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戈壁

□高斌

  我从哈密带回来一块长、宽、厚分别为9、8、4厘米白黑红三色相间的小石头,质朴中透出戈壁色彩,不规则中显现沙海奇观。看到这块石头,我会时常想起刚去过的戈壁。查字典:戈壁是指地面几乎被粗沙、砾石所覆盖,植物稀少的荒漠地带。
  这块石头来自于寸草不生、一眼望不到边际的雅满苏光伏产业园,这个地方四季没有颜色差别,除了蓝天白云,全是灰蒙蒙的戈壁色调。百度“雅满苏”,只查到雅满苏镇,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以东170千米处,西与大泉湾乡相邻,南与巴州若羌为界,东偏南与甘肃敦煌市接壤,东与星星峡尾亚车站为界,北与沁城乡相邻。但雅满苏光伏产业园并不在雅满苏镇,距离雅满苏镇还有56公里。
  我们一大早从哈密市出发,带着刚从超市购买的工会慰问品,前往慰问中国电力建设集团电力运维管理有限公司哈密项目部员工。顺着连霍高速公路一路向东南行驶,下高速后,又折返西北方向,临近光伏园,远远望去是灰黑色调、迎着太阳光芒一望无际的光伏板阵列,如同整齐排列的军营里的方队,蔚为壮观。
  “2个半小时,路程有些远,也有些荒凉!”一路颠簸的我发出感叹。
  “现在有了混凝土路,方便多了,2019年前连路都没有,车就在戈壁滩上随意跑,有一次外出办完事回来,天渐渐黑了,感觉十分熟悉的戈壁,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一个人开车在戈壁打转转。后来,镇定下来,看到远处隐隐约约风电塔标上的灯光,才慢慢找到方向。”正在开车的项目经理张岩回想起上次的经历,仍然心有余悸。
  “原来什么也没有,自从有了光伏电站,光伏板下还渐渐长出了零零星星的小草。”刚从甘肃探亲回来上班的富佳佳高兴地说,为小草给戈壁带来一抹生机而颇感自豪。
  来到光伏产业园,我了解到,一家又一家企业在这里投资兴办了无污染送出光明的产业,一个企业有围栏围成的区域,前面是控制中心,建有用于办公和住宿的平房,门口、院内标注着企业名称,后面就是光伏发电站,光伏板、逆变器、变电器等设备有序排列。
  2016年,中电建电力运维管理有限公司承接雅满苏5万千瓦光伏电站运维;2020年,承接雅满苏220千伏光伏汇集站运维。两个站14名员工,平均年龄27岁,年龄最小的马鹏飞出生于2001年,今年刚满20岁,毕业于平凉职业技术学院电气自动化技术专业;还有富佳佳和侯邓萍、汪龙蛟和程倩两对年轻的夫妻相互帮助,共同坚守在这里,将青春献给“光明事业”。
  现场、值班室、宿舍,构成了员工们日常单调孤寂的“三点一线”生活方式。座谈会上,员工们也不会表达什么,也没有提出什么诉求,部分员工甚至有些害羞。可走到现场,说起光伏发电和变电站专业上的知识一点也不含糊,讲得头头是道。
  “光伏电站共计50个子方阵,每个子方阵装机容量为1MWp,每10台35kV箱式变压器在高压侧并联为1个联合进线单元,共5个联合进线单元分别接入35kV母线,以2回35kV线路接入中电建雅满苏220kV汇集站;在占地面积约17平方公里的雅满苏光伏电站巡检一次需要3个小时。”值班班长王义翔如数家珍。
  “220kV汇集站则是整个光伏产业园的中心,8家光伏电站所发的电都要通过汇集站升压后,送至烟墩750kV变电站,输入大电网。”站长汪龙蛟颇为自豪地介绍。
  我们参观了员工宿舍,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两张床,非常简单整洁,除了桌子上一些检修、运行规程等书籍外,最明显的是窗台上摆放的一两盆小小的绿色植物和五颜六色的戈壁石头,这些石头是员工在周边的戈壁捡拾的,这是他们业余文化生活的一个重要乐趣。
  “这些员工作为中国电建甘肃能源公司新能源运维的开拓者,也有戈壁石头一样的品质,坚韧坚实,无怨无悔坚守戈壁,担当作为。”中电建电力运维管理有限公司党总支书记、执行董事、总经理唐金平这样称赞每一名员工。
  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雅满苏是维吾尔语,意思是“苦水”。这里吃和用的水全靠外面水车拉进来,一立方水65元。员工平时巡检一身汗,有时也舍不得用水冲澡,感觉太奢侈了!
  随着员工们精益求精的艰苦努力,中电建电力运维管理有限公司维保的雅满苏5万千瓦光伏电站,连续3年在全国41家发电集团所属1223家光伏电站生产运行指标对标过程中获得3A、4A证书,历年生产运行指标在哈密地区光伏电站中稳列前茅;汇集站也连续安全稳定运行1929天。
  2021年,中电建电力运维管理有限公司又中标承接了北塔山10万千瓦风电项目和石城子一、二期4万光千瓦伏电站项目的运维,继续在新能源运维领域阔步前行。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