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厕所”恶心胃口

  □本报记者 张笑娟

  如果要问,“厕所”的反义词是什么?谁都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饭馆”。一个管“出口”,一个管“进口”,当然互为反义词。然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有人却观念更新,竟把“厕所”看作“饭馆”的同义词。予为不信,请看街头某家馆子的招牌,“厕所”二字张牙舞爪,后面缀着缩头萎脑的“串串”。让人乍然觉得,这里的“厕所”供应的是“出口”的“串串”。

  笔者学浅识薄,愧于问人,只好向书本求教。翻开《现代汉语词典》,从第一版直到第八版,“厕所”一词的解释一直是:“专供人大小便的地方。”“现代”解释是这样,古代解释是什么?查《词源》《辞海》,“厕”字首次出现在《左传》,意即出恭之所;“如厕”,就是上厕所。从古到今,“厕”也好,“厕所”也好,其含义一以贯之,都是指拉屎拉尿的地方。

  厕所的形象,从来都是与臭气、粪便、肮脏、污秽相联系的。文明进化到今天,厕所变得雅致多了,清爽而洁净。但只要你如厕,闻到的不免是臭味,看到的不免是龌龊,绝不会产生坐在饭馆嚼香饮醇、享受口福的那种感觉。为淡化如厕的某种不爽心理,人们如今干脆弃用“厕所”二字,换之以“卫生间”“洗手间”等词。看一看我们大街小巷的公共厕所,都赫然醒目地写着“公共卫生间”五个字。可是,就在文明精进的今天,却有人把自己的饭馆命名为“厕所串串”,招徕食客进入“厕所”吃“串串”,岂非咄咄怪事!

  这些年,一些餐饮经营者为着博取眼球,吊人胃口,追求臭名效应,起了一些令人嗤之以鼻的招牌名,什么“饭醉团伙”“八锅联君”,什么“马桶餐厅”“猪圈火锅”,什么“麻辣隔壁”“叫了个鸡”,凡此种种,不惜出名先毁名,向语言文明挑战,向汉字文化挑战。你说厕所是出恭之处,我偏说“厕所”也是进食之地。如此推理开来,“肛门”一词是不是也可以当作“嘴巴”来使用?

  这是一种世态畸形,一种心态扭曲。店主把自己的串串馆子起名为“厕所”而心安理得,折射出的是什么样的人性伦理。食客在“厕所”里吃饭而甘之如饴,该有多么强大的鸵鸟心理。难道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论失效了吗?看到“厕所”二字,你联想到的不是尿“串串”、屎“串串”?名称照映实际,形式服务内容。试想想,从医药超市里购出崭新的医用便盆,洁白,干净,第一次给你盛满香喷喷的小腊肠,你竟可以吃得下去?

  汉语汉字博大精深,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有特定的内涵与外延,承载着文化,承载着文明。我们应当虔诚之、尊崇之,捍卫她的纯洁与健康,而不能轻薄之、猥亵之。污染汉语的纯正血统,不亚于污染纯净的空气。实际上,“厕所串串”的名称,原发地的工商部门从来没有予以注册,因为它明显违背《语言文字法》《广告法》和《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全国许多地方,给其招牌吃以闭门羹,不换名称就走人,不要用“厕所”二字恶心饮食文明。

  “勿以小恶而自暇”。主管部门应该对“厕所串串”之类的臭名招牌予以整改。从纠正小恶处着手,就能避免“小恶滋而大恶作”。

  “厕所”饮食的招牌,可以休矣!


责任编辑: 孙娅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