民族伟大之所在。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