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地便溺该整治了

       □本报记者 赵晓燕

  近日有网友反映,上下班途经中心城区西门坡附近,经常会遇到有成年男子全然不顾过往行人的感受,在小巷和绿化带随意“方便”,地面上尿迹斑斑,每天路过都能闻到刺鼻的气味,让人极度不适,也给环卫工人徒增工作量。据记者了解,该网友所反映位置不远处就有免费公共卫生间。

  随地便溺是日常不文明行为中最为恶劣的一种,不能随地便溺是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的道理,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可不少成年人却屡屡犯之,既破坏公共卫生环境,也影响未成年人良好习惯的培养和城市整体文明程度提升,令人切齿。

  毋庸讳言,在其他城市或是乡村,随地大小便现象都不同程度存在着,这种从农耕社会流传下来的顽疾,至今没有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而被抛弃,从根子上说还是个人素质提升问题。

  这几年,平凉城变化日新月异,城市建设也更加人性化,街边建起了不少公共卫生间,可总有人就是不愿多走几步,而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解决“内急”,文明素养欠缺,导致羞耻感丧失,久而久之,习以为常,遂麻木不仁。同时,一直以来,我们对随地便溺等破坏、污损公共环境卫生的不文明行为,更多局限于媒体呼吁、曝光和批评教育上,市政府印发的《平凉中心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办法》中虽然指出,“在公共场所违反规定随地吐痰、便溺者,依据《甘肃省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可处以10元以上,100元以下的罚款。”但事实证明,这样轻描淡写、隔靴挠痒的处罚和警示,不足以引起不文明者的重视。因此,要改变长期沿袭下来的陋习,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还需动真格,下“猛药”, 只有让当事人认识到自己的不文明行为需要付出相应代价,他们才会引以为戒。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据媒体报道,杭州、呼和浩特等城市为了整治这一恶习,对当街便溺者,不仅要处以100—1000元的罚款,还得签订《拒绝随地便溺承诺书》,严重者会被记入个人诚信档案;以文明著称世界的新加坡,随意扔一个烟头,不但要被罚款1000新元(约5000多元人民币),还要罚到公共场所劳动几个小时;使用公厕后被发现忘记冲洗,就已经触犯到了法律,更别说当街便溺了……可见,当正面宣传教育无助于约束个体文明行为时,出台细致到极点的法规,辅之以重罚手段,并持之以恒、常抓不懈,倒逼文明养成,不失为一种治本措施。

  整治城区不文明行为,擦亮文明城市底色,我们期待!

责任编辑: 齐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