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故乡的月光

□李淑慧

  秋天的一个周末,又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起身推窗,楼下的小区里很安静,隔着玻璃窗向外望去,路灯忽明忽暗,好像就在我低头看书的瞬间,或者只是在我起身沏茶的瞬间,它们一盏接着一盏地亮了起来,照亮了夜晚,也照亮了楼房和马路。在挤出来的时间里,写了首小诗,浇了小花,洗了衣物,做了可口的饭菜,此刻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女子。除此之外,便会觉得自己同男人一般站立,同男人一样奔波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为了生活,为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里藏着的一份执念。
  宅了一下午,该出去透透风了。加了一件风衣,便走出小区的大门。大街上有些喧嚣,人头攒动,车来车往,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习惯了安静的我便沿着门口的一条小道走去,晚风习习,空气温润舒适。
  走在林荫小道上,一束月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洒落下来,驻足抬头仰望,才看到玉盘似的月亮挂在湛蓝的天幕之上。只可惜,蓝色深邃的天幕上,那些稀疏的星星,最终抵不过耀眼夺目的灯光,而显得黯淡;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也因为光亮不够强烈,也没有灯光耀眼,便可有可无地淹没在城市的灯海中。
  此时此刻,如若古代诗人们望着城市上空孤独的月亮,还会不会勾起“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一份惆怅?会不会产生“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情怀?会不会吟诵“江畔何人初照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凄婉诗句呢?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此刻,望着头顶的这一轮圆月,却牵起了我的一份乡愁。这淡淡的月光,一下子就触动了我柔软的心弦,思绪飞回故乡关山。
  此刻,如若我尚未离开家乡——华亭市一个村庄,尚未移居于河南新乡这座城市,我的眼前无喧嚣之烦扰,无人群之拥挤,有月亮的夜晚,我定会独自坐在家门口,静静地手托下巴,痴痴傻傻地望着月亮,生出美妙的幻想来。如果是在冬天,我会生起炉火,熬着罐罐茶,与月亮相约,彼此静静守候,相互凝望,任思绪纷飞。
  淡淡的月光下,有牛儿叮叮当当的铃声,有狗儿猫儿鸡鸭的叫声,漆黑的夜虽然寂静,但有一轮明月陪伴,晚风里弥漫着浓浓的柴草气味,夜晚就更显得温情恬静。
  月光穿过树叶的缝隙,洒落院子里,也静静地泻在种植的茄子、黄瓜、辣椒、菠菜、西红柿、辣椒上……在有月亮的夜晚,这些蔬菜安静地舒展开枝叶,是否会说着悄悄话?
  月下,静谧的小村温情脉脉,月光如一条柔软的纱布,将布满架子车轮迹和牛蹄窝的小路包扎;月光又像温柔的手掌,抚摸着抱住一块石头的老树、默默无闻的碾盘、高高的柴垛,一湾清凌凌的泉水泛动着银光……
  有月亮作伴的夜晚,心也不会孤单,我依然似个疯丫头般,蹦跳在村路上,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感受着那份闲适和悠然;抑或看着儿子和小伙伴一起,在月光下你追我赶,玩耍嬉戏。等儿子跑累了,我就坐在小院中,披一身温柔的月光,揽儿子入怀,仰望着满天的星星和那轮明月,给他讲嫦娥奔月、吴刚砍桂树的神话故事。每每这时,儿子便会在聆听中甜甜地睡去,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月光亲吻着他圆润稚气的小脸,更显得可爱了……
  如今,久居异乡城市,即便有月亮,也无法感受到月光的皎洁和安恬了。即使月光拥吻着全身,我依然找不到那一份美,那一份好。只有被月光勾起的一缕思乡之情萦绕心头,给我以安慰。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