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农民工讨薪“靠吼”靠不住

为农民工讨薪“靠吼”靠不住

  □周稀银

  这两天,一段河北张家口蔚县信访局局长“怒斥”企业负责人,为农民工讨薪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视频中,这名信访局局长对欠薪企业负责人说“你们欺负农民工”、“拍拍你自己的良心”,这些为农民工撑腰的话被广大网友点赞。在怒斥有关企业负责人的第二天,农民工兄弟们便拿到了应得的工资。(12月16日新华网)

  十分佩服这位信访局长的“霸气”,以及“我也做过建筑工人,能体会工人的苦衷”的将心比心,面对欠薪企业负责人直接使用“怒吼”模式,为农民工讨薪讨得理直气壮,荡气回肠。事实证明,对方确实被其“震撼”,第二天即兑现了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只是如此讨薪,可以复制吗?靠得住吗?

  很显然,农民工讨薪被“逼进”信访局,那应该是穷尽了其他办法的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不禁要问,此前应该起作用的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哪去了?工会与用人单位的工资协商机制又在哪里?建筑工程被层层转包导致农民工工资极易被拖欠的问题为何防范不了?

  很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农民工群体讨薪事件爆发后,有的地方官员往往会宣称相关制度不完善、惩治不够严,给欠薪企业以可乘之机。“事后诸葛亮”谁都会做,发生群体讨薪事件后总是抱怨制度不完善,却缺乏自身职责是否尽到的反省,这恐怕也是欠薪企业大行其道、农民工讨薪之路艰辛曲折的原因之一吧?

  令人可喜的是,就在这个月初,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明确了用人单位主体责任、政府属地责任和部门监管责任,要求按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我们期待法律制度切实维护农民工权益,但是还要强调,必须降低农民工依法维权的成本,尤其是时间成本。同时,防范被拖欠的措施必须到位,对于防范不力的政府部门应该倒究责任,变“救火队”为“防火队”,一旦渎职失责,即被追究行政乃至法律责任。

  我们希望更多官员为农民工撑腰,多些蔚县信访局局长这样为农民工讨薪,但更期待法治的力量能让农民工们不至于在回家过年前总是上演“悲情讨薪”的戏码,希冀法规执行能在用人单位主体责任、政府属地责任和部门监管责任三方得到有效运行,不再依靠个别官员的“斥责”和“怒吼”才能见效。

责任编辑: 贺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