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行左右岸,不惧苦与难 ——《额尔古纳河右岸》读后

□李小丽

  了解迟子建这位女作家,是从她的《额尔古纳河右岸》开始。记得在一本杂志上读到过这部小说的节选,虽文字不多,却已勾勒出引人入胜的剧情,便寻来这部小说细细品读,不禁被其吸引,作品文笔清新自然,犹如小船在江中行驶,时而缓慢沉静,时而激流翻涌。
  小说以小见大,以倒叙手法布局全篇,前部分的基调还是比较欢快明朗的,中后部的基调比较压抑——小说中,鄂温克的族人们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困难和灾难,一次次地打击着这个弱小民族,道出了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伤痛和悲怆。
  迟子建是当今文坛为数不多的不太以商业作品哗众取宠的真正作家,在当今社会色情泛滥的文学世界里,无疑为我们注入了一种清洁的精神力量。鄂温克人从不滥杀贪多,每次出猎,哪怕是冬天,只要够一个星期的储备粮,他们绝不滥杀,他们比谁都懂得爱护自然、敬畏自然、保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可是,最后,这里山空了,地废了,野生动物消失殆尽,这样的历史,怎能不让人痛心和深思!
  记得在萧红的《呼兰河传》中,直接造成小团圆媳妇死去的是那场代表着愚昧无知的“跳大神”活动。而在迟子建的笔下,萨满的“神力”可以让一只驯鹿幼崽替人死亡,而妮浩成为“萨满”之后,她每每用自己的神力救活一个人的同时,自己的亲生骨肉便会在另一场灾难中死去。我们或许无法明白萨满教创造出的奇迹,更无法明白他们为何甘愿舍弃,去保护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呢?在这里,迟子建通过歌颂人心的虔诚来表达对生命的敬重和对自然的敬畏,其神秘力量的显现,是完全基于现实的,那神秘的萨满教,给整篇小说增添了引人入胜的浪漫主义色彩。鄂温克民族十分崇尚自然,他们生于自然,死于自然,依赖自然,敬畏自然,迟子建在描写死亡及苦难时,又能始终保持着哀而不伤的整体基调,将人与自然万物,在精神层面上高度融合,这恰恰是大自然的魅力所在。
  在《额尔古纳河右岸》中,既描写了个体生命的孤独、人性的卑微,也有那些斑驳现实中残酷的风暴,但无论哪一种手法描写最终都在她慧黠的关照下化为一束温情的光,直抵内心深处,丰盈又纯净。迟子建清醒地意识到这世界的寒流有多刺骨,也深深地触及到这世界的温暖有多辽阔。她的文字向来保持朴素的情怀,对于读者来说就是温暖的照见,不得不说,迟子建是中国当代真正具有俗世关怀精神与悲悯情怀的作家之一。她的笔下几乎都是小人物,他们大都过着社会底层的生活,历经磨难,只是她笔下的残酷会被文字里的温情所淡化,为读者呈现出一个意趣盎然而又温婉细腻的艺术世界。尤其在物欲横流世风日下的今天,能写出这么优美动人、清新如画、纯美如荷的书来,堪称经典。她的作品独特而宽厚,在一个人人都可能被世俗欲望所劫持的今天,谁能守得住今日的清静,谁才有可能拥有未来。
  读到动情之处,我常常掩面而泣,可感到伤痛和悲哀的同时,又体味着亲人间的血浓于水和情人间的浓情蜜意,这就是迟子建,用人性的美与善去涤荡现实的苦与涩、沉与重,从心底涌现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