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下住院服 再穿防护服(英雄的城市 英雄的人民)

脱下住院服 再穿防护服(英雄的城市 英雄的人民)

——走近5位治愈重返岗位的医护人员

  周宁在工作现场。
  资料图片

  工作中的袁海涛。
  资料图片

  吴俊叶和患者在一起。
  陈 舒摄

  解三在工作现场。
  资料图片

  邹进晶近照。
  资料图片

  他们是患者也是医者,是凡人也是英雄。坚守一线时,抱着一种“倒下了大不了再站起来”的心态;病倒住院后,提醒自己“能回归将是对患者莫大的鼓励”。在这场与新冠肺炎的遭遇战中,医务工作者冲锋在前,一些人不幸感染。在治愈出院后,他们又主动返回各自岗位,脱下住院服,穿回了防护服。

  周宁:

  “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手术总体顺利,给病人上了ECMO,呼吸明显改善,对其他脏器的缺氧损伤减少了。”3月1日傍晚,紧急抢救患者一个半小时后,华中科大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心内科副主任医师周宁走出手术室。这是他2月10日重返岗位后救下的又一个生命。

  谈及再上一线的缘由,周宁回答:“作为医生,我必须尽力救治那些危重症患者,能多救一个是一个。”

  “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会成为新冠肺炎疫情中最先倒下的一批医务人员。”周宁回忆,1月17日,他接诊了一位心动过速无休止发作的病人,后来发现他属于高度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由于和患者有多次密切接触,4天后,周宁开始发热乏力,自行居家隔离治疗。

  少有安心当病人的医生。基于自身医学素养,周宁隔离期间采用药物治疗并保证休息,体温逐渐恢复正常,症状基本消失。病愈后,他将自己的遭遇写成“居家治疗攻略”,在朋友圈刷屏。“仍然相信只要人心不散、齐心抗疫,一定会战胜病毒。”他写道。

  2月10日隔离期满后,周宁没有丝毫犹豫便返岗了。“院里担心我身体吃不消,但我们是危重病患救治定点医院,人手紧缺。治病救人始终是医生最重要的责任。”

  袁海涛:

  “还是放不下我的病人”

  2月21日,在医院19层隔离病房,华中科大协和东西湖医院ICU主任袁海涛换下病号服,径直走向重症医学科,换回了防护服。“只想尽快把我的治疗经验带到工作中。”他说。

  今年44岁的袁海涛从医近20年。1月14日,他所在的院内救治专家组接诊了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病情危急,必须气管插管并转运到ICU。但插管意味着“门户大开”,患者气道内的病毒极易传染他人。“我必须冒这个险。”袁海涛说。

  第二天,他的体温就升至39℃,3天后住院接受治疗。半个月后,袁海涛被转至武汉市肺科医院ICU,妻子艰难地在医院下达的重症知情书上签了字。他的好朋友、武汉市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听闻后泣不成声,这一幕恰好被媒体拍到,令很多网友揪心。

  幸运的是,袁海涛的体温逐步降了下来,可一有好转他就闲不住了。这位ICU的病人,远程“遥控”治疗自己科室里的ICU病人。他经常询问医院同事,自己感染前负责插管的病人的症状,还要来一份检查结果,远程参与治疗。“还是放不下我的病人。”生病期间,袁海涛一直参照自己的病症,琢磨治疗方案有哪些可以优化。

  让袁海涛欣慰的是,一直牵挂的那位重症患者已经顺利拔管,脱离了呼吸机。患者生日这天,袁海涛帮他与家属视频连线一起庆祝。

  吴俊叶:

  “患病经历让我更能理解他们”

  “我之前也得了这个病,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您的4个女儿还等您出院呢!”看着78岁的李婆婆又不愿意吃早饭了,武汉市第三医院耳鼻喉科护士吴俊叶一边安慰一边拿起勺子喂饭。

  吴俊叶在护理一名新冠肺炎病人时感染,于1月30日确诊。治愈出院并经过隔离期后,她主动申请重返岗位,在发热病区开展护理工作。

  “很多患者情绪不好,会恐惧甚至抵触治疗,患病经历让我更能理解他们,做起心理疏导来更容易被患者认同。”吴俊叶说,和很多患者一样,确诊之初她也有过慌乱,尤其担心年幼的女儿被自己传染。

  2月3日,吴俊叶的病情一度加重,呼吸困难。“那时候,我反倒冷静下来,要求自己乐观起来。”她说,同一病房一名年纪较小的医务人员因为害怕情绪很消极,她主动安慰对方要努力吃饭,心态好了病情才能转好。“我出院时,她的各项指标已经好转了。”她开心地说。

  如今,吴俊叶成了患者之友,很多患者都愿意听她讲战胜病毒的故事。除了耐心鼓励,吴俊叶还会照顾患者的个性化需求。李婆婆女儿都在外地,吴俊叶便常常去跟老人说话,还用自备的新毛巾为李婆婆擦脸、洗手。

  “是你让我鼓起勇气跟病毒斗争的,我要记住你的样子。”3月1日,即将出院的一名患者拉住吴俊叶拍了一张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