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重在礼,高价彩礼与民俗无关

         本报记者 秦玉龙

  彩礼是古代婚嫁习俗之一,又称订亲财礼、聘礼、聘财等。旧时婚姻的缔结,有在婚姻约定初步达成时,男女双方父母互相赠送聘金、聘礼的习俗,这种聘金、聘礼俗称“彩礼”。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彩礼习俗曾一度被废止,但在民间它始终顽强的存在着。
  关于彩礼习俗的来源,古籍《礼记·昏礼》载:“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另《仪礼》上说:“昏有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就是创于西周而后为历朝所沿袭的“婚姻六礼”传统习俗,也是彩礼习俗的来源。
  六礼中的“纳征”是送聘财,就相当于现在所讲的“彩礼”。这种婚姻形式直到民国时期都有延续,一般为结婚的时候男女亲家相互馈赠的钱或物。有民俗学者认为,彩礼首先是一种礼节,这种礼节并非由制度约束,而是一种民间习俗。习俗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好的习俗要传承,不好的陋习要扬弃。
  事实上《婚姻法》和《民法典》,均对婚约和聘礼作出了明确规定,且都规定了“禁止买卖婚姻和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的内容。但目前,很多地方仍存在把订婚作为结婚的前置程序,在农村尤盛。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订婚的彩礼数额也在不断上涨,小到金银首饰,大到几万、十几万、几十万元的现金、汽车、住房等。一旦双方最终不能缔结婚姻,则彩礼的处置问题往往引发纠纷,诉诸法院的案件也在逐年增多。
  2018年12月,针对婚俗陋习,民政部要求,要鼓励和推广传统婚礼,积极倡导和组织举办集体婚礼、纪念婚礼、慈善婚礼等格调高雅、内涵丰富、特色突出、文明节俭的婚礼形式。反对利用婚姻敛财,抵制天价彩礼、铺张浪费、低俗婚闹、随礼攀比等不正之风,推进社会风气好转。  
  其实,在古代的订婚仪式上,男方家庭会以订婚男子的名义送给女方一份由物品和金钱两部分构成的“彩礼”,其中钱为财(聘金),物为礼(聘礼)。而女方家在收受彩礼后,也会回赠价值相当的财物给男方家,此为“回礼”。女方出嫁时,女方家会给予多倍于彩礼的嫁妆,作为陪嫁带至夫家。而现在的彩礼被赋予了太多的物质含义,甚至成为男方家庭沉重的经济负担,这就失去了彩礼之礼尚往来的本意。
  在乡村,高额彩礼会让已经富裕的农民致贫,那些因为彩礼产生的纠纷,扰乱了农村的秩序。高额彩礼的攀比,更是成为自由恋爱的“拦路虎”。
  高价彩礼对家风、村风、民风的破坏远超想象,彩礼成了拦住爱情、亲情的高门槛,传统民俗变成了颠覆公序良俗的恶俗。随着农村经济的日益发展,城乡一体化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农民的思想观念和城里人已经没有多少差别。城镇化无疑是一种进步,但与此同时,进城农民也把某些浮躁的、拜金的价值观带回到农村,攀比之风盛行,结婚彩礼逐步蜕变成了一种契约式的婚姻筹码。事实上,爱情被钞票“变卖”,婚姻被彩礼绑架,那些认为索要高价彩礼才能体现女儿价值的父母,不知是太过精明了,还是精明过头变傻了?
  要想根除农村高价彩礼的陋习,移风易俗首当其冲,农民要着眼长远,量力而行,营造良好的嫁娶氛围。已经逐渐融入大时代文明潮流的新一代农村男女青年,要自觉抵制高价彩礼,要敢于带头向高价彩礼现象说“不”。
  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移风易俗需要人人参与,久久为功。网络媒体和网络大V要发挥舆论引导力量,以老百姓看得懂、听得懂的方式,利用今日头条号、抖音、西瓜视频和乡村舞台、乡村宣传栏等平台和载体,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潜移默化地改善乡风民风,逐步遏制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婚礼陋习,树立婚事新办的良好风尚,让先进思想文化占领农村“主阵地”。

责任编辑: 马炳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