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我的斗魔白衣勇士

      □本报记者 张笑娟


  “疫情就是魔鬼。”面对藏匿的害人于无形的魔鬼,冲锋陷阵、奋战“医”线的,是我们可敬的白衣勇士。

  我市8名医护人员组成医疗救治队,逆行千里,奔赴湖北,与疫魔短兵相接,刺刀见红。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但却知道他们为了谁。虽然我们看不到他们搏斗疫魔的身影,但我们可以从电视上武汉医护人员奋勇战疫的镜头的折射中,看到他们的行动和形象。

  武汉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郭琴,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护理疫病患者,恶毒的“新冠”病毒却侵袭了她。隔离之际,她给家人留下了遗书。算她命大,14天治疗死里逃生,两次核酸检验呈现阴性。痊愈后,她没有退缩,再次请缨,重返岗位,一如既往地甘当患者的生命盾牌。

  武汉人民医院90后护士单霞,为着快速穿、脱防护衣帽,抢夺宝贵的时间,毅然决然地剪掉了一头秀发,变成了白衣“尼姑”——救死扶伤的真正“修行者”。她说,用我的及腰长发,换你的健康平安。她上班超过10个小时。每天“三班倒”,轮到哪班值哪班,指向哪里打到哪里。

  武汉市第一医院医生关江峰,母亲病情危重,开车返乡探望。已出城60多公里,却接到紧急通知电话。他随即掉头,返回医院,投入抗疫战斗。他在隔离病区忘我奉职,常常忙得不吃不喝、不上厕所,手机要求放在病区外面,无暇无法接电话。连续奋战7天,直到噩耗传来,错过了见母亲最后一面。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白衣勇士们是用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捍卫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他们是疫魔的克星,也是疫魔报复的对头;他们放不过病毒,病毒也放不过他们,病毒近距离,威胁也就近距离,他们承受着最大的感染风险。虽然穿戴有防护衣、护目镜、口罩、手套、鞋套,但难免百密一疏,被病毒潜入侵害。武汉市新华医院医生梁武东就是这样,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受感染9天后就离开了人世,人们闻讯,莫不泪目。

  在抗击疫魔的第一线,发热门诊、负压病房,就像战场一样。医生、护士如同战士,在病毒的“枪林弹雨”中拼搏,高强度,长时间,超负荷,连上卫生间都没空,靠的是自备的尿不湿,累极了就地一躺,勉强睡个两三个钟头。他们每次脱下的防护衣早已被汗水浸湿,手也被双层手套捂得膨胀发白。

  说实在的,我们普通老百姓也投入了抗击疫情的战斗,但这只是自我隔离、自我保护的被动防御,有点“坐山观虎斗”。而对遏制疫情、封杀病毒来说,最有直接意义的是医护人员们的主动进攻,进攻,进攻,再进攻。乙类传染病,甲类抗击力。只有主动进攻,才能扑灭病毒,制伏疫魔,解除威胁,构筑安全,真正地保护我们的健康和生命。

  战疫方显大爱,斗魔更彰勇士。让我们举起右手,环顾东南西北,向武汉以至全国各地奋战在抗击疫魔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亦即白衣勇士们敬礼,向我市驰援鄂汉的8名逆行的医护人员敬礼,向我市确定的8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的医护人员们敬礼,向崇信县救治我市首例确诊者的医护人员们敬礼。

  疫魔不相信眼泪。但面对你们,我们热泪盈眶。

  感谢你们为我们布好了第一道“隔离带”,为我们穿上了第一层“防护衣”。

  敬礼!我的斗魔白衣勇士!

 

 


责任编辑: 崔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