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健康“守门人”

□本报记者 梁璐

  地处商业区、小区没大门、单元门临街,崆峒区新民花园3号楼在新一轮疫情防控值守中情况特殊。
  值守对策也特殊。绕楼一圈,500米,10个单元,10人值守,3顶帐篷,每个单元门口值守人员人手一张小板凳。
  “一般走过去,几乎注意不到!再一回头,才发现每个单元门口都有一个‘守门人’。”到楼下铺子里买肉的居民唐小兰说。
  这样的布防来自于崆峒区中街街道办事处。“‘守门人’都是我们办事处的机关干部,这栋楼由我们60名干部分三组两班轮流进行值守。其中41名是党员,女性干部有51名。”中街街道办事处主要负责人康志国介绍。
  出入扫码、报备登记、防疫消杀……门口有人出入时,板凳时常是空着的。门一开一关,人进进出出,“红马甲”们都摸出了些许“门道”。
  “一些年纪大的居民听力不是很好,没等我说完话,他们就把单元门拉开了。”“守门人”李海兰说。由于担心居民进单元门太快而漏扫行程码,她通常一边询问一边顺势把登记表垫在单元门上,再一边询问一边填写居民的信息。
  李海兰是综合行政执法队的干部,今年35岁。疫情防控值守期间,她每天值守8小时,家中7岁的孩子由丈夫照看着。
  深秋的崆峒区,时常雨冷风寒。李海兰提前穿上了羽绒马甲和棉靴、棉裤。“户外坐着坐着就冷透了,冷了就站起来跺跺脚,吃饭时,我们几个轮换着吃。”她说。
  当记者问及李海兰和其他几名“守门人”在此值守已有多少天时,每位都回答得有些迟疑:“来这儿多少天了?好像是……”“真是没概念了!”……
  从10月23日到11月1日——10天。20米开外是用来躲风避雨、防寒取暖的帐篷,然而通常只有换班时,值守者才愿抽身进去暖暖。
  11月2日下午4:00,今年44岁、拥有19年党龄的公共服务办公室干部王凤来到“老地方”。
  “一人守一个单元口,每个单元的住户人数不太多,算是相对好守一点,但难点是这个小区虽然有物业,却没大门。新冠肺炎病毒看不见摸不着,这个时期,我们守的门就是咱们崆峒区的大门。”王凤说。
  她一边做着环境消杀、手消等一系列准备工作,一边接过同事张昕手中的测温枪,开始了又一轮的值守……


责任编辑: 马炳玉

相关文章