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酸,也有温暖:一名武汉基层民警的抗疫二三事

作为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权街派出所一名基层民警,因为参与一线防控工作,自1月23日关闭离汉通道之日起,他就没有再回过离所并不远的家。

“您就是骂死我,我也不能放你们出去”

民权街下辖的大龙社区是一个老旧社区,共3万余居民,大多为中老年人,小区实施封闭管控后,只留一个出入口,人员管控压力非常大。

前几日一天下午,社区一对约70岁的老夫妻要求出门,赵仕诚耐心做他们的工作:“您们看,现在全国都在支援咱们,咱们还老往外跑,给社会增加感染的风险,拖后腿……”

话还未说完,老爹爹就冲到赵仕诚面前,直接抹下口罩,指着他鼻子骂:“你们就瞎搞!整天不干正事跑来拦路,搞么名堂!”

赵仕诚心平气和地说:“老师傅,您先把口罩戴好,武汉现在疫情非常严重,小区实施封闭管理,也是为了您们的安全。您就是骂死我,我也不能放你们过去。”

老人一直骂了3分多钟。赵仕诚也不插话,静静地听着。

原来,老两口家里还有个智障儿子,一家三口挤在一间1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连个活动的空间都没有,快憋疯了。

一通牢骚发完,老人气也消了,不自觉笑了起来:“算了,不骂你们了,你们一天到黑守在这里也不容易。回家去了。”

赵仕诚曾遇到过一位居民,一个人独居在家里,女儿在汉阳,没有交通工具也过不来。老人跑到卡点,不问青红皂白就与赵仕诚一通吵。

吵完了,老人说:“一天到晚窝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是想找个人吵一架,说说话,发泄一下。”说完,老人扔下啼笑皆非的赵仕诚,径自回家去了。

高峰的时候,张仕诚每10分钟就要劝阻一次找理由出卡口的居民。嗓子讲得冒烟,就含上一块润喉片。

“绝大多数居民并无恶意,无非在家呆久了,找个人发泄一下罢了。无论怎么骂,我们也不会生气。”赵仕诚说。

但对于不听劝阻,甚至恶意冲闯卡口的人,赵仕诚就会和同事将其强制带到派出所进行训诫,“这样的情况有,但很少。”

赵仕诚说,他特别羡慕那些每天都能宅家的人,“他们待烦了,我们想回却回不去。”

楼下吃饭,妻儿在楼上看着

2月5日,赵仕诚估摸着家里的冰箱快断货了,妻子和6岁的儿子在家,他决定趁轮休买点菜送回去,特别是儿子爱吃的五花肉。在超市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张仕诚也没买到五花肉。

到了小区楼下,家就在三楼,他朝着窗户喊儿子的名字。妻子听到了,儿子也探出小脑袋,明显刚哭过。赵仕诚便问儿子怎么了。妻说:“儿子知道你今天要送菜回来,非要你上楼抱他不可,我怎么解释都不行,儿子就哭闹,我打了他屁股两巴掌。”

虽然有些责怪妻子,但赵仕诚心里明白,自己长时间回不了家,她的情绪不可能像平常一样。

赵仕诚抱歉地对儿子说:“没买到你爱吃的五花肉。”儿子竟懂事地说:“没事的爸爸,那我就吃冰箱里剩下的东西,你就别到超市去了,你别被感染了。”赵仕诚心里不禁一酸。

妻子在楼上备了午饭,儿子问:“爸爸,你能不能陪我吃顿饭啊?”赵仕诚说:“那我只能在楼下端着碗,你在窗边吃着饭,你看我我看你哩。”儿子高兴地应承着,赵仕诚心里却不是滋味。

不一会儿,妻子戴着口罩端着一碗饭菜下来了,赵仕诚忙向妻子挥手,示意她放在楼边一台车的后厢盖上。妻子放下碗筷,转身到了楼梯口不愿上楼。儿子在窗户上喊:“妈妈你要不上楼,我也下楼了。”

妻子轻声说:“你找个地方慢慢吃,我再不上去儿子要下来了。”

赵仕诚走到车边,端着碗坐在驾驶位上,探出身子来,边吃边看着儿子。儿子端了个碗回到窗边,大声喊:“爸爸,你不赖也,可以坐着吃还能看着我。”赵仕诚的眼眶突然一热,依然笑着说:“那当然,爸爸办法多着呢。”

“爸爸,你上班时小心啊!”

“爸爸,你知道吗?奥特曼可厉害了!”

“爸爸,我跟对面六楼的高小微(街坊小女孩)说你穿警服好帅。”

……

儿子的小嘴巴说个不停,碗里的饭没动过一筷子。妻子在边上不停地拦儿子的话,好让赵仕诚安心吃饭。

赵仕诚问妻子怎么不一起吃,她说:“不饿,就想看着你吃。”

风雪中的武汉,也可以如此温暖

2月15日,风雪交加,气温骤降10余度。

中午13时42分,赵仕诚接到了一家牛羊肉专营店的电话,说要给民警送点水饺来。

老板两口子都是40多岁,河南人,店名叫“海迪亚牛羊肉专卖”。丈夫个子不高,很墩实,说话总爱笑;妻个身材高大一些,不识字,平时总戴着头巾。两人在离所不远的花楼街经营牛羊肉多年,因为做生意实诚,张仕诚和同事们经常光顾。

14时45分,雪越来越大,夫妻俩一人抱着两箱速冻饺子来到派出所。

收下饺子,赵仕诚提出给他们开一个受捐证明或收条,他们拒绝了,说:“送你们吃,还打啥条子。”

“看到电视上,除了医护人员就属警察最危险最累了。也帮不上忙,还是女儿提醒我们说,派出所就在家附近,我们包点水饺给警察叔叔送去……”两口子说。

夫妻俩放下饺子就走了。

门外,雪越下越大。

赵仕诚突然觉得,风雪中的武汉,也可以如此温暖。


责任编辑: 贺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