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重大疫情下建构生命共同体秩序的思考

对重大疫情下建构生命共同体秩序的思考

  □中共平凉市委党校

  (行政学院)副教授 陈孝勇

  当前,暴发于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仍在最艰巨的阶段,全国上下、各行各业乃至每一个普通居民都无法置身事外。人们对病毒的认知大多与疫病相关联,如各种流感、埃博拉、SARS病毒、H7N9病毒、艾滋病病毒(HIV)、非洲猪瘟病毒(ASFV)等等,有些是人传人的病毒,有些是人畜共患病毒。人们不禁要问,病毒从何而来;病毒不断变异是否与人类活动相关;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相处。

  生态环境破坏:触发传染病疫情的根源

  研究表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天然宿主是蝙蝠,穿山甲为潜在中间宿主,疫情的起源可能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交易有关,这与2003年暴发的非典疫情如出一辙。根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估测,人类现有传染病中60%来源于动物,包括埃博拉、HIV、流感等,75%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实际上,病毒存在地球上已达几十亿年,直到19世纪末才被人类发现,与人类一样是适者生存不断进化的产物,在我们人体或其他生命体中广泛存在。有些病毒虽然会对人类健康带来危害,但也不可否认其促进生物进化,维系生态平衡发挥巨大作用。病毒生存方式是通过劫持宿主的细胞来复制自己,在漫长的演化中,其与寄主也形成互相适应彼此共存关系。而病毒传染到其他宿主时,会因基因不适应引发疾病。因此,人类不文明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环境的破坏是触发传染病疫情的根源。

  气候变化: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仍将继续

  从人类发现病毒那天开始,就开始与病毒展开搏斗,人们想尽办法想把所有病毒杀光,但却事与愿违,病毒的杀  伤力一次比一次厉害,而疫苗的研制速度比不过病毒的变异速度。人类活动对地球生态系统的影响日益显现,气候变化对传染病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一方面,全球气候持续变暖将改变人类和动植物的生存环境,从而加速人和野生动植物的迁徙,这将使人类和野生动物的接触机会陡增,病毒扩散至人类的风险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全球气候变暖使冰川冻土逐渐消融,将导致大量蛰伏其中的古老病毒和细菌的释放。2014年,法国在一项研究中提取了一种被封存在永冻层中长达3万年的病毒,在实验室对其加热后,该病毒竟然迅速复活了。随着气候的变化,这种病毒扩散的风险在不断地积累,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是全体地球人的共同课题。

  敬畏自然: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角度来看,一是生命共同体的良好秩序须建立在对人理性化教育之上。马克思认为:“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的,而教育者本人一定是受教育的。”因此,疫情防控不只是医药卫生问题,而是全方位的工作,其中,对群众的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将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重要支持,并为疫后重建生命共同体秩序打下基础。二是生命共同体的良好秩序更须建立在制度法治层面上。对社会成员失序行为,要依法严格防控,加大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执法司法力度,健全野生动物及其赖以生存环境的保护法制,坚决杜绝野生动物交易,避免天然宿主与人畜的密切接触,从根本上防止传染病的发生。当服务化、网格化、精细化的社会治理跟上疫情发展变化,必然会提升民众对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认同与参与的积极性。三是生命共同体的良好秩序须建立在对规律的行思践悟基础上。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指出,“当人类合理利用、友好保护自然时,自然的回报常常是慷慨的;当人类无序开发、粗暴掠夺自然时,自然的惩罚必然是无情的。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身处生命共同体并占据生态系统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必须按照规律办事,敬畏自然,顺应自然,树立生态底线思维,践行新发展理念,推进我国生态文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责任编辑: 孙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