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博语】别让“网上”逐丑污染“线下”追美

别让“网上”逐丑污染“线下”追美

  □平凉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张笑娟

  最近,36岁的广西男子周某又“火”了,这个长相让人提不起兴趣、行为让人恨得牙痒的“贼娃子”刚一出狱,就成了众多网红公司高价抢签的“香饽饽”,从“线下黑”摇身变成了“网上红”。

  人们不禁错愕:“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给猫当伴娘”。

  周某如此大的“名声”还得追溯到2012年,当时他因第二次偷窃电瓶车被抓,面对记者的摄像机,周某摇头晃脑、语出惊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就是偷这种东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 ……之后,他的这番“逆天”言论被“热心”网友刨出,诙谐段子、恶搞视频层出不穷,一时间蹿红网络。

  互联网果然是有记忆的,周某8年前的“离经叛道”在8年后仍具有“非凡效力”:在他出狱之前和出狱当天,网红公司、酒吧老板、汽车经销商,甚至还有卖电瓶车的等等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在家门口和监狱门口望眼欲穿,等候、迎接周某归来。用周某家属的话说:“从4月8日到18日,一直都有人开着‘豪车’来家里,都是找我弟‘做广告’,前前后后有30多家”。

  “人在狱中坐,钱从天上来”,开着“豪车”的网红公司看好说着“豪言”的江湖惯犯,不得不说这是网红经济催生出的一场闹剧。

  网络时代这些迅速生成的网红们,从来都是面目模糊而可疑的,前一秒还蓬头垢面蜷缩在垃圾箱旁的流浪老汉,后一刻就能成为满腹经纶、指点江山的“国学大师”;两天前还围着油锅炸串儿的社会青年,一周后就能变成才华过人、打动心灵的“音乐王子”。有靠吃得多走红的,有凭扮得丑火爆的,有借骂得脏出名的,形形色色,丑比美多。而因网红应运而生的一些网红公司,向来也是缺失底线和标准的,不怕你“丑”,生怕你不“丑”。他们愿意斥巨资、动心思打造、助推出一个个“丑星”来,就是深知这其中“奥妙”——只要摸准了大众猎奇、娱乐、刺激甚至审丑的看客心理这根“脉”,自会赚得盆满钵满,“眼球效应”的目的地必然是“流量变现”。追捧周某正是如此。8年时间4次入狱前科累累,话里话外毫无悔意大言不惭,任谁都知道,周某的“精彩故事”在正常舆论环境中并无生存土壤,但他当年“与众不同”的出格言论余温未消,仍可在网上激起波澜,抓住这点热度,能翻出不少花样来,用最低廉的“成本”获得更高的流量加持,网红公司的如意算盘不言而喻。

  有社会学家说过:一个社会最可怕的就是在口水深处开出花朵。周某被看好的“商业价值”,并非进取向上的正面形象,而是不思悔过的消极姿态。如果真的将他包装成网红“播主”活跃在网络,我想,崩塌了的不仅是主流社会的道德防线,还有平民百姓的心理底线。四进四出的惯犯被捧成了流量“金蛋”,勤勤恳恳的人们却只能苦熬苦干,诚实劳动拼不过不劳而获,这是对社会正确价值观有力地挑衅和扭转,“网上”逐丑最终污染的是“线下”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我们不怀疑周某出狱后的改过自新,善良的人们总是愿意给每一个犯过错的人机会,但这个机会是建立在认识错误、修正错误的基础上的;我们也不否定网红公司的利益需求,站在哪个山头唱哪支调,但这个需求也应建立在尊重公序良俗、维护道德“三观”的基础之上,如果不择手段,一味追求短期效益,只会让这个行业恶臭一片,消亡之日不久矣。

  值得庆幸的是,《人民日报》等官媒以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等相继发声,对利令智昏的网红公司打下板子,表态对以此为噱头炒作“搞事情”的现象坚决予以抵制,无视并破坏行业健康生态的网红经济公司,一律纳入负面清单。而周某本人也“低调”表示要浪子回头,多年的牢狱生涯终于让他有了新的自我认知。

  值得警醒的是,网络时代历来都是“走了穿红的来了戴绿的”,“你未唱罢我已登台”,没了周某,还有李某赵某王某等等自带话题、占据流量的网络红人……

  刹住“以丑取胜”之风,需要我们做的还很多。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